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娃娃日均写作业2.79小时 近8成家长天天陪写

2018年01月09日09:27  来源:昆明日报
 
原标题:陪不起的作业?

  “上海爸爸陪娃写作业气到崩溃,当场管亲生儿子叫‘爷叔’”——前不久,这个视频曾席卷网络,引发新一轮全民吐槽。近日,专门针对“写作业”这件事,中小学人工智能教育平台“阿凡题”发布了互联网教育大数据报告——《中国中小学写作业压力报告》。该报告称,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昆明娃娃日均写作业时长达2.79小时,81.53%的昆明娃娃都因为做作业熬夜。与全国其他地方的许多家庭一样,作业成了引发“家庭大战”的一条导火线,约3/4的家庭曾因“写作业”发生过亲子矛盾。

  报告数据

  3/4家庭曾因写作业“开战”

  该报告来源于“阿凡题”线上注册用户、线下近百家实体店用户的调研数据。报告显示,近3年时间,我国中小学生日均写作业时长由3.03小时降低为2.82小时,但2017年的最新数据仍是全球水平的近3倍。同为亚洲国家,我国中小学生写作业时长是日本的3.7倍、韩国的4.8倍。

  报告显示,高达78%的家长每天陪孩子写作业。学生年级越高,家长陪写作业的时间越长,有7%的高中生家长每天陪写作业超过4小时。辅导娃娃们做作业的家长们深感“压力山大”。陪听写、陪抄写、陪改错、陪讲解……每天上班、陪作业无缝衔接,不少家长感到很疲惫,“就像每天都打两份工”。

  家长不仅身体累,心更累。“事儿多、一写作业就要干这干那”“磨磨蹭蹭,半天写出不来几道题”“太笨了,怎么也教不会”……家长在面对孩子的作业问题时很容易丧失冷静,“亲妈一秒变后妈”。报告显示,陪写作业已成为中国家长幸福感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也是亲子关系的杀手,有75.79%的家庭曾因写作业“开战”。

  除了“宝宝苦、家长累”,被作业束缚的还有老师。报告显示,中国近7成老师最喜欢讲台,但每天有近半时间都忙于批改作业的重复工作。

  报告预测,“互联网+教育”或可成为破解作业难题的途径,如正在研发中的以人工智能技术为基础的批改作业机器人,有望将教师从重复批改作业的境况中解放出来。至于如何“解放”家长,报告也没提出好办法。

  各方声音

  如果“写作业专卖店”来昆

  你会送娃娃去吗

  在一些城市,已经出现了基于大数据分析的“写作业专卖店”,这种“写作业专卖店”为家长提供一站式解决管孩子、陪孩子、教孩子的服务。

  娃娃们进入这些“写作业专卖店”,完成作业后拍照上传,线上即有教师进行作业批改,在线上匹配教师答疑,完成讲解批改后将错题入库。报告显示,利用在线平台汇集闲置教师资源,能够将传统的作业批改和答疑众包给全国老师。

  对这种“写作业专卖店”,昆明家长有着怎样的看法?

  赵迪:“写作业专卖店也好,托管班也好,它们确实减轻了家长的课业辅导压力,但这些都只是补充性的教育,不能取代家庭教育。”

  李玲:“我跟老公平日工作都挺忙,我儿子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送托管班了,每天20点左右去接孩子时,他作业就已经做完。回到家,只要帮孩子检查一下作业就行。写作业专卖店这种形式比较新,但我可能不会尝试。我认为小孩子的教育不仅仅是知道作业对错,习惯养成更为重要。托管班在这方面有优势。”

  秦岚:“这是一个大数据时代,写作业专卖店这种形式确实是个不错的尝试。但作业问题之所以难,是难在娃娃有时候就是不理解,在成人看来很简单的问题可能教他们好几遍都教不会。不知道针对这种现象,那些线上教师有什么有效解决方案?”

  记者调查

  作业难题带火“托管班”

  虽然该报告的数据不好考证,但记者发现,报告中所提到的一些现象确实存在。在昆明,为了帮助家长解决“作业难题”,市场还应景出现了“托管班”。

  孩子上小学了,周梓莹妈妈的烦恼随之而来:单位离学校远,没法按时接送。她就考虑给孩子报个托管班。几经打听,她发现可以选择的托管班不少,不过,想选个“物美价廉”的很难。

  孩子放学太早没人接、疲于应付孩子的“作业难题”……在这样的市场需求下,昆明中小学校周边出现了大量的托管班。记者走访发现,托管班大都隐匿在学校周边居民楼内,一所小学附近多的有十余家,可见市场火爆。

  托管班都负责些啥?一家名为“清大学习吧昆明部”托管班的工作人员介绍:“我们针对一至六年级的小学生进行全科辅导,优化他们的作业完成效率、提升作业完成质量。在作业完成后,还会进行背诵古诗、分享阅读、硬笔字练习等活动。时间是15:30~20:00,最晚可以到21点。”这位工作人员介绍:“因为我们是小班制教学,老师都是学科带头人,每个学生每天的托管费是100元。”

  业内人士介绍,现阶段,昆明的课业托管班大概分为三种:一种是私人作坊式,有阿姨给孩子煮饭,照看孩子;第二种是“托管+辅导”,管吃管住还管作业辅导,目前昆明学校周边多数为这种类型的托管班;第三种为“托管+辅导+行为习惯培养”,不仅要辅导孩子完成作业,还要培养孩子做作业的习惯,让他们综合发展,但目前这种类型在昆明市场的占比不超过20%。而根据师资力量、规模大小、服务内容的不同,这些托管班收费也从每天50元至100元不等。

  手工作业托给“专业人士”

  难倒家长和娃娃们的,不仅只是数学、语文作业,手工作业难度也不小。四年级小学生家长韩志早就找到一套帮娃娃做手工作业的“窍门”——找淘宝。

  “从幼儿园的各种手工作业到小学的手抄报什么的,在淘宝上都可以找到代做。当然,我也不会一来就找淘宝,都是先陪着娃娃一起做,锻炼她的动手能力,实在不行才找淘宝。”韩志介绍,“很多网店都有手工作品出售,价格从几元到几十元,销量可观。”

  淘宝上一些代做手抄报的店铺信息显示,手抄报代做要价根据尺寸不同略有差距,基本价格为A4尺寸手抄报一份70元左右,A3尺寸一份110元左右。此外还可专门制作电子版小报,甚至还可针对不同性别、不同年级提供定制服务。

  而在手工作业方面,代完成价格一般在50元至100元之间。卖家介绍说,如果客户有严格的要求,需要将孩子的作业拿去参加比赛,他们会向买家要比赛文件,可直接按文件要求来把握。采访过程中,许多商家均表示,最近生意很好。

  另一位家长说,在网上搜索“代做作业”关键词,就可以搜出各种“专业人士”。

  此外,家长们也会通过托管班老师、各类培训班老师帮忙完成娃娃的手工作业。

  总之,家长的各种奇招,都是奔着一个目的去的——帮孩子完成作业,不让娃娃丢脸。

  记者李双双报道

(责编:徐前、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