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揭秘日料店那些坑:添加剂勾兑拉面卖三五十

2017年09月11日14:40  来源:扬子晚报
 
原标题:业内揭秘日料店那些坑:添加剂勾兑拉面卖三五十

  近日,南京一家开在星级酒店里人均消费上千元的日本料理店被曝假冒的,让很多花了“银子”品尝的食客颇为愤怒,并在大众点评网上留言恶评。扬子晚报记者探访南京日料市场,并请业内人士爆料日本料理店的一些“坑”。 

  吃货界“小地震”

  沪宁“鮨一”日料店,被曝都是“伪装店”

  9月4日晚至9月5日,南京的“鮨一”跟上海的同一品牌店,被爆料是日本米其林一星“鮨一”的“伪装店”。爆料中附有日本鮨一官网的声明。“在中国有两家使用‘鮨一寿司’名义的假冒店。第一家在上海市,第二家在南京市。以上两家店和‘银座鮨一’没有任何关系。”

  上海鮨一相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在2011年开店之初,曾与日本鮨一合作过,2014年彻底结束合作,店内的菜单也做了修改。南京店是2016年作为上海的分店开业的,但记者在某自媒体微信公众号上看到,对于南京这家店的宣传是“东京银座总店是米其林一星,严选来自各地的食材,由技术熟练的日本寿司师傅展示。”

  据了解,南京这家店开在奥体附近一家四星级酒店里,外部装修很低调,但价格不菲。店内所售均为套餐,人均从600多元到1980元不等,在大众点评网上,该店的人均消费为“1443元”。

  网友:被坑了,花半月工资“吃了家假店”

  “我跟女朋友是在日本留学时认识的,之前就去银座吃过鮨一。去年,我向她求婚,听说南京也有分店,就特意找过去。”市民黄先生告诉扬子晚报记者,得知这家店是假冒的,心里很不舒服。当时花了差不多半个月工资吃一顿饭就是为了留下个美好的回忆,现在有一种被坑了的感觉。

  “花了两千多,吃了一家假店。”扬子晚报记者在大众点评网这家店的页面上看到,不少网友在留言中表达了愤怒之情。

  “日本鮨一公开指责你们挂羊头卖狗肉,要不要回应一下?”

  “一个从根上就是欺诈的店,怎么可能全心全意地为客人提供好的料理呢?”

  “冒牌店,根本没工匠精神。”

  甚至该店排名第一的推荐菜肴也被愤怒的网友改成了“卫龙辣条”。面对自己受到的质疑和指责,南京这家店并没有做任何回应。

  有请大众评审

  ◎市民朱小姐

  现在餐饮冒牌比比皆是,比如卖点心的鲍师傅,在北京很火。南京跟风就开了好几家。最近辟谣说之前开的全都是假冒的。我就想问下,既然是假冒的,但为什么能开起来呢?工商部门不管管吗?

  ◎市民王先生

  南京日本料理店品质真的参差不齐。有一次我吃过一家店,吃完回家就拉肚子,估计就是食材不新鲜。食品安全问题,路漫漫其修远兮。

  ◎市民顾女士

  我觉得人均一千多的日料店既然能开下去,说明还是有自己的受众的。完全可以做自己的品牌,为什么要山寨外国的呢?还是一种崇洋媚外的心理在作怪。

  新闻延伸

  业内人士揭秘 日料店里的那些“坑”

  日料一向是以选料精良而出名,这些年在南京,日料店越开越多,从人均几十元、只能容纳几个人的小店,到开在高档星级酒店里、人均消费上千元的大店,迎合了不同层次消费者的胃口,但除了山寨品牌,日料店的其他问题也值得消费者注意。扬子晚报记者请来业内人士,揭秘其中的很多“坑”。

  几片和牛几百元 不是假冒就是走私

  日本神户牛肉名声在外,几片牛肉售价600元,但你吃的真的是日本和牛吗?自从2001年日本暴发疯牛病以来,中国就暂停了从日本进口牛肉,至今未解禁。

  业内人士介绍,和牛是日本牛的意思,但在其他地方也有产。比如澳洲的和牛,比日本和牛差点,但比普通牛肉好吃,“但大多数日料店只会用澳洲牛肉代替,而澳洲牛肉什么品质都有,有的不见得比国产牛肉好。”

  添加剂勾兑汤底 一碗拉面卖三五十

  街头的日料小店里的拉面、乌冬面,一般售价三五十元一碗。虽然拉面在日料里算是比较便宜而且管饱的东西,但相当暴利。因为很多店根本不会自己熬制汤底,而是使用购买来的浓缩汤料来勾兑汤底。“真正的豚骨汤熬制起来是很麻烦的,猪骨、鸡骨等熬汤原料不贵,但熬制时间长,还需要占着炉子。”

  记者了解到,市场有一些类似浓汤宝的粉末,淘宝上一包908克装的猪骨白汤可调二百斤汤水,而售价仅26.8元。按照这种方法配比,一碗拉面汤底的成本仅要几角钱。

  进口食材、酱料 以次充好比比皆是

  日本料理价贵,食材是重要原因。包括刺身、寿司等日料特色菜需要用到一些进口鱼类,且对新鲜度要求较高。这其中就不乏以次充好,比如三文鱼。正宗三文鱼只有大西洋鲑这一种,也就是“挪威三文鱼”,但市场上有很多假冒的,比如“太平洋鲑鱼”,其实就是大马哈鱼,还有成本更低的“淡水三文鱼”。

  更常见的是调味料,正宗的刺身应该用山葵磨粉来作调料,辣中带甜,但是现在绝大多数日料店都是买管装的芥末酱,刺激性大并且没有甜味。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柳 扬

(责编:朱红霞、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