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号界碑守护人:守边就是护“家”

李发兴

2019年05月02日08:58  来源:人民网-云南频道
 

清晨六点半,天还没亮,傈僳族小伙蔡新装就已收拾好行囊,准备前往尖高山查勘中缅边界线和1号界碑。

1960年,云南省腾冲市猴桥镇,尖高山。写着“中国1960”字样的界碑,在中缅双方共同见证下被栽入土中,为了栽下这个界碑,腾冲的8个壮劳力走了好几天。今年2月17日,国务委员、外交部长王毅徒步沿边界线踏勘中缅边界,并亲自为1号界碑描红添色。在海拔三千多米的1号界碑也因此一夜成为“网红”。

1号界碑在尖高山历经风雨近六十年,却依旧保持着立碑时的模样,守望边疆。而这,无疑归功于界务员。

“这是我们‘家’的国土”

1960年划定的中缅边界是新中国成立后与邻国划定的第一条边界,开辟了新中国与邻国和平友好解决边界问题的先河,巩固深化了中缅两国人民的传统“胞波”情谊。

自1985年开始,腾冲市外事部门开始正式聘用附近村民作为界务员,及时记录界碑和国界线的情况。从2016年6月成为一名外事界务员以来,1982年出生的蔡新装和同村的蔡玉长共同守护着1号界碑。

一把砍刀、一个急救包、少许糕点,是蔡新装的全部巡界装备。“不能多带,带多了都是负重。”尽管已经尽可能减少负重,可走在雪地里,蔡新装身后依然留下一长串脚印。

巡界苦不苦?这位傈僳族汉子没正面回答,只说:“这是我们‘家’的国土!”对于蔡新装和生活在边境的人们来说,“家”就是国家,没有国家的强盛,哪有小家的安宁,守边就是护“家”。

蔡新装介绍,腾冲市边境线全长150公里,共有12棵界桩、1棵副桩,25个外事界务员。蔡新装说,自己是第六批守护1号界碑的界务员,最早当上界务员的是参加过第一次巡界的老村长蔡文香。

几名界务员在1号碑合影。(张军邦 摄)

“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界碑”

尽管1960年立碑时蔡文香只有8岁,但立碑还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村里的乡亲们都在讨论。”蔡文香说,随着竖立界碑,军队也驻扎到了边疆,边界也更加稳定。

“所有的界碑都提前在县城用水泥浇灌好,然后通过人力抬到山上去。”蔡文香说,当年参与立碑的老人大多已过世,他只记得在立界碑时,部队和当地人一同勘探,最后才确定的方位。

1号界碑竖立五年后,按照中缅两国协议,共同对两国边界进行联合检查。1974年,已经成为民兵的蔡文香因为熟悉地形,被安排带路巡界。“我背着米和菜,从村里出发到回来,走了三四天。”

路难走是巡界碰到的最大难题。“基本上都是从草里蹚着过,山上蛇多,幸好没被咬过。”蔡文香说,当时巡查组一行花了一天多的时间到达1号界碑,也正是因为这次联合检查,蔡文香基本了解了国界线和界碑情况。从那之后,他便开始常约村里人到界碑处查看,直到1985年,蔡文香被正式聘请为界务员。

“界务员要定期检查界碑和国界线,看有没有损坏和变更,还要和边民们开展‘邻里友好工作’。”当上界务员的蔡文香干劲十足,经常组织村里群众开会,讲述边境线的管理规定和看护界碑的重要性。“我们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界碑。”即便已经不再巡界,可这句话依然是蔡文香的口头禅。

共和国1号碑。(蔡新装 摄)

“看到界碑完好无损,这趟就值了”

按照规定,界务员一个月要上山巡界一次。然而,尖高山“半年雨水半年霜”,山上道路难走,气候恶劣,有时还会碰到大雪封山,涨水拦路,界务员更是要一个拉着一个走,巡界一趟十分辛苦。

蔡文香说,最开始当界务员时,是义务巡界,没有补贴,更没有意外保险。每逢上山,乡里偶尔会提供补给,但大部分时候,蔡文香都是自己带上食盐,找些野菜便进山巡界,一走便是一整天的时间,“只要看到界碑完好无损,这趟就值了。”

当了20年的界务员,“巡界生活很平淡”。只有一次界碑上出现划痕,蔡文香急忙下山向政府部门报告。背上水泥,跟边防人员一起把划痕补平,蔡文香才静下心来分析,“最大的可能是边民采药休息时不小心划到的,不是故意破坏。”

现在的尖高山,已不再是原始森林。走得次数多了,到尖高山界碑已经有了路,巡界一趟要花的时间从一整天缩短到了三个小时。尽管路程重复,但蔡新装还是能从中找到乐趣,“山上风景四季都不一样,我们一路上边唱歌、边拍照,到界碑那,我们还一块合影。”

蔡新装和儿子在1号碑合影。(蔡新装 供图)

“有了边界才有安宁的生活”

如今,每过两月界务员就会给界碑重新描红,“中国1960”字样依旧鲜红。“咱们这海拔高风又大,要是不描红早就只剩水泥桩了。”蔡新装说,别看描红工作简单,可由于山上冷,一次描完手都能冻僵。

“成为界务员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农闲了来看界碑、描红,也是我们为国家尽的一点力量。”查看过界碑后,蔡新装和同伴略作休息便开始返程,山路陡峭,蔡新装不敢怠慢。考虑到界务员工作辛苦,从2017年起,政府每月给界务员500元的补贴,2018年还为界务员购买了意外伤害险。

“要是儿子放寒暑假了,我也会带他一块来。既能赏景,也能培养领土意识。”蔡新装说,尽管巡界的小路弯弯曲曲,远比不上城市的宽广道路,但仍然要守好界碑守好国界线。“守好边界是我们每个边民的职责,有了边界,也才会有安宁的生活。”

(责编:虎遵会、朱红霞)

推荐阅读

励志!云南独腿少年“跳”完中考体育1000米  17岁的高艳能这两天成了远近皆知的名人。在4月24日的中考体育考试中,本可以免考的他,靠着双拐和一条腿,不断向前跳跃,最终“跑”完1000米。 高艳能的成绩是3分50秒,在同组10人中排名倒数第一,距满分成绩差距不小,可他的坚持打动了所…【详细】

要闻

云南出台“22条措施”支持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   昨日,记者从云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针对当前云南民营经济发展面临的形势和困难,云南省委、云南省人民政府于近期印发实施的《关于支持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提出,将通过降低企业成本、优化金融服务等…【详细】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