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练》决赛门票2.5万 粉丝怀“老母养儿”心理追星

2018年04月10日14:52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偶练》决赛门票2.5万 粉丝怀“老母养儿”心理追星

  《偶像练习生》决赛门票2.5万元,粉丝怀“老母亲养儿子”心理追星

  为情怀掏腰包?为梦想投资?

  本报记者 徐颢哲

  4月6日下午,清明小长假第二天,春寒料峭。北京大兴区星光影视园里人头攒动。

  一个年轻女孩刚打开出租车车门,就被几个黄牛围住了:“需不需要买票?”当她摆摆手表示自己有票后,黄牛立刻抛出另一个问题:“你的票多少钱出?”当天晚上,爱奇艺选秀节目《偶像练习生》进行了总决赛直播,最终蔡徐坤等9位练习生出道。这场从未在官方渠道售卖门票的演出,黄牛票价格最高被炒到了2.5万元。

  从1月19日开播到4月6日决赛,《偶像练习生》微博热门话题阅读量超过125亿。继去年《中国有嘻哈》带火“freestyle”一词后,《偶像练习生》接棒成为流行语的制造者:pick(挑选)、C位(站在中间位,指最具人气和实力的练习生)、balance(指练习生跳舞的平衡感)……在不少年轻人的日常聚会中,不懂这些词汇就真的落伍了。

  “钱”景

  为偶像募集资金超1450万元

  粉丝们想要拥有跟偶像同款的一切——4月6日出现在星光影视园的粉丝们,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你会发现其中不乏染着蔡徐坤同款发色、戴着同款耳环和穿着同款宝蓝色外套的女孩,也有穿着陈立农同款粉色衬衫、戴着灰色兔耳朵领结的男孩,他们用这样的方式彰显自己和偶像的关联。

  很少有一档节目像《偶像练习生》这样,在抓住观众眼睛的同时,更抓住了他们的钱包。在粉丝平台Owhat上,平常买条裙子都要斟酌的少女粉丝们,可以脸不变色心不跳地给她们支持的朱正廷、范丞丞们捐出一万元钱。在人气练习生蔡徐坤的粉丝群里,每天都有人发出打款的二维码。有人统计,在Owhat上为某偶像练习生应援公开募集的资金就超过1450万元,还不包括一些募资隐藏了实际金额。

  这些钱一部分用来做线下应援,在机场和地铁打出灯箱广告,就连上海外滩写字楼的LED屏幕,也变成了粉丝们为偶像应援的工具;还有一部分用于制作粉丝周边,购买送给偶像的应援礼物,比如零食、衣物等。而作为最大支出的投票,则成为平台方爱奇艺以及品牌商主导的一场狂欢。粉丝们去淘宝疯狂购买爱奇艺会员账号,每个账号可以给偶像投2票;购买爱奇艺的偶像练习生VIP卡,可以获得30次投票机会;整箱整箱地购买冠名商的某款饮料,可以获得每箱48次投票机会……

  粉丝们疯了吗?当然没有。蔡徐坤用的口红、朱正廷同款面膜能成为粉丝之间的热门话题,在自媒体人曹乐溪看来,这是典型的归属感消费。他认为,粉丝们因为相同的志趣和爱好而聚集在一起,结成稳定的社群,从而为自己所认可的“情怀”掏腰包,为某一品牌带来惊人的购买力,“这就是所谓‘梦想投资’,往往普通人的成名梦才最具经济价值。”

  养成

  “养儿子”有乐趣又五味杂陈

  出生于1998年的女生小P,把《偶像练习生》中外号叫“小鬼”的练习生王琳凯称为“我们的儿子”。王琳凯生于1999年,仅比小P小一岁。和小P一样怀着“老母亲养儿子”的心理追星,是多数《偶像练习生》粉丝的集体心态——追星的少女年龄也就20岁上下,但她们深得中国传统母亲的真传:不计回报,不问得失,“养儿子”与年龄无关,甚至可以跨越经济基础、社会地位、地域边界。在“老母亲”们看来,“养儿子”是一件既充满乐趣又五味杂陈的事。

  许多人把《偶像练习生》的火爆与13年前的第二届《超级女声》总决赛相比较。《超级女声》是“偶像来自民间”的起点,如果说彼时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这些偶像依赖于自身才华魅力去吸引粉丝,那么如今的《偶像练习生》,则让人们看到了互联网时代下粉丝经济的新生形态:你可以不够完美,但我们可以共同努力成长,粉丝对偶像的投入,最终打动了粉丝自己。

  在《偶像练习生》里,观众被称为“全民制作人”。每次练习生们发言感谢投票粉丝时,都会说一句:“感谢为我投票的全民制作人们,你们辛苦了。” 这样的选秀形式,无疑是过去选秀节目没有的,也是首次将主动权、选择权悉数交由观众的一次选秀。而“妈妈粉”的属性,让粉丝们对偶像不那么光鲜的一面很是包容:担心偶像没有好好吃饭,粉丝就给他们寄去大堆零食;害怕偶像被淘汰心情落寞,在他们无法轻易回复的微博上,粉丝们留下大段鼓励的私信……

  在《偶像练习生》开播前,节目总制作人姜滨绝不会预料到这样的热度,他对节目的定位是“一档有选秀逻辑的真人秀节目”。所以在海选阶段,并不是完全按照练习生们的基础能力来选拔,而是更看重练习生有没有符号性和发展空间,能让人看到他们的变化。姜滨直言,“选秀”元素只不过是一条故事线,每位练习生在这个过程中的临场反应和表现出来的人格特点,才是最需要捕捉的内容。

  出道

  如无后续动作,艺人会“放凉”

  事实上,偶像团体养成类节目在国内并不新鲜。几年前,卫视平台就曾掀起一波养成节目风潮,推出《燃烧吧少年》《星动亚洲》《蜜蜂少女队》等节目,但热闹过后迅速降温。两年前从《燃烧吧少年》走出的偶像男团“X玖少年团”,当初被寄予厚望,但如今除了有几位还偶尔出现在网剧中,多数人都已淡出大众视野。艺人经纪公司觉醒东方创始人纪翔直言:“选秀后经纪公司之间开始真正赛跑,如果没有后续和延续的动作出来,刚出道的艺人很容易放凉。”

  值得一提的是,参加《偶像练习生》的100位练习生,除了8位独立练习生,其余的来自31家公司。这些练习生的共同特质是都经过专业培训,时间长短不一,但具备了成熟偶像所需的基本素质,这也使得他们通过节目与大众初见面时就已有了偶像雏形。

  《偶像练习生》新鲜出炉的9人男团“Nine Percent”将在未来18个月内,以团体形式在大众面前亮相。18个月后,组合就将解散,成员各自回到原本的经纪公司以个人身份发展。这18个月里该男团带来的收益,爱奇艺将与原经纪公司共享。尽管业界普遍看好“Nine Percent”的发展,但纪翔担心的是,可能未来头部的几个艺人会觉得不公平,“代言、商演都是冲着个别几个人去的,但是全团却要均分这些利益;反过来说,甲方只需要最红的那几个露面,但是要承担全团的费用,成本自然就很高。”

(责编:朱红霞、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