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质逐年恶化,水库拦蓄截断,辽河只剩“半条命”

2018年08月06日16:11  来源:经济参考报
 
原标题:水质逐年恶化,水库拦蓄截断,辽河只剩“半条命”

《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在河北、内蒙古、吉林等辽河中上游地区采访发现,近年来由于气候干旱、人为拦蓄、缺少上中下游整体管理理念等原因,辽河中上游出现断流现象,特别是中游段的西辽河已断流20年。河水断流导致地下水开采透支,在部分地区形成了地下水“漏斗”沉降区,并造成草甸湿地荒漠化、草地面积减少、水质恶化等生态危机。面对当前辽河中上游断流、流域水生态危机之患,沿河各地正积极寻求治理“良方”,做好“节水”“造水”“补水”文章,业内人士建议,治理辽河应正本清源,加强对全河统一管理,严格控制辽河流域拦蓄工程建设。

中游断流长达20年

河道堆满黄沙

辽河作为我国第七大江河之一,地跨河北、内蒙古、吉林、辽宁四省,全长1345公里。在河北省平泉市、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和通辽市,当地人亲切地称辽河为“母亲河”。然而,近年来,“母亲河”失去了当年“水量丰沛、景色优美”的风采,河流水量逐年减少,多处出现断流现象。

在河北省平泉市柳溪镇光头山,一块刻有“辽河之源”四个字的大石头格外显眼。《经济参考报》记者曾分别在今年2月和5月到访辽河源头,四周林木茂密,环境优美,但在水源处始终没有发现流水。平泉市水利局副局长王国强介绍说:“这段时间辽河处于枯水期,等到雨水丰沛的季节,辽河源头就有水了。不过近年来,辽河水量在逐渐减少。”

辽河在内蒙古境内主要经流赤峰市与通辽市,全长829公里,在这段流域,辽河水流量更是少得可怜。在赤峰市境内,辽河上游老哈河除蒙冀入境处和元宝山区有少许水流外,其余地区河道不见一滴水。赤峰市水利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李俊介绍说:“辽河在宁城县甸子镇入境,大部分河道自2007年以来出现断流,平均每年断流311天。”在位于通辽市的辽河中游西辽河,更出现了长达20年的断流现象,河道里堆满了黄沙。通辽市水务局副局长管长山说:“西辽河自1998年起,断流至今。”

记者又来到辽河中下游分界线辽宁铁岭市昌图县福德店,辽河中游的西辽河与东辽河在此交汇后进入下游辽宁省境内。记者看到,东辽河内有一定流量的河水,西辽河河道也有一些水,但不见流动。通辽市科左后旗东西辽河堤防管理所副所长杨宗圆说,辽河下游水量的主要来源是东辽河,辽河现在只剩“半条命”。他说,近半个月,东辽河平均流量为每秒12立方米,西辽河虽然有水但流量为零。记者进一步调查得知,这一段西辽河的水来自附近支流乌力吉木仁河、塘泥河和科左后旗东大荒灌区排水。

大小水库82个

层层拦蓄利用透支

《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发现,辽河中上游出现断流,除气候干旱外,最主要的原因是拦蓄工程建设过多,而建拦蓄工程的主要目的就是对河水进行利用。然而,在辽河中上游,河水利用已到了透支地步。

记者采访了解到,在赤峰境内,辽河上游的两条河——老哈河与西拉木伦河共建有大中小型水库82个,这些水库大部分用于灌溉和工业用水,其中,红山水库是老哈河上最大的水库,容量达25.6亿立方米,为辽河中上游水资源优化配置发挥了巨大作用。近些年来,随着上游不断兴建拦蓄工程,红山水库的蓄水量逐年减少,目前仅蓄水5000万立方米,到了库区死水位。红山水库管理局副局长哈达朝鲁介绍说:“从2006年开始,红山水库未曾给下游放过水,导致下游西辽河主要供水源之一老哈河被彻底拦死。”

而西辽河的另一个供水源西拉木伦河情况也不理想,仅上游赤峰市境内,大大小小的拦蓄库闸就有28个,导致其下游通辽市境内河段一年中大部分时间处于断流状态。目前,通辽市在西辽河与西拉木伦河上共建有5个大型水库,其中4个干枯,仅有西拉木伦河上的孟家段水库还存有2000多万立方米水。据通辽市西辽河工程管理处副主任闫继明介绍,西拉木伦河只有每年春汛期间入境1亿立方米左右的洪水,进入孟家段水库,其余时间都处于继流状态。

尽管西拉木伦河已经接近全年断流状态,记者采访了解到,这里仍在筹建赤峰市林西东台子水库工程,该工程开发以防洪、供水为主,库容量为3.22亿立方米,兴利库容为1.07亿立方米,其中生态调节库容0.73亿立方米,其余的还包括向林西工业园直供水、补偿下游农业灌溉水等。

对于在目前的河流生态状况下建设水库,出现了不同的声音。赤峰市表示欢迎,而通辽市一些干部群众则表示反对。孟家段水库主任王腾飞介绍说,近20年来,辽河中游来水主要是靠西拉木伦河,但东台子水库建成后,加大了对西拉木伦河的拦截量,未来下游会不会有来水都是一个问题。如果西拉木伦河也被拦死,通辽市将没有“外来水”补给。

地下水超采

形成“三大漏斗”沉降区

多年来,随着辽河中上游断流、人们生产生活用水增多,通辽市、赤峰市等地对地下水需求日益增加,导致地下水超采,水位下降,形成“三大漏斗”沉降区。

记者从两市水利部门了解到,这“三大漏斗”区分别是通辽市科尔沁区地下水超采区和赤峰市红山区小型孔隙浅层地下水超采区、元宝山区小型孔隙浅层地下水超采区。其中,通辽市科尔沁区地下水超采区域面积3056.4平方公里,水位下降10米左右;赤峰市红山区小型孔隙浅层地下水超采区面积68.9平方公里,水位下降7米左右;元宝山区小型孔隙浅层地下水超采区面积169.6平方公里,水位下降8米左右。

据悉,这“三大漏斗”区中,通辽市科尔沁区地下水超采区和红山区小型孔隙浅层地下水超采区,主要是农业用水导致地下水超采。通辽市水利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张玉清介绍,通辽市农业用水占总用水量的82%以上,农业灌溉年用水量达24亿立方米,多年平均超采量达2亿立方米。赤峰市水利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李俊介绍,赤峰市农业是主要的用水“大户”,全市80%的水用在了农业灌溉上,农业灌溉年用水量11.72亿立方米,地下水超采量为390万立方米。

元宝山区小型孔隙浅层地下水超采区主要是元宝山露天煤矿疏干水排水导致地下水超采。记者在元宝山露天煤矿采访发现,在煤矿外围机电井房随处可见,疏干排水声此起彼伏。元宝山区露天煤矿总工程师王勇介绍,元宝山露天煤矿自1990年开始疏干排水,最多时煤矿有70多口井,每天的疏干排水量为十几万吨。现在仍有40多眼井,每天疏干排水3万多吨。据了解,元宝山区露天煤矿疏干排水导致地下水位下降,地下水超采,多年平均超采量达1058万立方米。

大部分杨树“秃了顶”

生态安全现隐忧

记者采访了解到,辽河中上游断流已造成该流域湖泊、湿地、草地面积大量减少,沿河两岸一些树木衰退死亡,对这一地区的生态环境和生态安全构成了威胁。

据通辽市水务局提供的信息,自1998年以后,通辽市辽河流域即老哈河、教来河、西辽河、新开河、清河、洪河6条河流湿地全部连续近20年断流。库塘湿地即莫力庙、他拉干、舍力虎、吐尔基山、孟家段5大水库中,有4大水库已连续干涸近16年,只有孟家段现存2000立方米左右库存水量,其他8个中小水库都已干涸,沼泽和沼泽化草甸湿地近30万亩都已荒漠化。根据通辽市土地变更调查数据,全市草地面积2014年末、2015年末、2016年末分别为2349371.47公顷、2339756.10公顷和2331911.44公顷,逐年减少。

 

记者看到,亚洲最大的沙漠水库——通辽市莫力庙水库干枯近20年,水库内灌满了黄沙,摩托车艰难地从中穿过。通辽市奈曼旗西湖曾是科尔沁沙地的一颗“明珠”,然而这个曾经水量充沛的湖泊,在2000年彻底干枯。西湖水库管理所主任王建平介绍说:“西湖是西辽河支流教来河流域自然形成的湖泊,总面积4万亩,库容量为5000万立方米,湖泊干枯已经近20年。我们还在期盼,西湖有朝一日能来水。”

赤峰市也存在同样的情况,2004年赤峰市湖泊湿地面积为60738.05公顷,2010年湖泊湿地面积减少到31392.55公顷。赤峰市82个水库中,近40%的水库已干枯。

辽河水断流还对林业生态带来危机。记者从通辽市奈曼旗前往赤峰市敖汉旗途中,看到大部分杨树“秃了顶”,顶部只剩下干枯的树枝。询问当地林业部门才得知,西辽河有水时这些地区最浅水埋深l米左右,树木根系平展化生长,主要根系层在1米左右,而河流一断流,水埋降到了现在4米以下,加之降水量减少,树木得不到充足的水分,就从顶部开始干枯直至整棵树死亡。

据悉,通辽市在2010年前有200多万亩树木受不同程度影响,尤其是沿河两岸出现一些树木衰退死亡现象,其他地区出现矮化慢生长状况。赤峰市2015年前有550万亩树木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其中中重度树木退化达200万亩。

担心水质超标

中水也不敢向断流河道排放

记者这次从河北省平泉市七老图山光头山辽河源头出发,沿辽河中上游的老哈河、西辽河一路采访至中下游汇合口辽宁省铁岭市昌图县福德店,发现沿途各地对水质污染的关注超过了对河水断流的关注。究其原因,是中央环保督察对水质污染的督察力度非常大,对不达标者处理严厉。

记者在通辽市采访期间,正赶上中央环保督察对新开河大瓦房断面水质问题进行督察,并要求整改。新开河是辽河中游西辽河的支流,其河水主要来自西辽河与西辽河的另一支流乌力吉木伦河。由于西辽河常年断流,加之乌力吉木伦河来水量逐年减少,从2011年的2.1亿立方米减少到现在的不足0.7亿立方米,这“一断一减”导致新开河大瓦房断面水质从2015年开始呈逐年恶化趋势,水质下降为地表水Ⅴ类。

由于担心类似新开河大瓦房断面水质问题再出现,平泉市、通辽市、赤峰市对记者涉及辽河流域水质污染问题的采访如临大敌。记者进一步采访获知,按目前的污水处理达标排放水平,只要排放到断流河道就超过IV类地表水标准。当地“谈污色变”,就是城市中水利用也不敢向断流河道排放景观用水。

通辽市城区一段景观水宁可调用100公里外的乌力吉木伦河,也不用污水厂日处理出来的20万吨中水。赤峰市城区目前日产污水24万吨,但仅处理出来10万吨中水。眼下之所以不加大污水日处理能力,是怕多处理出来的中水无处“排放”。如果直接排放河道用作景观水,怕水质超标。李俊介绍,由于穿过赤峰市城区的5条河,河流来水量逐年减少,城区饮用水多使用地下井水,因为怕污染地下水,污水厂处理过的中水也不敢用于城市河道景观用水或环境水。

强化全河统一管理

寻求治理“良方”

面对当前辽河中上游断流、流域水生态危机之患,沿河各地积极寻求“良方”。通过做好“节水”“造水”“补水”文章,修复“地下漏斗”,打造“水保海绵”,补充自产水不足,破解辽河中上游水资源短缺,水生态恶化难题。

节水修复“地下漏斗”。通辽市从今年起推广实施浅埋滴灌节水技术,将农业用水进行缩减。赤峰市通过籽粒玉米种植面积,节约农业用水,当地还出台了《赤峰市地下水资源保护管理办法》等一系列文件,实施最严格的水资源保护管理制度。

实施“人工造水”,提高水涵养能力。通辽市、赤峰市在提高污水再生转化能力和再生水利用能力通过实施水土保持“海绵体”建设,增强辽河中上游特别是主要河流区域水资源涵养能力。为了更好地铸就蓄水的“生态盆”,两市积极建设涵养水源林。破解辽河中上游断流、水生态恶化难题,还需借助外力。目前已有“引绰济辽”等调水项目得到国家批准,并开始实施。

正本清源,强化对全河统一管理。“水过家门层层拦截,近水楼台先用水”。正是由于对辽河上中下游没有明确划分,缺乏全河统一管理,导致各省区分管、各地市自管等各自为政的局面,最终因过量用水截断河流。

为此,专家建议,首先,辽河应正本清源,明确辽河上中下游以及支流干流。名不正管不顺,只有名正言顺,才便于统一管理。其次,加强对全河统一管理。目前,水利部松辽水利委员会是辽河流域内水行政主管机构,应发挥其对全河统一管理的作用。同时,建议成立松辽委辽河中上游管理机构,强化对中上游水资源配置的管理。此外,严格控制辽河中上游拦蓄工程建设,树立“健康河流,生态河流”观念,严格控制辽河中上游干支流等取用水指标,特别禁止地下水超采。

(责编:木胜玉、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