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党建促脱贫“红河模式”释放“+”效应

2018年12月03日08:28  来源:云南日报
 
原标题:抓党建促脱贫“红河模式”释放“+”效应

2015年,精准脱贫攻坚战在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打响。3年来,在累计脱贫退出258个贫困村、39.06万贫困人口后,红河州尚有未退出贫困村540个,未脱贫人口44万余人,处于全省第2位,贫困发生率13.1%,比全省、全国平均水平分别高3.2个、10个百分点。

“要啃下脱贫攻坚‘硬骨头’,必须解决农村干部群众缺思路、缺技术、缺资金、缺销路等一系列的难题。”红河州委主要负责人表示,“为此,我们推动基层党建同脱贫攻坚共进,以抓实农村党员群众教育为突破口,以培养一批‘明白人、带头人’队伍为重点,依托乡镇党校建设党建脱贫‘双推进’教育实训基地,走出一条补齐‘智’短板、激发‘志’动能的脱贫路子。”

脱贫攻坚已进入攻城拔寨的最后关键期,以“强组织、建基地、选苗子、育能人、扶大户、带农户”为路径的抓党建促脱贫攻坚“双推进”的“红河模式”,正不断释放其强有力的助推效应。

党建+脱贫 互促并进

走进石屏县北部山区的龙武镇法乌村委会分水岭村,一排青瓦白墙橙檐的房屋背靠青山,房前五星红旗迎风招展。檐下左右两廊柱上,“中共龙武镇委员会党校”、“龙武镇党建脱贫‘双推进’教育实训基地”的牌子很醒目。会议室、阅览室、办公室、食堂以及电子商务服务站、刺绣展示室等一应俱全。

“这里是我们的集中教育教学点。根据我们镇的产业发展实际,在全镇范围内还分布着大棚蔬菜、冷凉蔬菜种植,生猪、肉牛养殖,苹果、露水草种植等实训点配合基地进行实地教学。”龙武镇党委书记普亮明介绍。

顺着山路来到隔壁的哨冲镇多白者村委会,这里同样挂着两块牌子,集党员活动、村民议事、便民服务、教育培训为一体的哨冲镇实训基地。站在基地前,哨冲镇党委书记张峻指着不同的方向说,这边有山羊养殖基地、中药材种植基地,那边有水瓜冲村花腰刺绣传承基地,邑堵村有猕猴桃种植和野猪养殖基地,他克亩村有苹果种植基地,都是我们镇党校和教育实训基地的实训点。

太阳照进基地的教室,墙上挂着的红底黑字的《红河州乡镇党校建设管理使用办法》异常醒目。“红河州参照相关规定和本州开展党建、脱贫工作的实际,制定了这一管理办法。”中共红河州委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和社会组织工作委员会书记卢志旺介绍。

根据这一办法,如今红河州每个乡镇都采取“党校+实践实训基地”的方式,整合乡镇党校、农广校等资源,建设了规模不少于20亩,综合教学楼面积不少于300平方米,并下设村级分校点,集党性教育、理论学习、技术实训、试验示范、食堂住宿等功能于一体的实践实训基地。

平台已经搭建,台上演什么?绿春县大兴镇实训基地教室外墙上贴着的2018年培训计划显示,总共26期的培训中,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党的十九大精神是每期的必修课,而两者之外,创业知识、惠农政策、特种养殖、茶园管理、中草药种植、蔬菜种植等项目都有涉及。一般培训3天,1天或者1天半会讲党课,另外的时间是进行产业发展相关知识和技能培训。

“组织引领建设基地,在培训中又将党性教育与技能提升的内容都融进去,这都是党建引领脱贫的形式。反过来由于党员干部、群众发展能力的提升,又可以更好发挥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卢志旺说。

理论+实训领头雁飞入田间地头

大兴镇实训基地聘任教师邹文军从实训基地的教室里走出来,走到基地旁边的中华蜂养殖教学点,他身后是一群学员。学员们刚听完邹文军的理论教学,现在要看看刚才课上所讲的“活框饲养法”如何实践,与传统的养蜂方法相比有什么优势。

走进红河州每个乡镇的实训基地,类似的一群群人开展教学的场景时常可见。

这一群人里,老师是精挑细选聘来的,有党建专家、大学教授,也有乡土人才、致富能人、创业能手。以邹文军为例,外公带他进入养蜂行业至今已有30余年,不论是多次去罗平、浙江等地的考察见闻还是深耕绿春山林曾同时育蜂近300箱的经验,都让他在绿春养蜂界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这一群人里,学员也是层层推荐定下来的。他们都是有创业致富愿望但无思路、有培养潜力但无技术能力的农村党员群众,通过自愿报名、村级组织推荐、乡镇审核、县级备案的程序,才来到这里成为培训对象。他们中有条件的创业致富能手,会被纳入县、乡两级定向委培大户名单,作为“明白人、带头人”进行重点培养,而“基层党员带领群众创业致富贷款”、小额信贷、南部山区综合开发等政策项目资金将给予配套优先扶持,在技术培训后他们能提出成熟的“创业计划书”,更会有挂联干部及技术指导人员,全程跟踪创业服务。

同时,他们中间,党员会被培养为党组织负责人,非党员的培养方向则是入党积极分子,优秀的会进入村(社区)后备力量数据库,不断充实党组织的力量,在脱贫攻坚中成为一支“永远不走的扶贫工作队”。

这一群人的课程教学更是精心设置。党课作为必修课自不必说,按照“学员点菜+组织配菜+基地上菜”的“菜单式”教学模式,选修课会结合学员需求进行设置。在具体教学时,采取封闭教学、现场模拟、就地实践等多种方式,通过乡级培训基地和村级实训点结合进行“小班制”“点对点”培训。

培训之外,产业发展达到一定规模的“明白人、带头人”,会与基地签订“传帮带”协议,帮带一定数量贫困群众。按照协议帮带农户数量,政府提供相应项目、资金、政策等,鼓励和扶持“明白人、带头人”领办、创办种植、养殖、营销等农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吸引并带动农户通过土地流转、资金入股或加入合作社方式实现共同发展。

于是,在龙武镇的露水草基地里,石屏县兴兴生物产业有限公司的法人、龙武村大寨村小组支部书记张绍兵会捧着一棵露水草为学员讲解它的习性、它的价值、怎么种植,并保证自己的加工厂会统一收购;在龙武镇的苹果基地里,既是一名老党员又是石屏县富瑞种养殖有限公司总经理的普理富会一点点教学员剪枝,并引导他们通过公司的电商渠道将产品卖出、发展观光采摘等第三产业;在哨冲镇的基地里,身兼党校校长的张峻一遍遍地把“没有产业支撑的农村没有生命力”的观念灌输给来培训的村组干部、致富带头人;在建水县李浩寨乡的实训点——建水紫陶扶贫工厂里,8名授课老师会手把手地把制作手艺教给前来学习技术的村民。

扶志+扶智贫困群众奔小康

当邹文军轻轻将蜜蜂晃离,果真像他之前说的在不破坏蜂巢的前提下可以轻易地将蜜取出来时,围在他旁边的学员李批处动心了:回家也要养两箱试试。

李批处来自大兴镇阿迪村,原来因为没有什么收入来源,家里养着两位老人不能出外打工、房屋又是危房而被纳入了建档立卡贫困户。2016年开始,他申请到基地里来学习养殖,回去自己就养了猪、鸡。之后他陆续通过培训基本掌握了怎么预防鸡瘟、猪瘟,怎样能保证养出的家畜家禽的品质,慢慢地家里条件改善了、脱贫了。“去年还把媳妇娶回家,一起奔小康。”李批处笑着说。

但是,他也明白如今自家的日子依然不能算好,寻思着再干点什么。于是就申请到基地里学习。他说:“邹老师说了,我们这里环境好,采出来的都是百花蜜,品质好,不愁市场。老师又上理论课、又实地示范,我觉得自己可以很快掌握养蜂技术。”

李批处的话语彰显了战胜贫困的信心,在李浩寨乡的紫陶工厂里,黄晓是用行动来表示的。家住李浩寨乡里长营村委会啊铺官村的贫困户黄晓,通过在乡里的实训基地实训点——紫陶扶贫工厂学习培训,如今,聋哑的她可以边学边赚钱,一天已经可以收入百余元,日后还能更多。

“教给他们一门手艺,也树立了他们脱贫的信心。”李浩寨乡党委书记吕毅说。而他的这种说法也可以从蒙自市西北勒乡乡长张云嘴里听到。

如果去过从前的西北勒,对这里印象最深的大概是漫山的石头以及它们所代表的存不住水的喀斯特地貌。脱贫攻坚战役打响,实训基地的教育、引导、示范作用得到充分发挥,党务知识培训、烤烟种植户种植技术和法律知识培训、苹果种植培训、刺绣培训、养殖培训、青年创业人员培训等接踵而至,尤其是得到全乡上下支持的苹果种植培训如火如荼,与此过程相一致的是石头占领的山头慢慢被绿色的苹果树覆盖,西北勒人曾经无神的眼眸被奔小康的火光点亮。

贫困户杨贵兴曾经和他的祖辈一样,在石头缝里刨着玉米度日。如今,看他穿行在结满了红彤彤的苹果园里,精神头变了。现在如果有人问起家里的近况,他总会乐呵呵地回答:“种上苹果,还有基地里专业的老师指导,赚了好些钱,生活变得越来越好啦!”(记者 岳晓琼)

(责编:李发兴、朱红霞)

推荐阅读

云南昭通一幼儿园教师殴打幼儿 涉案人员已被控制  人民网昆明11月30日电 (李发兴)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29日通报,昭阳区智慧树民办幼儿园殴打幼儿的教师已被警方控制。 据通报,11月29日,昭阳区智慧树民办幼儿园发生教师体罚殴打幼儿案件,案件发生后,昭阳区委、区政府…【详细】

云南新闻

云南首晒国资“家底” 加强监督管理  本报记者 瞿姝宁 11月27日上午,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审议了《关于云南省2017年度国有资产管理情况的报告》。这是云南省建立省政府向省人大常委会报告国有资产管理情况制度后,首次晒出全省国有资产“家底”。报告显示,截至2…【详细】

云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