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江:治水减排推动绿色发展

2018年09月27日08:52  来源:云南日报
 
原标题:治水减排推动绿色发展

  本报记者 余红 文/图

  为有效削减农业面源污染负荷,澄江县对改善高原湖泊和重要江河水生态环境进行了积极探索,创造了农业面源治理的成功经验,找准了削减农业面源污染负荷,加强高原湖泊和重要江河保护的切入点,为农业高效节水减排改革提供了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澄江县南方农业高效节水减排项目”为全国农村水利改革发展和水生态文明建设取得的经验被写进2016年中央1号文件,在全国推广。

  农业面源污染拉响警报

  抚仙湖是我国最大的深水高原湖泊,周边密布的河网、稠密的人口、大肥大水的农业生产方式,使得工业以及生活污水不断增加,让这颗云南人民引以为荣的高原明珠骤然响起生态警报。

  以高西社区为例,当地农民种植韭菜、豌豆、大葱、香菜等大肥大水作物,施肥方式粗放,使用量大。据调查,化肥、农药年施用量分别为351.3吨、194.5吨,入河污染物量为27.3吨。高西社区大量农业面源污染物直接排入梁王河,最终进入抚仙湖。

  高西社区的水利状况堪忧,一是水利骨干工程年久失修,灌区田间工程设施不配套。二是农业水权不清晰、水价不合理。三是重建轻管问题突出,农田水利“最后一公里”问题突出。四是灌溉方式粗放,用水效率低。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仅为0.49,用水浪费严重。

  农业面源污染对江、河、湖泊的污染已经危及我国的社会经济发展和人民群众安危,治理迫在眉睫。据了解,治理农业面源污染,要实施高效农业节水减排,建立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提高农业用水效率,使水资源可持续利用,改变农村大肥大水的耕作方式,促进农业结构调整。

  2014年6月,水利部将云南作为南方农业高效节水减排改革先行先试省份,确定在澄江县龙街街道高西社区开展高效农业节水减排试点工作。

  节水减排破解污染难题

  2017年4月21日和9月15日,省委书记陈豪两次以抚仙湖总河长的身份到澄江巡河,提出全面推行河长制的工作思路。他要求,抚仙湖是玉溪的眼睛、云南的名片、全国的财富,要找准问题,抓好抚仙湖保护治理工作。

  对照陈豪书记要求,澄江县水利局高度重视、精心部署,抓实抓细抓透河长制的各项工作,全面整治抚仙湖入湖河道,努力截住22条主要流入抚仙湖河道的污水,奋力实现“河水清,湖水净”的奋斗目标。

  抓住“河长”这个关键开展工作。目前,玉溪市级领导分别担任22条抚仙湖主要入湖河道河长,澄江县级领导担任抚仙湖主要入湖河道副河长、县直部门主要领导任段长,全县6个镇(街道)镇级河长全部就位。明确了全县122个“河、湖、库、渠”县、镇、村三级河长责任体系,严格落实“日巡查、周检查、月查处”制度,要求各级河长做到重要情况亲自调研、重点工作亲自部署、重大方案亲自把关、关键环节亲自协调、落实情况亲自指导,切实履行好河长制工作职责。积极构建“定区域、定人员、定责任、定任务、定标准”的全流域“网格化”管理体系。做到一河(沟)一台账,实现“河长制”全覆盖,并建立完善了“第一时间发现、第一时间报告、第一时间处置”的“河长”工作机制。

  围绕农业高效节水减排试点工作要求,澄江县水利局10名领导、职工深入高西社区逐村、逐户、逐企做宣传动员,向村干部、农民群众讲清楚农业高效节水减排的工作思路、实施办法,取得了村干部、农民群众的支持配合,使高西社区试点工作顺利推进。

  投资2.2亿元,全面完成抚澄河综合治理,入湖水质开始转变;投资1.7亿元,完成梁王河修复工程,实现了雨污分流,入湖水质发生转变;投资3.89亿元,初步建成抚仙湖北岸生态调蓄带,实施山冲河灌区节水减排项目9050亩、抚仙湖北岸坝区高效节水减排项目4.1万亩。

  这些努力和付出,对农业面源污染治理,减少抚仙湖污染产生了实实在在的效果。

  促进产业结构调整

  澄江县水利局在听取基层干部和农民意见的基础上,完整地提出高西社区实施农业高效节水减排需要解决的问题,需要建立的制度和需要修建的工程。

  经过努力,目前高西社区农业高效节水减排试点通过水肥一体化管理,农业产业结构调整,有效提升了水肥的利用率,农药化肥施用量大幅降低,流失率大幅降低,农业面源负荷显著降低。试点工作取得显著效果。

  看着实施农业高效节水减排后,农田里一天天的变化,高西社区村民李国林欣喜地说:“现在大田用水相当方便,农药的使用也减少了,但收入明显增加。”

  澄江县水利局局长张毅表示,试点前高西社区农民人均纯收入4340元,低于全县平均水平,试点后未流转土地农户每年每户增加纯收入4490元,已流转土地农户每年每户增加纯收入7780元,比项目实施前平均每户增加收入1至1.5倍左右。

  高西社区农业高效节水减排探索出了破解制约农村水利发展的五项机制:一是建立用水总量控制的初始水权分配机制;二是建立节水农业的水价形成和激励约束机制;三是建立产权明晰的工程建设与运行管理机制;四是建立节水减排监控评价机制;五是建立节水减排合同管理机制。

  五项机制的形成和推进,实现了5个突破:一是突破了水权不清,大锅用水弊端;二是突破了农村用水与水价的分离怪圈;三是突破了农田水利“最后一公里”难题;四是突破了农民传统用水方式;五是突破了农业水利管理缺失的困扰。

(责编:徐前、杨良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