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罪错未成年人分级处分制度落槌有声

2019年02月19日08:33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让罪错未成年人分级处分制度落槌有声

未成年人保护又有新动作。

据最高人民检察院近日发布的《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检察机关将深化涉罪未成年人的教育感化挽救工作,探索建立罪错未成年人临界教育、家庭教育、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制度等。

尽管这个规划还停留在“探索阶段”,但在未成年人犯罪日趋严重、涉暴力犯罪案件“全面升级”的大背景下,仍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今年1月,湖南省涟源市13岁男孩用匕首杀害同班同学,而各地亦不乏类似少年暴力案件。让人深感不安的是,根据刑法、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治安管理处罚法等法律,这些罪错未成年人即便犯下了如此滔天罪恶,也可以凭借自己的年龄条件,轻松得到“宽宥”,免于受到刑事、行政责任追究。

不仅如此,对于这些免于法律制裁的罪错未成年人,还缺乏相应的教育感化挽救手段。尽管刑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都有明确规定,“因不满十六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责令他的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养”,但这些条款过于“抽象”“空洞”——如果父母就能管得好,又何来未成年人的违法犯罪?如果延续过去的家庭和学校教育模式,这些不安分的未成年人能否“悬崖勒马”,在很大程度上还是问号。

至于政府收容教养,也就是送工读学校,从理论上讲,也有一定优势。尽管在专家看来,这个国家为罪错未成年人开设的特殊教育机构,相比起传统学校,“隔离了违法未成年人原先所处的不良环境”“补充了普通基础教育的不足以及原生家庭缺失的情感和性格教育”“可以让违法未成年人处于多重保护和教育中”,有利于预防和减少未成年人犯罪,但也遭遇了“招生困难”“师资缺口”“数量锐减”等诸多现实困境。有统计表明,如今全国仅剩下93所工读学校,如何发挥这些学校的特殊作用,还需要更完善的制度措施。

从长远看,对于罪错未成年人的教育感化挽救,重任不仅落在工读学校的肩上。对于检察机关而言,在代表国家追究刑事责任的同时,也有创新腾挪的发挥空间。比如,最高检所提到的罪错未成年人临界教育制度。从各国经验看,对已经存在一定犯罪倾向的未成年人,在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前,有针对性地开展教育挽救、行为矫治、习惯养成等预防性工作,以更好地遏制刑事犯罪风险。近年来,我国各地检察机关开展了不少类似“临界预防”工作,也取得了一些成效。

对于罪错未成年人,并不能“一刀切”“一锅煮”,根据年龄阶段不同,采取的处分措施也应有所区别。比如,不满12周岁的未成年人对家庭的依赖很强,更适合在家庭环境下进行干预,监护人作用可能更大一些。当然,这并不代表可以脱离有关部门的矫治干预。对于已满12周岁的未成年人,则更适合政府收容教养,在工读学校环境下获得“重塑”和“新生”。从各地试水情况看,这种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的作用比较明显。2016年以来,上海检察机关落实司法训诫、跟踪帮教等分级措施,其中98.4%的未成年人没有再犯。

从整体来看,罪错未成年人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制度,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真正“成熟”,走出“试验田”,还需要更深入的探索。比如,对罪错未成年人的临界教育制度,应当包括哪些必要的内容、程序、标准,如何确保矫治教育的合理性,恐怕绝非寥寥数语便能大功告成。至于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年龄阶段如何细分,处分措施如何拟定,也需要在扎实的调研基础之上“落槌有声”。不仅如此,在罪错未成年人教育感化挽救中,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审判机关、教育机构等扮演什么角色,也应整体谋划、一体布局,而不是让检察机关唱“独角戏”。

长远来看,罪错未成年人分级处分制度还应上升为立法,通过刑法、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等法律修订,将先期的探索成果固化为法律规范,从而更好地教育感化挽救罪错未成年人,以法治力量防止悲剧再次上演。(欧阳晨雨)

(责编:木胜玉、朱红霞)

推荐阅读

“排雷英雄”杜富国入选《感动中国》2018年度人物  2月18日晚,《感动中国》2018年度人物颁奖典礼在央视综合频道播出,中国人民解放军南部战区陆军原云南扫雷大队四队五班战士杜富国入选“感动中国2018年度人物”,他的英雄事迹再次刷屏,感动着会场内外的无数人。 “你退后,让我来。六个字铁…【详细】

要闻

昆明计划新建两个火车站 将构建“3+1”铁路枢纽格局  随着高铁的开通,这一交通工具已成为拉动昆明、云南社会经济发展的强劲引擎。从去年1月到今年1月的一年里,昆明新开通了多条高铁线路。新的一年,昆明的铁路建设项目又将有哪些新动作? 在今年昆明市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推进渝昆高铁、昆明西…【详细】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