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围困的小区:有老人4年多基本就没出过小区

2018年08月23日08:33  来源:云南网
 
原标题:回家不易出门太难 被围困的昆明凉亭北场家属区住户苦不堪言

居民们自己找来材料填坑   

  位于官渡区的凉亭北场家属区,被毗邻的铁路线与北面的金马路夹击于其中。

  在这个建于上世纪90年代、在地图上都没有标注的铁路家属院里,住户感到出行越来越艰难。

  “我们大多都是铁路上的退休职工,在铁路上奉献多年方便大家出行,但现在我们自己住的地方却无路可走。”住户们拨通了春城晚报64100000热线,希望他们的出行难题受到关注。

  对于此事,金马街道办事处黑土凹社区居民委员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收到了群众反映出行困难,但由于这属于单位内部问题,社区很难干涉。记者跟随十多名住户到昆明东站了解情况,一名陈姓负责人拒绝了采访要求。

  就在居民与昆明东站工作人员交涉时,数米外的铁路线上,和谐号动车疾驰而过。

  走访

  小区前后两端都被堵死

  前日下午,记者来到凉亭北场家属区。

  过了凉亭社区卫生站数十米右转没多久,就迎来一段约30米的烂路,路面呈破碎的龟壳状,其中一些地方的大坑被碎砖瓦砾和土填起。

  “都是我们家属院的居民自己捡烂砖烂瓦来填的路,要不然坑得更厉害。”在家属区居住的石先生说。

  穿过这片烂路,再上一条只容一车通过的陡坡巷道,左侧便是凉亭北场家属区。9栋红砖房共住着213户人,大多是以前在昆明东站上班的退休工人。

  前行约百米,就到了小区尽头,一道紧闭的铁门里是两栋活动板房。“这是以前单位专门修了做消防通道的路,被这道大铁门堵了差不多10多年。”住户们说。

  小区的另一端是一道墙,墙边能看到两个石头门柱,住户李先生说这里以前也是一个出口,多年前被堵起来。“一旦发生火灾,消防车根本进不来,非常危险。”住户石先生说。

没修完的断头路

  质疑

  为何修路会半途而废

  从小区出来下了陡坡,想要避开烂路可往左走,但这里更为难走。这里一侧是沟渠,中间是堆满大片垃圾瓦砾的荒地,另一侧的土路也狭窄难行。

  “过去这里是米轨,现在还能看到枕木,后来大家把这里当成菜地,前两年单位说要修路,就把菜地推掉了。”李先生告诉记者,大家对修路一直十分期待,然而没想到,这段路成了他们最无法忍受的痛。

  记者看到,这块荒地被几块木板分隔成两段,靠近小区长约二三十米的荒地几乎成为垃圾场,另一段则较为平整。

  “这就成了断头路,为什么修一半就没动静了。”一名住户说,小区道路最起码应该让消防车、救护车和住户私家车通行。“但这样的垃圾路,肯定达不到要求。”

  “一到雨天就寸步难行。我们进出小区还只能走这里,没有一天鞋上不沾泥。特别是下大雨,这里就变成泥潭,雨水常常没过小腿。”有住户说。

  困难

  行动不便者难出小区

  记者采访时,徐大爹也来到昆明东站了解情况。徐大爹是铁道职工,2014年5月起行动不便,出行靠轮椅。“他这4年多基本就没出过小区。”徐大爹的老伴说。

  当天,徐大爹的侄子张先生向单位请了假,背着徐大爹到昆明东站。“门口坡太陡了,推着老人危险。即便推下来,前面那段路坑坑洼洼,轮椅、婴儿车还是推不了。”张先生说,在这个小区里,老人、孩子、行动不便者出门是难题。

  “我们小区就是被围困起来了,就说那个陡坡,车子开上来有盲区,就今年三四月,一辆车开上来就碾到一个孩子的脚。”一名女性住户告诉记者。

  据本报驾驶员测试,开车上到陡坡顶时,的确存在视觉盲区。

居民说这里曾经是一道大门

  记者昨日联系上小区业主代表孙泽林,他说前日下午和昨日上午他们都到车站开协调会。“目前给我们明确答复说断头路不修,如果我们还有意见可以给单位提,也可以向上级部门反映。”

  记者 连惠玲 实习生 阮星茹 文 首席记者 黄兴能 摄

(责编:徐前、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