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沧扶贫考核见闻——往年节前忙迎检 今年忙着找项目(岁末年初探作风)

记者 李茂颖

2018年02月13日08:5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往年节前忙迎检 今年忙着找项目(岁末年初探作风)

  核心阅读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要求严格控制各地开展增加一线扶贫干部负担的各类检查考评,切实给基层减轻工作负担。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之前也要求取消不必要的考核。云南澜沧县日前进行了2018年第一次扶贫大考,当地干部反映,考核名目大幅减少,取消了横幅展板等形式化介绍,考核指标更重实效和长期性。

  “这几家就是我们村里的贫困户。”

  “谢谢,我们自己了解情况就可以了。”

  2018年刚开头,云南省澜沧拉祜族自治县勐根村就迎来第一次扶贫大考,勐根村的第一书记胡红刚说了一个开头,就被扶贫考核组礼貌地打断了。

  “过去一到考核的时候,光是准备村里的展板、介绍讲稿就得花不少时间,还得挨家挨户陪着考核组介绍情况。”胡红说。这次考核组一到地方,立刻声明禁止一切陪同,由考核组独立完成考核。“切切实实地减了负,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去搞产业了。”

  取消了横幅、展板,禁止一切陪同

  胡红是勐根村出了名的“抠门书记”,往年一到春节前,胡红就发愁,各级考核接踵而至。“每次考核都要做横幅,村里要挂,进村的路口也要挂。”说起花在这方面的钱,胡红一脸心疼。“介绍的展板要有针对性,不能重复使用。做一个展板要花1000多元,打印迎检的材料也要不少钱。”

  然而这次扶贫考核,明显的变化是,横幅和展板等形式化的介绍取消了。听取简短汇报后,扶贫考核组就分组抽点进到村寨走村入户,并拒绝了县乡相关部门的陪同。只是为了防止语言交流不顺畅,在一些少数民族区域抽调了一个向导为考核组带路翻译,考核的前期准备过程也大为简化。

  曾经,层层陪同也是让胡红苦恼的问题之一。胡红说,“过去扶贫考核,各个层级、部门为了介绍情况也要跟着过来,驻村干部就5个人,加上村干部也忙不过来。我们要协调、布置,仅仅安排停车都是大问题。”

  考核作风的变化让胡红真正松了一口气,更高兴的是省了很多不必要的花销。

  “工作都踏踏实实做了,我们也不怕考核。”同样被抽到考核的大林窝村村总支书记郭正华说,考核组进村后就挨家挨户走访。过去,考核组经常拿着调查问卷直接询问村民,现在进村入户的座谈更多。

  “纸质的问卷,很多村民根本不知道怎么填,如果我们进行提示,又怕有提前打招呼、暗示村民的嫌疑。”郭正华说,“现在考核的内容更细了,察看的东西也更加具体,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完成情况、老百姓实际生活变化,考核的内容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考核名目大幅减少,相关的会也少了

  健康考核、产业考核、农村住房考核……胡红掰着指头给记者算起了过去的考核账。

  “过去行业考核、专项考核特别多,扶贫领域里资金、项目也多,每个项目都涉及很多部门,资金怎么花的,项目有没有落实。”在胡红的印象中,最多的时候半个月就迎来了四次考核,大半年时间都花在了应对考核上。

  扶贫考核的内容也有重叠,“产业、住房、收入这些都必须要看,贫困发生率、脱贫户错退率、漏评率、群众认可度等指标也是每次考核的重要内容。”胡红介绍。

  除了考核,更让胡红觉得时间捉襟见肘的还有各种与考核相关的会议。“过去,各级扶贫考核开始前,往往还要开部署会、动员会、推进会,从县里、乡里再开到村里,一天从早到晚都在开会,一星期有四天在开会。”即使“5+2”“白+黑”,胡红依然觉得分身乏术。

  让胡红高兴的是,从今年年初开始,除了必要的检查外,其他各种名目的考核大幅减少。与扶贫相关的会议也更集中,议题更明确,内容重复的会议都取消了,开会程序也大大简化。

  “去年春节前,想要像现在这样坐下来规划规划产业,基本没时间,几乎都在迎检,今年这个月已经跑了好几个地方去看村里的产业用地。”胡红说,“省了钱也省了很多精力,可以给我们更多的时间去进村入户,争取项目和扶贫资金。”腾出来的时间被胡红用在了和村民们拉家常、为村里的产业开拓市场上,“我们正在考虑改造村里的生态茶园,一方面可以提升村寨旅游的特色,另一方面可以实现村里生态种植,提升产业品质。”

  考核指标更重长期性,注重检验实效

  “总体来说,扶贫考核务虚的少了、务实的多了。”澜沧县扶贫办工作人员李酋说,“扶贫考核内容现在更倾向于具体工作措施。”

  “过去考核重点在贫困发生率、脱贫户错退率、漏评率、群众认可度等‘三率一度’上,考核内容重叠较多,但现在不同类别的扶贫考核会有互补作用,更注重在脱贫攻坚过程中起到检验工作的作用。”李酋介绍道。比如,过去贫困户实现了“两不愁三保障”,达到各项指标,就可以算脱贫出列。而今年的考核增加了增收项目可持续性。“如果只是临时性脱贫,没有产业支撑,今年达标,明年可能不达标,像这样增收项目不可持续的贫困户,以现在的考核标准,依然是需要持续帮扶的对象。”在他看来,过去为了应付考核,给钱给物都是短期帮扶,调整考核指标,是为了让帮扶更注重长期性。

  在实际问题中把脉,成为考核的重要内容。“找出问题、调整思路、改进工作、补齐短板,这才是考核的重要目的。”李酋说,县级层面的考核主要是为了查漏补缺,列出问题清单,能让扶贫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得到及时整改。

  为了真正实现在考核中查问题、找问题,从今年开始,澜沧县的扶贫考核也不再像以往一样注重考核排名,而是将考核导向转到责任落实、政策落实和工作落实上。“一方面避免干部为了完成指标应付考核弄虚作假,另一方面对各类指标的考核侧重点进行了调整。”扶贫办相关负责人说,“在考核的量上做减法,在考核内容质量上做加法,机动性更强,也更注重检验脱贫工作的实效。”

(责编:朱红霞、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