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大观河畔的特殊夫妻:轮椅载着他们的爱

2017年08月11日09:38  来源:春城晚报
 
原标题:大观河畔轮椅 载着他们的爱

  “你是我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化……”正如歌词所说,杨大姐是丈夫陆兴斌的眼,带他穿越拥挤的路口,指引回家方向;丈夫是杨大姐的双腿,推着她走过一段又一段的路……大观河旁总能看见这对特殊夫妻,一个擦鞋,一个按摩,他们已在这里摆摊8年,最大心愿是能在大观河边有个固定位置摆摊,别再被城管赶来赶去。

  出行得靠特制“轮椅”

  昨日9点多,陆兴斌夫妇来到解放军昆明总医院正对面的大观河边,开始一天的摆摊生活。

  陆兴斌坐在石凳上,他穿着花衬衫,卡其色裤子;杨大姐坐在轮椅上,她穿了双褪色塑料鞋,挎着个黑包包,还提着两个袋子,用来装按摩用的垫子和毛巾,轮椅后面还挂了个水瓶。

  这辆轮椅是特别打造的,后面用布条绑着把大伞,用来遮风挡雨;后面绑着铁管,用来挂擦鞋用的工具等。“这是我们的‘吃饭家伙’,算是自制多功能小型车。”陆兴斌笑着说。

  一旁还摆放着一块红底黄字的板子,写着:省高级盲人按摩师陆兴斌,为广大患者按摩……上面还有陆兴斌的手机号码。

  有客人来时,陆兴斌会套上一件白大褂,“这样显得专业些。”杨大姐则坐在一旁乐呵呵地看着老伴,“没人找我擦鞋时,就喜欢这样看着他。”

  12年来两人用爱相伴

  陆兴斌夫妇是保山市隆阳区板桥镇沙坝村人。15岁时,陆兴斌在玩耍时不慎将泥浆弄进眼里,导致双目失明;而杨大姐则因先天小儿麻痹导致双腿残疾。2005年,经朋友介绍走到一起。

  “我在老家学会按摩,但没有什么生意,就来昆明了。最开始在白马,她在路边擦皮鞋,我在店里按摩。但赚不了多少钱,后来就来这里摆摊了,一摆就是8年……”陆兴斌说。如今,两人的儿子已11岁了,一直在老家和奶奶生活。

  12年的相依相伴,两人感情一直很好!“有时会因推车的事发生争执。”杨大姐笑着说:“他看不到,有时让他往右,他往左,路上车多人多的就会吵两句……”

  这么多年习惯两人一起生活,陆兴斌帮人按摩,杨大姐就在旁边默默看着,“我是他的眼,他是我的腿。”杨大姐深情地说。

  为免麻烦不吃午饭

  夫妻俩租住在卢家营新村,是3楼的一个单间。每天早上6点两人就起床。把前夜剩下的饭菜热一下,吃两口就出门往大观河赶。9点左右,两人来到平时摆摊的地方,一待就是晚上9点多。为避免来回麻烦,两人索性不吃午饭。

  10点左右,一位40岁左右,戴白帽子穿黑衣服的男子迎面走来,“我拿过来两瓶酒,还是好喝的。”该男子姓姚,昆明本地人,“和他们认识快有10年了,平时常过来照顾生意。他们生活很辛苦,能照顾一点是一点。”

  陆兴斌听到老客户的声音咧开嘴笑了,虽然看不见,但并不影响他的速度。陆兴斌手脚麻利地把塑料垫子拿出来铺在石凳上,又在上面放了块红布和两个垫子,“准备工作就这些,有些简陋,但我们常清洗,真的不脏!”

  特别希望有固定摊位

  晚上9点左右,两人收摊回家,把轮椅工具摆在一楼,扶着楼梯栏杆回到家中,不大的房间摆满生活用品。陆兴斌回来后摸着电饭煲把饭煮上,又忙着去洗菜。这些都准备好后,杨大姐开始炒菜,两个素菜加一个汤,就是晚餐了。两个人配合得十分默契,不慌不乱。

  “我们在这里摆摊,遇到很多好心人。有时路过的熟人还会帮我们买菜,我手上戴的镯子和喝水的瓶子都是好心人送的,这个挎包和牌子也是好心人帮做的……让我们很感动。”杨大姐说,他们是残疾人,希望靠自己双手过活,“我们只会这些生活技能,维持生活的收入就靠在此摆摊了。可最近老被城管赶,真是很老火。”

  杨大姐说,他们摆摊1个月大概有2000多元收入,“房租费450元,寄给儿子的生活费400元,剩下的勉强够我俩生活。”陆兴斌叹了口气,“我们没法做其他工作,现在就希望能有个固定的地方摆摊,别老被城管赶来赶去。”

  市民声音

  特殊情况

  就应该特殊对待

  田小姐在大观河对面经营小卖部,她认为,夫妻俩身残志坚,靠自己的能力谋生很不容易。“大观河路段有很多休息的石桌椅,面积相对宽敞,在此摆摊占不了多少道。“夫妻俩的艰难我们都看在眼里,为生活还常被城管干涉,确实挺可怜的。我赞同他们在这里摆摊谋生。”

  “特殊情况就应该特殊对待,按摩和擦鞋不像烧烤摊那样扰民、产生垃圾,在这个地方摆摊也不会影响到其他人。”市民顾先生说,我觉得可考虑下在这里弄一个供擦鞋、按摩的地方,也希望其他像他们这类的群体来这里,说不定还能形成一种街边特色文化呢!(陈筑凌 余志佳 文 刘筱庆)

(责编:徐前、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