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建设国际顶尖、世界一流的大型植物博物馆

2017年08月08日08:21  来源:云南日报
 

今年3月,国家发改委等相关部委召开会议就支持云南昆明建设国家植物博物馆和中国昆明大健康产业示范区相关事宜进行专题研究。会议赞同在昆明建设国家植物博物馆,同意设立中国昆明大健康产业示范区。各部委表示,在昆明建设国家植物博物馆填补了国内空白,设立中国昆明大健康产业示范区、发展大健康产业顺应了加快“健康中国”建设的时代要求,将予以支持。

为将国家植物博物馆建设成为国际顶尖、世界一流的大型植物博物馆,近日,在第十九届国际植物学大会在深圳市召开期间,昆明市政府举行项目推介会和国际专家咨询会,就中国国家植物博物馆项目的建设,问道国际植物学大会。

优势条件 天时地利人和

植物是生命的主要形态之一,是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居民”,从人类诞生的那一刻起,植物与人类就有着密切的联系。近年来,人类在衣、食、住、行中对植物资源的开发利用不断加强,保护发展和合理的利用植物已经成为了人类共识。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生态文明建设持续推进,绿色发展理念深入人心,为在昆明建设中国国家植物博物馆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时代机遇;云南立体的自然环境孕育了从热带、亚热带至温带甚至寒带的几乎所有植物品种,昆明四季如春的气候环境适宜植物生长和人类安居,为在昆明建设中国国家植物博物馆提供了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指导支持、国家顶级科研机构在昆的落地发展以及社会各界对植物资源研究、保护、开发的高度关注,为在昆明建设中国国家植物博物馆提供了政策、人才、舆论的多方支持。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程连元认为,昆明建设中国国家植物博物馆具有“天时、地利与人和”的优势。他表示,中国国家植物博物馆的筹建必将为同步建设的中国昆明大健康产业示范区提供有力支撑,两者将共同助力把昆明打造成为自然生态环境健康、健康产业发达、健康服务完善、健康品牌靓丽、健康文化鲜明、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健康之城”。

初步构想 馆、库、园一体

目前,全世界以植物为主题的大型专题植物博物馆较少,只有个别大学、研究所或植物园内建立了植物博物馆,如美国哈佛大学的植物博物馆、德国柏林植物园和植物博物馆、英国剑桥大学植物博物馆等;中国目前只有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植物博物馆和哈尔滨师范大学动植物博物馆,这些植物博物馆几乎都是植物标本馆改造而来。

从植物学界普遍认识角度来看,植物园就是“活的植物博物馆”,除具备植物分类、引种驯化、开发利用保护等研究的功能外,还是对公众开放的科普和休闲的重要场所;而植物博物馆内部的植物和植物科学展示,大多以室内展陈的方式对植物的标本、种质、化石等实物,以及与植物科学相关的文字、图片、影像等资料进行展示,形式单一陈旧。因此,建设一座高水平大型国家级植物博物馆,在世界范围内本身就是一项创新。

根据中国国家植物博物馆建设初步设想,其应是植物展陈为主的自然类博物馆和植物活体展览为主的植物园的综合体,按照“馆、园”一体的建设模式,将室内展览与户外展陈有机结合在一起。同时,把“种质库”、“植物标本馆”和植物园作为中国国家植物博物馆的有机整体或重要支撑单元,形成“馆、库、园”为一体,具备收藏与储存、展览与教育、研究与交流、带动与示范等功能,使中国国家植物博物馆在植物种质、植物标本、活植物展览等方面达到中国国内顶尖、国际一流的水平。

为了理顺工作机制,昆明成立了市级层面馆、区建设推进领导组,统筹协调推进博物馆和示范区建设。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的建议,积极与国家级的研究团队对接,并委托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编制国家植物博物馆可研报告和中国昆明大健康产业示范区建设方案。拟聘请大健康领域的国内外顶尖级专家学者15名,为昆明大健康发展提供决策咨询。同时,结合大健康产业全生命周期特点和昆明产业发展实际,以“医、药、养”为核心,狠抓龙头企业全球精准招商,发挥重大项目的辐射带动作用,尽快“引爆”中国昆明大健康产业示范区核心区建设。

外脑支招 凸显多样性多元化

作为全球植物研究领域的最高盛会,国际植物学大会每隔6年举办一次,此次大会是首次在中国乃至发展中国家举办,来自全球近百个国家和地区的专家学者与代表约6000人汇聚深圳。中国国家植物博物馆国际专家咨询会邀请了多名美国科学院院士和中国科学院院士,以及国内外顶级研究机构的20余位专家学者参与了研讨咨询。

“把植物博物馆与大健康产业以及人类的未来结合在一起,这是一个非常棒的主意、非常棒的理念。”美国总统科学顾问、美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外籍院士、美国密苏里植物园主任Peter H.Raven用了两个“非常棒”作为开场白。他表示,植物博物馆应既有标本,也有活体植物,更是作为研究机构存在,但其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展示植物的美。可以借助一些设计师的设计,让植物以一种更美的姿态、以一种更加激励人心的方式展示在参观者面前。此外,这个博物馆是留给子孙后代的一份礼物,要让孩子知道理解为什么要爱植物,如何与植物共生,如果我们的后代能够真正明白除了人之外其他物种的重要性的话,我相信我们的地球、我们的世界会更加多元化、更加安全。

“我们很多时候已经忘记了生物多样性、植物多样性的重要性,植物博物馆这个项目可以强化中国在这个领域的国际领导地位。”美国科学院院士Babara Schaal表示,国家植物博物馆应该更加强调与受众的互动,给中国本土文化、中国历史文化以充分的调动和展示,并在与世界文化、全球文化的取舍中找到一个平衡点。

中科院终身研究员、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原主任许再富表示,当今我们对自然资源的滥用,已经给包括植物在内的生物多样性造成诸多负面影响,许多生物在地球上的消失比其在自然过程中的消失速度加快了1000倍。所以博物馆应该传播“抢救植物就是拯救人类本身”的理念。植物的科普教育是一个充满挑战的事情,需要抓住两个重点,第一不要只讲科学,不讲文化;第二就是博物馆要与旅游业结合才会具有生命力。

英国爱丁堡植物园主任,曾任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副馆长Steve Blackmore表示,从世界范围来讲,专业植物博物馆或者是以植物为主题的博物馆数量十分稀少,如何建立一个有序的、高层次的植物博物馆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一个好的植物博物馆重要的一点就是大家看了以后,回去能够有所思,我学到了什么,我能够做什么,怎样才能让我们有更好的未来。

(责编:徐前、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