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跳楼自杀,别把原因推给“脆弱”

2018年04月02日09:31  来源:红网
 
原标题:研究生跳楼自杀,别把原因推给“脆弱”

  3月29日,网友“陶崇园姐姐”发长微博称,其弟弟陶崇园就读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研究生期间,因“长期遭受导师压迫,被迫叫导师爸爸、给导师买饭打扫卫生、被导师阻止深造”等原因,于3月26日清晨在学校跳楼自杀。

  这是继西交大博士杨德宝投湖后,另一起死因与死者导师关系密切的自杀案件。大多数网友表示气愤,指出现在的导师权力过大,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学生的未来。也网友认为,选择死亡是愚蠢的行为,为什么不能忍到毕业摆脱他。甚至有网友撰文表示,陶崇园的脆弱和父母的教育不当是致死的首要原因,王攀的压迫顶多算第三。对于第三种说法,我表示非常不赞同,死亡固然是不值得的,但是把造成死亡的主要问题推给死者的“脆弱”及其家人的“教育不到位”,而不是死因深处的高校制度问题,这是一种冷漠而畸形的观点。

  我们习惯性地在面对问题时选择避让和忍耐,陶崇园选择了忍耐、其家人也让他忍耐,为什么要忍耐,因为导师的影响力很大,无论是毕业、留学、工作都需要导师的签字同意。陶崇园和家人希望用短时间的忍受换来以后的顺利,没想到压力越来越大,变成了悲剧。

  从披露出来的聊天记录可以看出,除了生前同样被要求在学习甚至个人生活时间帮导师处理私事,陶崇园成为王攀研究生后,奖学金被要求捐出,之前被承诺的推荐留学也没有兑现,还被要求喊王攀“爸爸”,寻求出国深造和找工作的机会时,也受到王攀威胁阻挠,令其工作后继续为他服务。

  若说在前一起案件中,网友们看到的是一个“只是因为被要求打扫卫生、评价一下穿着和女朋友”等事情就自杀的博士生,觉得杨宝德过于脆弱,或“应该另有其原”,那这一次陶崇园的死,则让人感受到受人掌控的无助。

  3月28日,王攀曾发文称“(自以为)和他感情极深”,叫“爸爸”是一种心理测试,还指出陶崇园生前有较严重的睡眠障碍。这些解释把陶崇园的遭遇都说成“心甘情愿”且正常。但是截图显示,陶崇园多次和同学、家人吐槽王攀,叫爸爸是因为王攀的截图暗示,睡眠障碍也是逃避王攀的借口。

  有人说,与导师关系交好,感恩导师所以帮忙做点杂务,叫法亲密没什么,但是怀着感恩主动帮忙和被“绑架”不一样,陶崇园明显属于后者。真正的好老师,也会珍惜学生的学习时间,关心其前程。

  无论是什么样的学生、什么样的父母,遇到这样的导师都会痛苦,只是有些人克服过来了,有些人不堪压力坠落了。导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应该仅限于学习和校园,在生活中,回归平等的个体,是不合理的教育机制给予了导师控制学生权力。所以我认为,大学生的心理素质要加强,但是如何改变不合理的相关制度、不平等的师生关系,更是值得深思的问题。(罗若兰)

(责编:木胜玉、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