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还要进剧场

贾力苈

2018年11月22日10:1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我们为什么还要进剧场

  在刚刚过去的两个月,北京中间剧场举办了“科技艺术节”,6部作品接连上演,或是以戏剧的方式讨论科技话题,或是借助流行的科技元素,重新定义剧场与观众的关系。

  作品中,有两部由中国导演排演的外国剧作:邓树荣导演的英国剧作家卡萝尔·丘吉尔的《好几个》,张南导演的美国剧作家萨拉·鲁尔的《戈登的手机》,前者讨论克隆对个人身份认知的影响,而后者讨论手机对一个人社交关系的影响。另外4部则是由国外剧团带来、更加依赖科技元素来呈现的作品。西班牙的Voilà工作室带来的儿童剧《我要飞,去月球》,采用了真人与影像结合交互演出的形式;英国“探·向”剧团带来的《蛙人》,运用了VR技术;而吉尔达斯·科斯蒂尔的《匹诺曹2.0》使用了机器人,通过科技让我们熟知的木偶形象更具有人工智能的质感,整体上营造出一种复古科幻的气氛;都柏林的麦勒普洛剧团的作品《LOVE+》则由真人扮演机器人,讲述了人与机器人一起生活的几个片段。

  不难注意到,科技的进步,尤其是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让我们的剧场创作者变得既兴奋,又焦虑。面对新技术、新元素,创作者们跃跃欲试,忍不住以新名词、新概念命名作品,填补创作市场的空白;而另一方面,剧场艺术引以为傲的“现场感”,甚或“浸没式”体验,在这些科技的冲击下,似乎面临着魅力值骤减的压力。科技到底让我们的剧场艺术变得越来越有特色?还是越来越没有存在的必要?

  技术与艺术的关系,其实并不是一个新鲜话题,却是一对不断让人产生新疑问的矛盾关系。科技的发展一直是剧场艺术“声光电”升级的永动机,它会让舞台变得更容易造梦、致幻,会让剧场引以为傲的现场感变得更为强烈,让观众更能体验到“身临其境”;但另一方面,在剧场以外,这些技术也在更快、更强烈地覆盖我们的日常生活。科技改变的不仅有艺术的质感,还有艺术的传播方式,科技让剧场创作者焦虑的不仅仅是内容如何吸引人,还有人们到剧场去的必要性。如果躺在家里戴上VR眼镜,就可以欣赏一场戏剧、舞蹈、音乐会,而且这个作品更加个性化,甚至可以私人定制,我们还会走进剧场吗?

  这6部作品,在技术运用上都不复杂,但却以科技与艺术“恰到好处”的结合,回答了“科技可以给剧场带来什么”的问题。在这些作品中,科技是帮助观众获得更好的剧场体验的助手,而这些体验正是剧场艺术存在的必要性。这些作品让我们认识到:科技不是孤立存在的,只有当它们真正参与了我们的日常生活、重塑了我们的情感构成方式时,其存在才是更有价值的。而且,冰冷的科技,正因为与作为血肉之躯的演员同台,讲述着与血肉之躯的观众有关的故事和情感,才会散发出最大的能量,沾染上人的温度。这种体验,不是躺在家里、戴上VR能够替代的。

  科技改变艺术创作的方式,让艺术的存在更加多元,同时也让我们意识到人与人之间情感的重要性。倾听、对话与共情,让人们更加包容,这些正是剧场艺术真正的魅力所在。无论科技的力量如何改变剧场,只有植根于人类情感创作而成的作品,才会是真正值得关注的剧场艺术。今天如此,相信未来依然如是。

 

(责编:木胜玉、朱红霞)

推荐阅读

十八大以来 云南556万人实现脱贫  核心阅读: 改革开放40年来,历届云南省委省政府团结带领全省人民与贫困现象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取得了巨大成就。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云南省全面加快贫困地区群众脱贫致富步伐,脱贫攻坚工作取得了历史性成就。 党的十八大以来,云南有55…【详细】

云南新闻

改革开放40年:云南翻天覆地新“三农”  核心阅读: 庄稼产量高了,农民的眉宇舒展了,土屋成了小洋楼……改革开放40年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云南省把“三农”工作作为全部工作的重中之重,着力推进现代农业建设,打好“高原特色农业”这张牌,云南农业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取得了…【详细】

云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