云南罗次温泉 阵痛中期待破茧

程浩

2019年06月28日08:07  来源:人民网-云南频道
 

因为地热水资源丰富,云南省楚雄州禄丰县一个名叫罗次的地方成为热门旅游休闲目的地,昆明、楚雄等城市的游客纷至沓来。

伴随而来的是地热水被无序开采,导致水位下降、水温降低、河道污染。多年来,当地政府虽多次整改,但收效甚微。

2018年,中央第六环保督察组进驻云南,开展环保督察“回头看”。这像一剂“催化剂”,当年7月,罗次温泉开始大刀阔斧地整改。

如今,整改几近一年,“中央环保督查组要求我们整改的内容已全部完成。”罗次温泉所属的禄丰县碧城镇镇长刘海东说,接下来他们会逐层上报,确保整改效果符合中央环保督察组要求。

没有整治前,经营户私接的水管盘根错节。碧城镇政府供图

蜘蛛网状的电线亟待整改。人民网 程浩 摄

此前,经营户将污水简单处理后排到大西河里。人民网 程浩 摄

繁荣背后 地热水资源被过度开采

罗次,禄丰县最大的坝子,旧时为一个县名,1958年合并至禄丰县。如今的罗次,由禄丰县碧城、仁兴、勤丰3个镇构成。其中,罗次温泉位于碧城镇洪流村委会温泉村,涵盖3个村民小组,144户632人。

罗次温泉自古便远近闻名。史料记载,早在1000多年前,温泉村一带已有丰富的温泉涌出。也因此,每年春节前后,禄丰、富民、禄劝、武定等县的各族群众扶老携幼前来沐浴,相沿至今。

因为温泉,这里曾孕育出南诏国的多个妃子及王后,是历史上著名的“美女之城”。温泉村一带还是著名的“长寿之乡”,超过百岁的老人就有多位。至今,清代的“贞寿坊”及“长寿之乡”石碑依然保存完好。

2003年前后,随着乡村旅游发展,罗次温泉的开发蓬勃兴起,距离昆明仅一小时车程的区位优势让游客纷至沓来。数据显示,旅游旺季,罗次温泉每天的游客接待量达1万多人。

从那时起,温泉村村民拿出积蓄,卖掉家里值钱的东西,想办法打泉眼开酒店。

没几年时间,占地15亩左右的温泉出水口,密密麻麻地布满了近百个泉眼,每个泉眼由输水管道连接着通向各家酒店。在碧城镇政府工作人员提供的一张照片上,输水管道像蜘蛛网一样横亘在半空。

这些管道将丰盈的地热水供给村民们的同时,给他们带去了巨大的经济利润。以经营户姜新荣家为例,他家共有客房18间,每间每天60元,入住率按每天80%算,姜新荣家每天毛收入超过800元。相比而言,姜新荣的经营成本很低,井是自己挖的,水不要钱,他只需承担打井和抽水泵的费用,算下来,每方水成本在5毛钱左右,按每天三四十方用水量算,费用不会超过20元。

姜新荣家的酒店规模算小的。村民尹琼华2014年开始经营温泉酒店,50个房间分68元、78元、98元三个价位。“生意好啊,开着门就能赚钱。”她说。

利益驱动下,不大的温泉村,温泉酒店数量与日俱增。根据官方统计,截至2018年6月,罗次温泉注册登记涉水经营户98户,实际经营户84户。

伴随酒店数量增加的是,地热水资源被掠夺式开采。数据显示,罗次温泉的日均取水量超过1万方,高峰时超过2万方。其中,客房清洁、洗菜做饭、冲厕所、洗床单……由于自来水管网没有接入,村民的一切生活用水均来自地热水。除此之外,地热水还被用在枯水期农田灌溉上。

地热水资源被掠夺式开采,导致地热水水位、水温下降。到2019年3月1日前,热水井水位已下降至48米。也就是说,打井要打到地下48米处才会有地热水冒出。

污染问题同样不容轻视。除了地热水资源被浪费外,经营户家里流出来的污水经自家化粪池简单沉淀后,流入村口的大西河,对河道造成一定程度污染。

地热水资源的过度开采,部分村民明白其中利害,可他们不愿停下来。“我们不抽,其他家还会抽。阻拦不了,不如跟着干。”这是姜新荣的逻辑。

罗次温泉片区的84家涉水经营户均关门谢客。人民网 程浩 摄

一家温泉酒店的游泳池被拆除。人民网 程浩 摄

整改中的罗次温泉片区。人民网 程浩 摄

借助“催化剂” 大刀阔斧整改

根据规定,单位或个人要开采地热水资源,需要取得矿产资源开采许可证和取水许可证,而罗次温泉片区的84家涉水经营户均未取得“两证”。

据此规定,多年来,禄丰县、碧城镇政府相关部门多次对罗次温泉进行整改,但收效甚微。关于原因,碧城镇政府相关部门工作人员称:“有特定的历史原因”。

去疴就得猛药,2018年,碧城镇将罗次温泉整改写入镇政府工作报告,计划当年重点攻克。同年,中央第六环保督察组进驻云南,开展环保督察“回头看”,罗次温泉存在的问题被关注。“这像一剂‘催化剂’,让我们可以整合力量,大刀阔斧地进行整改。”禄丰县碧城镇镇长刘海东说。

2018年7月11日,禄丰县委县政府在碧城镇召开禄丰县罗次温泉经营秩序专项治理暨污染防治工作会议,成立了以县委书记、县长为组长,县委政法委书记为常务副组长,相关部门负责人为成员的罗次温泉经营秩序专项治理暨污染防治工作领导小组,并抽调了相关单位工作人员组建了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统筹协调推进专项整治工作。

可刚开展工作,入户摸排就遇到麻烦,“一些经营户以为我们是游客,把我们迎进去,一听是来整改的,还没听怎么整改,就开始把我们往外赶。”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章华倒着苦水。

怎么办?工作人员开会讨论,决定带着罗次温泉乡村旅游发展协会的理事、村民小组长、经营户代表去安宁、弥勒等地瞧瞧,看看人家的发展模式。

这一趟下来,反对声音少了。剩下不愿整改的,工作人员逐户走访,向经营户讲解法律法规。“地热水资源是矿产资源,我国《矿产资源法》规定,矿产资源属于国家所有,不是依附在谁的土地上就是谁的。”这是工作人员说得最多的话。

反复不断地讲解,不愿整改的经营户开始松口。禄丰县政府一鼓作气,今年2月21日,《关于罗次温泉各经营户停止使用未经许可的地热水和地下水资源的通告》发布,自3月1日起,所有未经许可使用地热水、地下水资源的罗次温泉片区餐饮、住宿、沐浴、游泳、客栈等服务业将进行整改。

《通告》明确,3月10日前,各经营户自行拆除地热水、地下水抽取设备和地面设施、停止使用地热水、地下水资源。逾期未自行拆除设备和设施,停止使用地热水、地下水资源的,由相关职能部门依法查处。

自那时起,罗次温泉片区84家涉水经营户停业整改,经营户们打的热水井被封,密密麻麻的输水管道被拆。原本人流如织的罗次温泉,一夜间冷清了许多。

6月24日,井里明显可见有水。人民网 程浩 摄

“中央环保督查组要求我们整改的内容已全部完成”

其实在《通告》发布之前,除摸底调查外,当地政府已对罗次温泉如何彻底整改确定了方向。“最重要的是要实施冷热水分离工程,即热水管网工程和自来水入户工程。”刘海东说。

热水管网工程中,禄丰县委县政府整合温泉村热水资源,实行统一取水、供水,并实时监控地热水开采量,控制经营户地热水用水量,促进地热水恢复,改善地热水环境;自来水入户工程中,从碧城镇自来水厂铺设管道进入温泉村,确保经营户生活用水。“如此一来,地热水资源得到有效保护,经营户的生意几乎也不受影响。”刘海东说。

关于污水的排放问题,当地政府正在建设罗次温泉污水处理站。“经营户产生的厨余污水先流入我们建的三级隔油沉淀池,初步处理后进入污水处理站排污管网,达标后向河道排放;客房里的生活污水,经营户在自家化粪池初步处理后流入排污管网,达标后同样排入河道。”刘海东说。

截至目前,罗次温泉“三管网”(热水管网、自来水管网、污水管网)工程已全部完工,污水处理站预计9月份即可投入使用。“可以说,中央环保督查组要求我们整改的内容已全部完成。”刘海东说,接下来,他们会逐层上报,确保整改效果符合中央环保督察组的要求。

6月24日、25日两天,人民网云南频道记者走进罗次温泉片区,200多亩的区域内,大大小小的酒店关门谢客,全无往日的热闹。远远能听到机械作业的声音,时不时货车开过,泥泞路面上水花四起。

目及所见的整改效果是:从3月1日84家经营户停业整改至今,热水井水位已由48米回升到2米。“努力没白费啊!”刘海东颇为骄傲地说。

与整改同时进行的是,开采地热水所需的矿产资源开采许可证和取水许可证目前正在办理。“这是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得先形成地热水资源勘查报告,然后报矿产储量审批机构审批。”刘海东说:“因为地热水资源勘查报告需要勘查四季的地热水资源情况,所以仅勘查报告就需要一年的时间准备。”

在此情况下,去年7月底,当地政府部门选取一家中介机构编制地热水资源勘查报告,预计今年8月份报告可完成。“之后通过一系列审批,我们预计今年年底左右经营户可恢复营业。”刘海东说。

待恢复营业后,刘海东还有更长远的打算:依托滇中一小时经济圈的便捷交通区位,以南诏历史和汉族文化为基础,建设南诏田园康养温泉民俗小镇,让罗次温泉成为云南首批综合性多功能温泉度假胜地。“这需要几届政府努力。”他希望,能在2030年实现。    

(责编:徐前、朱红霞)

推荐阅读

云南楚雄4.7级地震:抗震救灾工作正有序开展  人民网楚雄6月25日电 (薛丹)据云南省楚雄市人民政府新闻办消息:6月24日21时24分,楚雄市苍岭镇西云村委会水沟埂村发生4.7级地震,震源深度10千米。地震发生后,楚雄市迅速启动应急Ⅳ级响应,目前灾情核查工作正在进行,抗震救灾工作正有序…【详细】

要闻

云南省严厉打击毒品犯罪 去年至今批准逮捕1万余人  因一次贩毒22公斤,毒贩赖某被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以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后大理州人民检察院以赖某是主犯,且为毒品再犯、累犯,犯罪后拒不供述、主观恶性深等3项抗诉理由,向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经证据分析和补充取证后,20…【详细】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