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求救的信号,你收到了吗?

2018年11月27日10:17  来源:新华网
 
原标题:TA求救的信号,你收到了吗?

第一次见肖虹(化名)的情形,律师尹兰英永远忘不了。

眼前的女人头发凌乱、右眼青肿、嘴唇上翻、胸背多处淤青……这些是被醉酒的丈夫殴打的伤。

结婚15年,这并不是肖虹第一次挨打。2016年,忍无可忍的她敲开了长沙市妇联的门,见到了法援律师尹兰英。

报警备案、鉴定伤情、拍照留证、公安机关出具并送达告诫书、妇联代她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一系列程序如飞针走线,迅速织就一张安全网,裹住了无助的她。

2016年3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以下简称《反家暴法》)生效施行。

同一天,湖南省首份单独立案、全国首份由妇联组织代为申请的人身安全保护令签发。随后,送达肖虹丈夫手中。

两年半后,在今年国际消除家庭暴力日前夕,尹兰英拨通了肖虹的电话。

“肖大姐,最近好吗?”

“尹律师,我家可‘变天’了。他再没动过手,日子好多了!”

2014年,最高法曾公布数据:中国约有24.7%的家庭存在不同程度的家庭暴力,近10%的故意杀人案涉及家庭暴力。

肖虹是勇敢而幸运的。

还有更多的人,仍跋涉在路上。

“你无法想象,我被打过多少次,才下决心求救”

“你无法想象,我被打过多少次,才下决心求救。你也想不到,我求救了多少次,才终于有了回音。”李露(化名)回忆。

2001年,19岁的李露认识了初恋张强(化名)。恋爱、结婚、生子,在长达十余年的亲密关系里,张强无数次对她恶语相加、拳脚相向。

“老婆就是打了才听话!”张强“热衷”于当众殴打妻子,李露换了十几份工作,离家出走好几次,却总被丈夫哄骗、恐吓、甚至以家人性命要挟回家。

悲剧循环往复,暴力愈发升级。李露说,“他就像个地雷,随时会爆炸。”

直到一天夜里,张强再次拳打脚踢,然后一把推开年幼的儿子,用电动车的链子锁锁住了伤痕累累的妻子。

李露戴着链子锁跑出家门求助。直到第二天,才有民警用电锯锯开了锁链。

起初,李露不愿告诉任何人,总觉得“没有脸面”。

忍不住向家人说了,可“家人也都怕他,没有主意”。

此后,李露向村委、居委会反映,得到的回应是“我们很同情你,可这是家务事,不好干涉。”

再后来,单位同事几次替她报警,警察来了现场,做了笔录,劝了几句就走了,“连把他带去派出所问话都没有”。

那时的李露,觉得自己像个满身伤痕的水手,和一匹恶狼被困在同一艘风雨飘摇的船上,四周是暗夜里黑沉沉的大海。

她一边与恶狼搏斗,一边不停地发出求救信号。

可远处那些亮起了灯火的船,一艘艘驶离。

“从那天起,我就觉得,有人为我撑腰了”

链子锁被锯开后不久,李露逃了。

她躲得远远的。整整三年,一直在等待从这段婚姻中安全脱身的机会。

一直关注着《反家暴法》相关信息的她,等来了2016年3月1日。“从那天起,我就觉得,有人为我撑腰了。他是违法的,一想到这里,我腰杆就直了。”

也是在那一天,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未成年人和家事综合审判庭庭长刘群,为家暴受害人肖虹,签署了湖南首份单独立案的人身安全保护令。

曾多次参与《反家暴法》立法研讨的刘群无比振奋:“反家暴,发出了国家的声音。”

2017年,在妇联工作人员邹美红的引荐下,李露找到了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妇女维权合议庭的法官童广峰。“他跟我说‘你不要怕,我们一定为你主持正义’。”李露清晰记得,童广峰拍了拍她的肩,“我第一次觉得找到了安全感。”

《反家暴法》规定,当事人因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童广峰签发了李露申请的人身安全保护令,并决定让自己的助理带上四名高大威武的法警,将保护令送达张强。

令人意想不到,传说中如恶魔般凶神恶煞的丈夫“乖得像猫一样”,在保护令上签字时手都在抖。“政法机关只要勇于亮剑,很多施暴者不堪一击。”

2017年,李露顺利离婚。她给天心区人民法院送来锦旗,流着泪向法官们鞠躬说谢谢,“几十年了,我从来没有被这样善待过。”

童广峰在那一刻感受到这份工作的意义,“有的受害人忍受家暴几十年,求救却没有人站出来。现在,国家机关给你撑腰,不要任何回报。”

“求助的人,有没有得到应得的回应?”

中国司法大数据研究院今年3月发布有关离婚纠纷的专题报告显示,2016、2017两年间,在超过250万件离婚纠纷一审审结案件中,有14.86%的夫妻因家庭暴力向法院申请解除婚姻关系,其中有91.43%是男性对女性施暴。

这个数据远非全部。不是所有的家暴受害人都会诉诸离婚。许多人选择沉默、忍让、躲藏。

“难道没有人在第一次遭受家暴时求助过吗?”

“求助的人,有没有得到应得的回应?”

“受害人不敢求助,难道只是家庭问题吗?”

……

多年来,湖南省反家暴危机干预中心法援律师万薇,帮助过多位家暴受害人。在11月接受采访时,她发出一连串疑问。

最高法相关负责人曾透露,在我国,受害人平均遭受35次家暴后才选择报警。湖南警察学院家庭暴力防治研究所所长欧阳艳文,被业界称为“中国警察反家暴第一人”。十年间,他围绕同一个主题、面向基层干警,做了上百场讲座,足迹遍布20余省。

讲座第一句话总是相同:“家暴,不是家务事。”

在湖南省妇联权益部部长彭迪看来,许多受害人要经历无数思想斗争,克服重重威胁与顾虑,才发出求救信号。

而她们得到的回应,可能远远低于期望。

这正是彭迪、刘群、童广峰、欧阳艳文、万薇、尹兰英、邹美红等越来越多人义无反顾、不求回报地迈入反家暴战场的原因——为了不让受害人“求救无门”。

“你首先要勇敢求助,才能救自己。”李露说。

“不要责备受害人没有勇气

TA求助的信号,你收到了吗?

。勇敢之后,道路依旧漫长,需要多方援手。”彭迪说。

TA求助的信号,你收到了吗?(袁汝婷)

(责编:木胜玉、朱红霞)

推荐阅读

十八大以来 云南556万人实现脱贫  核心阅读: 改革开放40年来,历届云南省委省政府团结带领全省人民与贫困现象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取得了巨大成就。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云南省全面加快贫困地区群众脱贫致富步伐,脱贫攻坚工作取得了历史性成就。 党的十八大以来,云南有55…【详细】

云南新闻

改革开放40年:云南翻天覆地新“三农”  核心阅读: 庄稼产量高了,农民的眉宇舒展了,土屋成了小洋楼……改革开放40年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云南省把“三农”工作作为全部工作的重中之重,着力推进现代农业建设,打好“高原特色农业”这张牌,云南农业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取得了…【详细】

云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