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把特色小镇建设得更特更美

2018年07月04日10:42  来源:云南日报
 
原标题:把特色小镇建设得更特更美

  本报美编 张维麟 画

  话题

  《中国特色小(城)镇2018年发展指数报告》近日发布,云南五地入选中国“50个最美特色小镇”,分别是红河州建水县西庄紫陶小镇、普洱市思茅区汇源小镇、普洱市思茅区普洱茶小镇、文山州文山市古木三七小镇和昆明市呈贡区斗南花卉小镇。这些入围的小镇有何特色?对我省推进特色小镇建设有何启示?如何平衡好保护与开发的关系等等,本期圆桌论坛,让我们一起来探讨这些话题。

  打牢产业发展这个基础

  朱婧

  近日,我省有五个地方入选中国“50个最美特色小镇”,让人欣喜。据了解,本次评选是通过考察研究特色产业引领、人居功能聚合、文旅元素魅力三个方面15个指标的数据,用量化的指数形式直观地反映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特色小(城)镇“产、城、人、文”四位一体融合发展的状况。

  按照以上标准,不难发现我省这五个地方都具有比较鲜明的特色。红河州建水县西庄紫陶小镇、普洱市思茅区汇源小镇、普洱市思茅区普洱茶小镇、文山州文山市古木三七小镇、昆明市呈贡区斗南花卉小镇,都从自身地理位置、生态环境出发,发展了支撑性较强的产业,展现了各自的文化特色,打造了自身产业、良好的生态、宜居宜业的环境。

  特色的生命力源于产业的发展。近年来,各地掀起建设特色小镇的热潮,有许多成功的经验和例子,也有需要避免的问题和倾向。总体来说,成功的经验做法多是从“激发内生动力”入手,在“特”字上做文章,规划发展路子,取得了成效。例如,我省此次入选名单的斗南,目前已经形成国内最集中的花卉产业集群发展区,有2000余家花卉经营及物流企业蓬勃发展,形成了花卉种植、包装、交易、冷链物流、科技研发、人才培训、花卉工业、旅游等全程标准化的现代花卉产业链。斗南从滇池南岸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村庄成为亚洲鲜花重镇,花农也转变了身份,通过卖花、做中介、做物流、做包装,收入大幅增长;鲜切花交易市场设施不断完善,便利化程度不断提高,让这里的生活环境、服务水平得到了显著提升;鲜切花产业让斗南声名远扬,带动了旅游业的发展。围绕花卉产业这一根本,斗南以产业发展筑根基、强带动,实现了生产、生活、居住、文化等功能的同步提升,以及一二三产业深度融合发展,走出了自己的特色发展之路。

  斗南有鲜切花,红河有紫陶,普洱有好茶,文山有三七,各个地方因地制宜,打造出独特的产业生态,形成规模效应,发挥集聚优势,做到了“以产立镇、以产带镇、以产兴镇”,既有效带动了当地工农业发展,又带动了乡村旅游业等现代服务业发展,提升了当地群众生产生活水平。

  可以看出,特色小镇建设的核心应当突出主导产业带动,深挖每个特色小镇最有基础、最具潜力、最能成长的特色产业,研究思考“发展靠什么”,才能实现“特色是什么”。特色必须依托于发展的动力和活力来体现,而产业是源头活水。基于我省优势条件,期待更多特色小镇涌现出来,不仅做好“特”字文章,更以高水平的规划推动特色小镇实现高质量发展。

  坚持以人为本这个目标

  余国鹏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特色小镇的特色都是最突出的、最受大家关注的部分;但从人类居住生活这一角度来看,作为主体部分的小镇建设也很值得重视。事实上,不管如何“特色”,如何“最美”,小镇作为人类的一种聚居地的这个基本定位并未发生根本改变,主要功能仍然是满足区域内乃至更多居民的衣食住行用等需要。所以,建设特色小镇应坚持以人为本,围绕人的合理需要与时俱进地进行谋划实施。

  以人为本建设特色小镇必须聚焦产业。产业兴则百业兴,百业兴则民富足。贫穷的美丽不值得倡导,只有通过大力发展产业,人人安居乐业,家家和谐平安才是最美的风景。云南本次上榜“中国最美特色小镇”的5个小镇都具有鲜明的产业特色,从紫陶到普洱茶,再到三七、花卉,无不是具有地方优势的知名产业。固然,这与《中国特色小(城)镇2018年发展指数报告》中采用的产业比重较大的评选标准有很大关系,但也反映了当前我国特色小镇建设的趋势所在。

  近年来,特色小镇建设在全国各地一片火热,其中不乏成功案例,如乌镇、古北水镇等。当然失败的尝试也不少,归结起来,缺乏现代化、专业化、高端化的特色产业是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这些地方所谓的特色产业仅仅是小农经济基础上的大集合,各种“特色”的累加,大而不强,产业体系极为脆弱,在现代经济发展中缺乏足够的竞争力。事实上,有特色不等于就发展得好,特色优势要转化为产业优势、发展优势,不能只考虑特色本身,还需从市场需求、技术应用、服务理念、品牌打造等方面综合着力,通过更好满足人的需要,更大程度地彰显地方特色,进而形成优势品牌。

  以人为本就是在谋划、规划建设特色小镇时,应把人民的社会需要放在重要位置。实际上,特色小镇的目的在于宜居宜业。围绕这个目的,谋划建设时起码应有这些方面的考虑:要有特色鲜明的现代产业体系,让居民有较高且稳定的收入;要有健全的公共设施,保障居民衣食住行用及教育、医疗等方面的权利;要有自由有序的发展环境,轻松舒适的生活氛围,不断提升居民的幸福感、获得感和安全感。真正把人的需求放在重要位置,才能切实防范特色小镇建设异化为简单的房地产开发,以及其他一些偏离初衷的做法,保证其沿着正确的轨道前进。

  以人为本建设特色小镇还应正确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开发和保护的关系,营造优美的生态环境。以人为本就意味着发展不能以牺牲自然生态为代价,而是要与之实现一种更高层次的和谐共存。特色小镇作为一种新兴的综合发展载体和平台,其产业应该是特色、现代、可持续,并且能够与区域自然、人文环境有机地融合,甚至自然与人文环境本身就是一种产业要素,构成一种让人向往的、独具魅力的新型生活空间,使人民的生活更方便、更舒心、更美好。

  提升发展环境至关重要

  易晖

  去年6月,云南省发改委公布云南省特色小镇创建名单,昆明斗南花卉小镇成功入围云南省创建全国一流特色小镇名单。按照相关规划,斗南将依托闻名中外的最大鲜切花市场——斗南花卉市场进行区域开发。

  斗南作为“中国乃至亚洲最大的鲜切花交易市场”早已美名天下扬,以最大花市带动旅游业发展可谓顺势而为,但建市场和搞旅游毕竟不是一回事,其中需要解决诸多难题,包括在规划中平衡好保护与开发的关系。

  斗南由于花市兴旺,人气自然兴旺。不过,到斗南扎堆的多为生意人,尽管有周围的市民常来购花,但还算不上吃住游购一体的旅游行为。查阅昆明本地游的讯息,并没有斗南赏花游这个项目。

  在我看来,斗南长期以来花市热而花游冷,与旅游环境的营造有很大关系。游客最青睐的旅游目的地离不开奇特的自然风光和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斗南鲜花交易固然可算一奇,但除了花店较为引人驻足外,鲜花交易大厅和鲜花夜市显得过于现代化、标准化,像个鲜花密集的股票交易场所,并不适合团队游览。而花市周围农田里的鲜花都被大片白花花的塑料大棚笼罩着,难觅可近距离亲密接触的花海,令人游兴顿失。所以,斗南虽有亚洲最大花卉交易市场的品牌,却未必就能够以此吸引大批游客,除非有足够的鲜花游配套项目。与之相比,安宁市拥有千亩玫瑰花田,每当花开之时游人如织。滇池边的捞渔河湿地公园也把鲜花游玩得风生水起,相继推出郁金香主题游和剑麻主题游。宜良的端阳花街,已有四百多年历史,实际上更像个大型的鲜花选美活动,人们从四面八方涌来,主要就是为了在鲜花大道上行走一番。看来,打造鲜花旅游小城镇,还要在鲜花观赏平台的建设上下功夫。

  斗南花卉小镇在对乡村环境进行提升改造时,可保持和恢复原生态景观,增加开放花田,同时为提升文化品位,可建设花卉博物馆、花卉美术馆、花卉职业技术学院、花卉农家书院等。有花界人士认为,随着昆明南火车站通车和未来昆明到成都、重庆等地高铁的开通,以及横穿斗南片区的地铁4号线预计在2020年通车,将给呈贡的发展及鲜花旅游带来新机遇。游客中午可在成都、重庆吃火锅,下午到斗南开始赏花、吃花、睡花房、洗花澡、喝花饮……未来的斗南鲜花旅游项目确实应该想得这么细,并尽快抓紧落实。一条旅游线要成为精品,既需要一个特色主题,又得有跳出主题之外的意外惊喜,尤其需要在提升业态和发展环境上做足文章。

  一花独放不是春,昆明鲜花旅游市场不妨与昆明城市旅游的知名景区石林、九乡、轿子雪山、西山及世博园等进行融合,让游客有更多玩场。同时,以斗南为核心的鲜花旅游要扩大影响力,不能靠单打独斗,需要和其他“小伙伴”形成连片开发之势。其实近年来因国内外鲜花市场需求旺盛,晋宁、石林也成为新的鲜切花种植基地,未来也许还会出现新的花卉小镇,对此应提前谋划,将推进特色小镇建设工作引向深入:在大特色中尽显小特色,营造更好发展环境,共同壮大“特色经济”,持续满足民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责编:木胜玉、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