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钦女警放弃休假主动工作倒在工作岗位上 留下两个月大的女婴

2018年07月03日09:15  来源:云南网
 
原标题:德钦女警放弃休假主动工作倒在工作岗位上 留下两个月大的女婴

派出所里,扎史此木的信息还留在服务牌上。

  6月9日,德钦县公安局升平派出所民警扎史此木的生命永远定格在生她养她的梅里雪山脚下。这一天,她两个月零八天的女儿焦躁地哭闹着,似乎知道,从此再也没有了母亲的陪伴。多年后,孩子也许记不住母亲的容颜,但她会在人们口口相传中知道母亲用自己的生命书写了人民警察担当奉献的感人事迹。

  人物档案

  扎史此木,女,藏族,1985年7月19日出生,德钦县佛山乡溜筒江人,2009年8月在西藏公布江达县人民检察院参加工作,2011年8月调至德钦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工作,2014年10月因工作需要安排到升平派出所从事内勤工作,任科员职务,先后多次被评为优秀公务员和先进工作者。6月9日,33岁的她倒在工作岗位上,心脏骤停离世。

  “我回来了,她却不在了”

  “叔叔,我阿姨晕倒了!”6月9日是周末,上午10时,正在派出所值班的格茸卓扎看到扎史此木的小侄女气喘吁吁地跑来求助。

  “她躺在地上,像睡着了一样。”格茸卓扎冲向宿舍区,背起扎史此木,向医院跑去。此时,格茸卓扎已经感觉不到扎史此木的呼吸了。

  得知妻子的死讯时,鲁茸达瓦正在丽江出差。“我一个多小时前才和她通过电话,她还问我什么时候能回家。”直到回到两人居住的派出所宿舍,鲁茸达瓦仍然无法相信。

  “扎史此木,我回来了。”可是这一次,没有人回答他。

  “我回家了,她却不在了。”鲁茸达瓦低下头,布满血丝的眼睛更红了。

  事发前1个小时,扎史此木来到户籍办公室准备上班。正值周末,来办理业务的人不多,同事们劝她先回去照顾女儿,考虑到女儿和侄女都在宿舍,扎史此木就返回了宿舍。

  “有人来办理业务,一定要通知我。”离开办公室时,她还叮嘱同事有事赶紧联系她。

  派出所教导员鲁铁梅和扎史此木认识10多年,派出所里,只有她们两名女警。最后一次见面时,鲁铁梅还说扎史此木最近脸色好多了。

  “我以为只是身体虚弱才晕倒,没想到……”鲁铁梅回忆说,“她说想请假去旅行,现在却永远没有机会了。”

  扎史此木突然离世,来不及对家人留下任何话。

  “就让警服永远陪伴着她吧!”扎史此木的母亲在女儿宿舍的一个小铁盒里找到她的肩章、领花、警号等制服上的配件。火化那天,家人给扎史此木穿上整齐的警服,为她佩戴好肩章、警衔。

  看着一身警服的妻子,鲁茸达瓦脑海里回荡着她的声音,因为妻子经常加班到深夜,鲁茸达瓦曾经和妻子商量,希望她能换一份工作。“这身警服,我穿上就不可能脱了。”一向温柔的扎史此木一反常态,十分坚定地说。

  “看她挺着肚子吃泡面,很心疼”

  因为警力有限,一直以来,扎史此木都身兼数职,派出所内勤兼户籍民警,既是派出所的中枢又是派出所的窗口,上传下达,报数据、报报表、办理户籍业务,常常加班加点,没有周末也没有节假日。

  4月2日,扎史此木产下女儿,产后两个星期开始,因派出所安保维稳任务繁重等原因,住在派出所宿舍内休产假的她主动参与到工作中。孩子满月后,户籍室里更是常常出现她的身影,家人和同事都多次劝她回海拔较低的老家休养,但她毅然选择留在海拔3000多米的派出所。

  据鲁铁梅回忆,去年扎史此木怀孕后,所里一直没能抽出人手来协助她的工作。业务量大时,她常常挺着大肚子办公,中午加班时就在办公室泡方便面吃,来不及回宿舍时就靠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眯一会。

  怀孕以来,扎史此木很少请假,就连正常的产检都没有按时去做。怀孕4个月时按照产检要求她终于请了两天假到州里的医院做了四维彩超,当时查出了一些疑似异样情况,医生建议她立即到大理或者昆明复查,由于担心所里的工作,她没有及时复查而是返回了工作岗位。

  鲁铁梅听说后,一直督促她去复查,她以工作忙为由一直没去。直到春节前几天,已经怀孕7个多月时才去昆明复查,复查完她又投入到工作中,春节也与同事们一起在所里值班。

  “每次看到她挺着大肚子吃泡面,我们都很心疼。”3月20日,考虑到扎史此木预产期快到了,办案中队民警海燕林接下了她的工作。海燕林说,中午11点半到1点半,本来是该下班的时间,户籍办公室却比平时还要忙一些。扎史此木放弃自己的休息时间,为老百姓做事,错过午饭时间吃不上饭是常事。

  “再晚半小时,孩子可能就生在路上了。”4月2日,临近预产期,扎史此木还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上班期间,她感觉肚子一阵阵疼,她躺在办公室里的木椅上,准备休息几分钟。“快去医院,可能是羊水破了。”见此情况,同事们赶紧催她去医院。到迪庆州医院半个多小时,女儿就出生了。

  “妈妈又长白发了,我给你拔掉”

  扎史此木出生在梅里雪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姐姐小学毕业后就一直在家务农,父亲是退伍军人,2015年因病去世。由于父亲身体一直不是很好,扎史此木的母亲独自撑起整个家。

  深知母亲的不易,扎史此木学习刻苦努力,考上了西藏大学。参加工作后,她主动承担起整个家,从里到外,从老到小,她都照顾得很周到。每年过年,她都要给父母、姐姐姐夫、侄子侄女购置新衣。

  姐姐的孩子一直与她住在城里,由她照顾。年迈的母亲和襁褓中的孩子也都需要她的照顾,而她,却没能挺住。

  扎史此木已经离世近一个月,母亲仍无法走出悲痛,时常独自在房间里哭泣。

  “妈妈又长白头发了,我给你拔掉。”看到母亲长白头发,扎史此木总是要给她拔掉一些,在出事前几天,她再次提出要给母亲拔白头发,这一次,她拔得很仔细。

  “扎史此木同志原本可以休假,但她心系她所热爱的公安事业,在休假未满的情况下主动参与工作,所领导多次劝阻后,她仍然以高度的责任心回户籍室主动参与工作,累倒在工作岗位,她的离世我们很悲痛,她的离去是我们迪庆公安队伍的巨大损失。”迪庆州人民政府副州长、州公安局局长张春泽说,扎史此木对公安工作无限热爱,对工作非常负责,对群众真情付出,是迪庆公安的代表和缩影。

  记者 何瑾

(责编:徐前、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