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旧:“破立”之间谋转型

2018年05月18日08:55  来源:云南日报
 
原标题:个旧:“破立”之间谋转型

  花农在大棚内采摘鲜切花

  锡都个旧,因矿而生、因矿而兴,曾在云南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中举足轻重。而随着锡矿等有色金属矿产资源的逐步枯竭,这个曾经辉煌的城市前进困难重重:产业结构失衡、市场机制欠缺,生态治理压力大,新旧动能转换尚需时日。

  “个旧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指导全市经济发展的坚强理论支撑,作出了坚定不移地以加快资源型城市转型发展为主线的选择。”个旧市委书记沈焕然的表态昭示着“转”的决心。其中又以产业的转型升级为重点,个旧先后提出了“立足有色、超越有色”及产业发展“二次创业”等工作思路,剑指产业结构单一、社会保障和就业压力大、灾害隐患突出等历史问题。“破”、“立”之间,个旧的转型历史有了新的篇章。

  “破”字见思路

  “十年转型,我们顶住压力打破既有框架,找出符合自身发展实际的‘个旧模式’。”个旧市发改局副局长何涛介绍。

  “个旧模式”——在省委、省政府的支持指导下,个旧市与云锡公司大手笔地实施了“六矿两厂划转”:即将个旧市原6座市属国有矿山及两个骨干企业,采取资产、负债、人员整体划转的方式,成建制地划转给云锡公司,实现了国有企业的大联合;同时,个旧市将云锡公司的公安、学校、自办医疗机构全部划转给市级,率先在全省完成了企业办社会职能的分离和接收工作,为云锡公司的发展减轻了负担和压力。个旧市最具优势、最有特点的锡工业迈出了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一步。

  以此为始,个旧积极利用“两种资源,两个市场”,全省74%的锡矿资源储量集中到了云锡公司,国外原料保障能力不断增强。全市有色金属精深加工水平不断提高,在锡材、锡化工等高新技术产品开发及产业化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成为世界最大的锡化工中心和中国最大的锡材加工中心。

  而全市落后产能的淘汰展现着“破”的另一重含义。

  个旧制定出台了《个旧市炼铅鼓风炉拆除验收工作程序及标准的通知》等相关政策,并由市级财政投入5000万元建立淘汰落后产能基金,加快推进关停淘汰炼铅鼓风炉工作,将在2018年底全部关停淘汰炼铅鼓风炉。

  在沙甸地区的云南振兴实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公司建设的“水口山法”年产10万吨铅冶炼已于2015年底正式投产,助推着集团的业务覆盖从矿产开采、粗铅冶炼、合金加工到蓄电池终端产品生产、废旧电池回收等领域,纵贯有色金属完整产业链,同时还实现了能耗低、三废排放少。而这一项目的建成建立在对该地区8户冶炼企业10座鼓风炉及其配套设备拆除的基础上。

  在个旧,以产业转型之名,“破”的步伐铿锵有力。而这一步迈出后并不意味着结束,却在一片破碎的旧有局面中孕育出蓬勃的新生。

  “立”中有新篇

  大屯镇杨家寨村委会,红河州万家鼎农业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大棚里,柯罗马-白、蕾娜香槟等品种的洋桔梗正盛放。鲜切花在被来自周边村寨的工人们采摘后,走向北上广深等城市,也走出国门到达新马泰、澳大利亚等国。

  沾染过40多个品种的洋桔梗花香,又陆续地走过古茶树丛、葡萄棚、树桩玫瑰园、非洲菊地,又来到膳食园区,在它的一边,是规划建设中的保鲜花研究中心、食品油加工厂。

  “万家鼎会成为占地5000亩,集特色农业示范种植、养殖、加工、冷链物流、农技培训、休闲观光等功能为一体的综合农业庄园。”公司董事长雷玉兰介绍。而现在,初见规模的万家鼎已经通过流转土地、吸纳就业、提供种苗、技术服务、收购产品等多种形式辐射带动了个旧、建水、石屏、蒙自等周边合作社、农户的发展。

  雷玉兰和丈夫在成立万家鼎前,有着另外的身份——从事有色金属行业10多年集采矿、选矿、湿法冶炼为一体的红河州四通矿产有限责任公司发起人。

  与雷玉兰相似,马本宏也继承着家族的传统在沙甸地区深耕铅锡冶炼多年,现在也开始尝试新的创业。与她不同,马本宏依托着沙甸地区食品的良好资源和信誉,选择做休闲食品加工。

  建成占地58亩的厂区、600立方米的冷库,收购本地牛、鸭为原料,开发出9种产品,将产品放到了上海、广州、深圳的便利店,搭建电商平台……马本宏做了,就利用自己的资源、经验想做到最好。

  两人这样的选择,在如今的个旧已日渐增多。伴随着这一进程,是个旧市的高原特色现代农业以及以商贸服务和旅游业为代表的现代服务业的发展。

  十年间,个旧市三次产业结构由2007年的5.9:69.5:24.6在2016年调整为6.1:53.4:40.5,第三产业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近30年来首次超过40%。

  本报记者 岳晓琼 李树芬 文/图

(责编:徐前、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