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打假,有何不可

2019年04月12日09:39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钱江晚报:职业打假,有何不可

知假买假的打假者是否属于消费者?是否有权主张商品价款10倍的惩罚性赔偿金?

近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公布的一起民事纠纷判例,对上述两个问题给出了肯定回答。这份二审判决书明确表述,“即使是社会公认的职业打假者购买生活资料时,也改变不了其消费者的身份。”“当所有的消费者都觉醒了,都成为潜在的打假者了,那么制假、售假的行为也就失去了市场。”

这份文风“泼辣”、直面假货的判决书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所谓的知假买假者就是俗称的“职业打假人”。这个颇受争议的“行业”一直处于灰色地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条的规定,消费者是相对于销售者和生产者的概念。只要在市场交易中购买、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务是为了个人、家庭生活需要,而不是为了生产经营活动或者以营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务的,就应当认定为“为生活消费需要”的消费者,属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调整的范围。问题是,知假买假者的行为到底是为了生活需要,还是以营利为目的呢?对于这条法律的不同解读导致了截然不同的判决结果,知假买假者的维权官司多以失败告终。

应该说,何为生活需求,何为营利为目的,本就很难认定。什么是职业打假人,什么又是普通消费者,界线又如何划分呢?普通打假者打假多少次就转变成职业打假者呢?这里面本身就带有很大的主观成分。

有人质疑知假买假的正当性,认为这是不劳而获,是变相的敲诈。这种道德化的指责忽视了问题的另一面,打假也是个技术活,知假的深谙造假者的各种猫腻,可因为法律不支持不敢打假;不知假的因为相关知识匮乏,看不出门道又无从打假,只能吃哑巴亏。这样一种局面于打假不利,于售假的商家而言倒是莫大的利好。他们怕的不是游兵散勇式的维权,而是知假买假者的定点清除。 而且,如果能让市场上的无良商家多点忌讳,让假冒伪劣产品少一点,即便是“职业打假人”又有何不可呢?

从这个意义上说,青岛中院的这份判决书看点不在于有没有给知假买假者松绑,而在于看到了假冒伪劣产品问题症结所在。引发维权官司多发的根本原因不在消费者身上,而在产品在无良商家身上。身正不怕影子歪,不做亏心事又何惧鬼敲门?没有人希望这个社会出现那么多“职业打假人”,可如果商家一个个都是规规矩矩地生产经商,“职业打假人”又从何而来呢?

打假的事人人有责。青岛中院的判决传递了一个朴素的司法理念,打假是好事不是坏事。法律规定成功的打假者有权主张惩罚性赔偿金,表明法律鼓励打假。“职业打假人”何时消失取决于我们面对假冒伪劣产品的态度。如何完善维权方式、监管方式,才是社会应该考虑的问题。(高路)

(责编:木胜玉、朱红霞)

推荐阅读

《敦煌 穿越千年的永恒》在云大开展  4月10日,由敦煌研究院、云南大学、中国敦煌石窟保护研究基金会和云南自然与文化遗产保护促进会共同主办的《敦煌 穿越千年的永恒——敦煌壁画艺术精品高校公益巡展》在云南大学呈贡校区启幕。 此次展览基于敦煌石窟学术研究,利用敦煌研究院近30年…【详细】

要闻

近70%蔬菜产品销往150多个城市 云菜打动天下食客  春天公司种植基地正在采收西生菜。 记者 缪亚平 摄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大棚洒在青翠的西生菜上,夜间凝结的露珠开始蒸腾,晋宁区宝峰镇的村民们就要着手准备采摘了。两天后,这些从宝峰镇出发的蔬菜长途跋涉上千公里,将出现在香港市民的…【详细】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