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有家中国一流民营博物馆:藏宝于闹市 低调亦奢华

2018年06月14日09:01  来源:春城晚报
 
原标题:藏宝于闹市 低调亦奢华

  由一对北宋石羊镇守的皓珺博物馆大门

  石磊讲述青铜羊角编钟历史

  皓珺博物馆内收藏的西汉带钩

  昆明有一位收藏家,数十年来致力抢救流失于海外的各种民间文物、珍宝,其藏品规模及规格,在律师刘胡乐、昆明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林善文等亦好此道的各界名流看来,足已跻身中国一流民间收藏家和民营博物馆行列。然而,这家名为“皓珺”、隐于金碧闹市近日楼中的博物馆,其“低调”亦如其“奢华”程度出人意料,此前从不接受任何采访,检索不到任何媒体报道,在高德、百度等地图系统里,竟也毫无踪迹。

  宝贝里的历史与文化

  从东寺塔步行街进入近日楼正门,穿过城墙门楼,右边便是云南皓珺博物馆,建筑古雅,大门朱漆,一对萌态可掬的石羊镇守两侧。“这是北宋的。一般用狮子守门,用羊的很少,喜洋洋嘛。”馆主石磊说。

  石家几代皆为企业家,一直热爱收藏民间宝贝。上世纪90年代,昆明艺术拍卖市场刚刚起步,石磊便成为历次拍卖中最大买家之一。当然,更多时候,他去欧洲参加规模更大、规格更高的拍卖活动。

  集数十年所藏,一年前,这家民营博物馆宣告成立。

  馆内藏品,按年代依次陈列。在战国展区一陈列柜中,一大、四小的编钟吸引了几位参观者的注意。四小为一组,名为划船纹青铜羊角编钟,是古滇国典型乐器;一大为鹿纹青铜羊角编钟,则出自贵州境内的夜郎国。

  为何将这两种(套)编钟组合陈列在一起?馆主石磊讲起了故事:“当年汉使来了,滇王问他,‘汉孰与我大?’接着又到夜郎,夜郎侯竟也这么问。使者还朝回禀汉武帝,汉武帝怒了,拍案就骂‘夜郎自大’!云南运气好,如果这个成语变成‘古滇自大’,千古笑柄就是咱们了。”

  “抢救”的急迫和重要

  由于博物馆面积仅700多平方米,石磊说,其5000余件藏品只陈列了大约三分之一。以总量和价值综合而论,他觉得自己的收藏能进入全国民营博物馆前列,“应该跟马未都的观复博物馆差不多,而且我的宝贝大多数都是从海外抢救回来的。”

  石磊去得最多的是法国,参加各种拍卖会,也有重点地跟一些藏家直接联络。2003年,一块西汉玉壁进入他的视线。初次见到的那份惊艳、那种心跳,至今依然让他激动不已。

  “全国最大的汉代玉璧直径32.5厘米,藏于山东博物馆,我这块直径36.5厘米。而且,那块是素壁,我这块雕满了精细的图案,全世界绝无仅有。古话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随便佩戴一块小小的玉佩都会招来杀身之祸,我这块根本没法估价。这么大,只能供起来,是祭祀专用的。”

  在石磊看来,许多“历史上的老东西”都具有特定的价值和意义,借此来传播文化、勘误一些历史细节。“比如,通过这块玉璧,我又做了相关的考据,就更加清楚现在那些宫斗戏的荒唐了,帝王怎么可能一天到晚吃喝玩乐那么无聊?帝王只做两件大事——‘祀与戎’,祀是祭祀,就是祭天地祭诸神,祈祷国运昌盛;戎是征战,就是开疆拓土。”

  收藏这块西汉玉璧的过程,则更加体现了抢救海外流失文物的急迫性和艰难。

  “那位年轻藏家祖上参加过八国联军,这个宝贝传到了他手上。卢浮宫和吉美博物馆都想要,且出的价都比我高,我真是急坏了!天天去悠着他,给他讲这块玉璧对于中国来说有着多么特别的意义,历史咯、家国咯、情怀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终于,把他感动了!”

  石磊透露,当年自己的收购价换算成人民币,达数百万元,因为极其严格的外汇管制,仅支付过程便大费周折。“类似这样的宝贝,流失在海外的还非常多,我还算有点能力,就尽量抢救一些回来吧。现在国家空前重视文以载道、文化兴邦,政策也更宽松,中国企业家在这方面大有可为,也必须有所作为才是!”(温星 摄影报道)

(责编:徐前、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