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住房40年变迁 从“分房”到“买房”从“福利房”到“商品房”

2018年07月20日08:50  来源:云南网-春城晚报
 
原标题:云南住房40年变迁 从“分房”到“买房”从“福利房”到“商品房”告别“蜗居” 迎来“雅室”

记者 张彤 摄

  张先生儿时的记忆留在西山脚下碧鸡关。那里是他小学二年级前生活的“家”,一室一厅无卫的红砖房,是他出生前父亲单位分配的福利房,每月象征性地付几元钱租金。

  在改革开放以前,云南如同全国大多省份一样,住房靠单位分配,即便有钱也买不到。彼时,对人们来说,买卖房屋是天方夜谭,而如今稀松平常。四十载匆匆而去,云南居民住房发生了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改革开放至上世纪末

  福利房是解决职工住房的主要途径

  翻看已经发黄的1980年7月19日《春城晚报》,当天的头条新闻对如今的年轻人而言,可能有些匪夷所思。记者笔下的《记昆明市首次换房集市》中,由当时的房管局牵线,2700多市民涌进集市,在现场给23余对想要换房的市民办了换房手续。而现在,人们想换房改善居住条件,可以到遍布的中介机构登记,也可上网发布购房信息。

  在改革开放直至上世纪末,单位福利房是解决职工住房的主要途径。论资排辈才能在单位分房时拿下为数不多的指标。在当时,分房也是街头巷议的大事,谈资里充斥着“哪家分了新房”“哪家有了独立厕所”“哪家搬了新家”这样的信息。云南财经大学房地产与土地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张洪告诉记者,在改革开放以前,昆明如同全国其他城市一样,城镇住房长期处于计划供给的分配方式,人们的工资构成未显现出住房成分。当时昆明市住房建设量不多,住房资源十分紧缺,几口之家挤在一间一二十平方米的小房子,公用水管、公用厕所是件很普遍的事。改革开放以后,为了化解日益突出的住房供需矛盾,昆明市加大了对住房的投入,盖起了一批又一批的住宅小区,由单位分配给职工居住。

  排了好几年才分到房子

  1980年9月《春城晚报》记载,作为当时昆明市最大的住宅小区之一,依山而建的虹山新村破土兴工,这无疑让不少企业职工兴奋起来。1983年,第一批住宅交付,企业职工、旧城拆迁安置群众陆续乔迁新居。时至今日,虹山坡已是生活便利的老旧小区。

  较早一批的昆明住宅小区还有东华小区。在1986年搬进东华小区以前,昆明市塑料三厂职工李竹珍与家里四五口人,挤在螺峰街一套12平方米的福利房里,放下两张床后,屋里几乎转不开身,要解手得到外边的公共厕所。当时,李竹珍的工资是30元,两口子加起来有70多元,这套小房子每月租金2元多。“排了好几年才分到房子,当时刷了刷墙,一家人欢欢喜喜住了进去。”告别了过去“蜗居”的日子,一套拥有独立卫生间、独立自来水管的房子,让李竹珍一家兴奋地辗转难眠。当时大多企业职工的工资普遍较低,日子过得十分拮据,购房款还是李奶奶拿出1万多元的积蓄,又找亲朋借了几千元才凑够。而东华小区也在几十年间由郊区变成了东市区的中心;由公共交通的死角,变成了四通八达的老旧小区。80岁的李竹珍老人在东华小区田园里住了32年,期间一半老住户买了新房搬离了他们人生中的第一个“家”。

  大约1990年,小学二年级的张先生跟着父母搬离碧鸡关的红砖房,交了两万多元买了二环边一套60多平方米的“房改房”。直到2005年,一家人贷款买了世纪城的商品房。当时一提到世纪城,总会有种出城的感觉,如今生活、娱乐、购物一应俱全,真的好似一座“城”。

  上世纪末

  福利房叫停商品房起步

  1981年12月5日《春城晚报》曾报道,当年全省城镇已经建成住宅近90万平方米,让更多的企业职工群众住上了新房。这是什么概念?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云南省商品房施工面积达21085.35万平方米,其中住宅面积13534.43万平方米。另有数据显示,1985年10月13日,昆明地区职工(不含8个郊县区),人均居住面积达到6.15平方米,比1979年的3.46平方米增加了2.69平方米,在全国省会城市中位居第三位。来自国家统计局云南调查队的数据显示:2017年,云南省城镇人均居住面积达到了44.8平方米。

  张洪认为,全国商品房市场的起步可以从1990年算起。这一年的5月19日,国务院颁布实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明确国家以土地所有者的身份将土地使用权在一定年限内让与土地使用者,并由土地使用者向国家支付土地使用权出让金。这意味着国有土地可以在市场上进行有偿出让,为房屋的市场化奠定基础。而在此前,土地主要以划拨等方式进行流动,比如好的机关事业单位可以拿到好地块进行福利房建设。

  很长一段时间,绝大多数居民只能靠单位分福利房解决住房问题,商品房的供需矛盾并未引起人们的关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席卷中国,国务院为抵御金融危机,发文决定停止福利分房,转而采取货币分配方式刺激房地产市场急速增长,此后全国的房地产市场掀起了一轮快速发展的高潮。

(责编:朱红霞、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