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主城区至呈贡高速免费:迁出22公里 拉近整座城的心

2017年07月16日09:27  来源:春城晚报
 
原标题:迁出去22公里路 拉近了整座城的心

从呈贡老城到新城的石龙路很堵

鸣泉收费站退出历史舞台

随着今天凌晨零时昆明南收费站的抬杆放行,自1999年建成投用的鸣泉收费站正式退出历史舞台;它从位处城市边缘,逐渐变成城区之间沟通连接的“障碍”。

22.36公里外的昆明南收费站取代了它的功能,从此主城和呈贡区之间,高速公路免费畅行。今后去市级行政中心、大学城、高铁站和螺蛳湾等地,将有更多快捷免费的路线供选择。

收费站外迁后,堵车的问题是否会随之缓解?我们该如何选择最合适的高速路上下口,最快地到达目的地?收费站外迁将对沿途的产业、民生、交通方式带来哪些影响?

通行提醒

至昆明方向

广卫立交

广卫立交西口与广福路相连,去螺蛳湾商贸城片区和彩云北路沿线,走这里最近。

●提醒:底层匝道口与广福路、昆洛路相连,往东能去经开区,日常车流就较大,取消广卫收费站后,广卫立交片区各道路、路口车流冲击较大,易车行不畅。可配合彩云北路,规划行车线路。

王家营收费站

彩龙路本身道路窄,连接匝道短,东口紧邻大型物流场站,大型货运车流量较大,西口下匝道右转后紧邻下穿涵洞,前往王家营火车站物流中心的集装箱货车都习惯从这里排长龙出站。

●提醒:取消王家营收费站后,车流量集中的情况下,容易在上下匝道造成车行不畅。校车尽量避开这里走吧。

呈贡收费站

由于呈贡收费站上下匝道与石龙路相连,受道路条件限制,进出收费站的车辆与石龙路行驶的车辆形成交织,时常拥堵。取消呈贡收费站后,此匝道作为呈贡新区连接昆玉高速的主要出入口,交通流量或许还将剧增,通行压力更大。

●提醒:今天起,从昆明、玉溪方向经昆玉高速公路驶出呈贡收费站的车辆禁止左转,需驶往呈贡老城区的车辆在驶出收费站时需右转至春融西路口调头。从经开区方向经石龙路的车辆禁止左转进入呈贡收费站(玉溪方向),需前行至昆玉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队路口(昆明方向下行呈贡收费站口)左转,车辆前行约50米至石龙路与石竹路交叉路口调头后,再右转驶入呈贡收费站(玉溪方向)。

至玉溪方向

吴家营收费站

三铝公路道路条件较差,取消吴家营收费站后,将对该路段上下匝道口车流压力加大。

●提醒:今天起,从昆明方向经昆玉高速公路驶出吴家营(三岔口)收费站的车辆禁止左转,请驶往彩云南路方向的车辆右转经驼峰街上行昆玉高速公路跨线桥绕行。

联大收费站

前往市级行政中心、高铁南站、大学城片区,建议尽量选择联大、大渔立交上下昆玉高速,避开呈贡(七甸)和吴家营(三岔口)两个收费站。

●提醒:虽然几个老收费站都不收费了,但昆玉高速鸣泉至马金铺段依然是高速公路,行人、非机动车、拖拉机等车辆,依然不能进入。

记者走访

拖挂车左转上高速

几乎要堵瘫石龙路

昨日上午11时左右,记者驱车从昆玉高速王家营收费站进入呈贡老城区,快驶到石龙路时,就看到由石龙路通往呈贡新城的路上(昆玉高速呈贡收费站出入口旁)的车辆已排起长队。

由石龙路进入昆玉高速呈贡收费站入口处、石龙路通向呈贡新城方向的道路中分别安设了一段隔离栏。

中午时分,一辆大型拖挂车在路口准备左转进入高速公路匝道。车上下来一男一女当起“临时疏导员”,请车辆让行。这样一来,石龙路上车龙堵得更长了。

蝴蝶效应

地产楼市

吸引更多人来呈贡居住

“高速免费之后,会吸引更多人来呈贡居住。走高速半个小时到主城,住在主城里遇上堵车半个小时也不一定能到单位。”

——地产销售顾问廖先生分析,目前大多数往返于呈贡和主城之间的市民,都是居住在主城、工作在呈贡,所以早高峰从主城到呈贡方向拥堵,晚高峰则呈贡回主城方向拥堵。高速收费一旦取消,呈贡吸引力再次剧增。

鸣泉收费站的取消,对于地产从业者来说,这是一个长期而重大的利好消息,而已经或正考虑在呈贡置业的市民,似乎对这个利好消息的“反射弧”有点长。

近期,涌鑫哈佛中心、实力心城等位于呈贡的楼盘都在公众号里推送了有关昆玉高速多个收费站取消的信息。置业顾问也都把收费站取消作为楼盘的一大卖点介绍给顾客,但是很多市民似乎对此并不太感冒。

“很多人看中这个楼盘,要么是投资用来出租,要么是看中地铁方便。”实力心城置业顾问马小姐说,高速公路是否收费并不是市民考虑的首要因素。

昆明一家房产中介代理了呈贡多个楼盘的销售,其销售顾问廖先生说,目前呈贡多个开盘楼盘都在销售期房,从今年开始,呈贡房价走势一直在上扬。特别是随着昆明南站开通后,周围楼盘涨幅更加明显。在廖先生看来,虽然目前考虑置业的市民并没有过多考虑高速是否收费的因素,但高速免费对呈贡房地产的发展无疑是长期利好消息。

花卉产业

解交通压力 省物流成本

“昆玉高速免费以后,消费者不妨走高速公路从王家营或呈贡收费站下,也很方便。”

——斗南国际花卉产业园一位物流商认为,或许今后所有人从环湖东路拥入市场的窘境能够缓解。

交通情况的改变给呈贡片区带来的影响,绝不能忽视昆明斗南国际花卉产业园片区。斗南花卉拍卖、交易和运输大多在晚上8时以后进行。斗南国际花卉产业园一位物流商说,从晋宁等花卉种植基地运来产业园参与竞拍的花卉,一般要通过昆玉高速运送到呈贡。“今后,从晋宁进了昆明南收费站后,到王家营或呈贡这一段的费用就省了。”

“每天晚上的交易、运输工作时间,花花世界外的金桂街经常被挤得水泄不通。”这位物流商表示,因为物流商、花农、消费者都从环湖东路涌入,金桂街难堪其重。“昆玉高速免费以后,走高速也很方便。”

双城生活

上下班一个月省两三百

“如果走昆玉高速,以前每天来回的成本是过路费10元、油费三四十元。今后每个月可以节约大概1/3的上班交通成本。”——家住滇池路片区上班在呈贡的邓先生说。

鸣泉收费站外迁,立马就能得到实惠的,莫过于每天飞奔于主城和呈贡之间的私家车主。

眼下,从主城区到呈贡的路线大致包括以下几条:二环-昆玉高速、绕城高速-昆玉高速、彩云北路-彩云南路、环湖路。其中,彩云路和环湖路为市政道路,优点是免费通行,但红绿灯多,车流量大还限速。而随着昆玉高速路段的免费,二环-昆玉高速或将成为“新宠”。

小车司机欣喜不已,大车司机们则大多很淡定。王家营收费站附近有一座大型停车场,其中停放了上百辆大货车。来自山东的大货车司机刘师傅告诉记者,如果从山东开车到昆明送货,他的货车载重量是20吨,满载过来一路绵延2000公里,所缴纳的过路费以千元计算,因此20多公里的免费,对于跨省物流来说影响并不大。

一名来自玉溪的货车司机也表示,由于昆玉高速可以连接昆明的二环和绕城高速、昆石高速等方向,但二环禁货,只能走绕城高速和昆石高速,依然要交费。

一名来自河北的大车驾驶员则很高兴地说:“我这几年来经常跑这里,如果从省钱的角度来说,取消收费后我的车可以少交六七十元,可以省出一天的饭钱。”

多了解一点

杜家营立交或形成堵点

昆玉高速交巡警大队副大队长倪邦奎分析: “20多公里高速公路不收费,很多司机肯定会选择,车流量的增加会给交警部门带来管理上的压力。收费站外迁及取消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恰逢周一,交通变化当天就会显现,还可能在一段时间内出现意想不到的新情况,另外在杜家营立交(南绕城收费站)处,可能会形成新堵点。”

鸣泉收费站将适时拆除

取消收费后,鸣泉收费站建筑到底要不要保留,是市民关心的问题之一。“不收费了,可原来的建筑物还横亘在高速路上,一样会影响出行效率,大家都会慢下来过收费口。”有市民担心,如果因为这些建筑物引发交通事故,同样耽误时间。

记者从昆明市交通运输局了解到,收费站外迁后,相关部门将积极协调、对接昆玉公司,做好外迁工作期间的资产移交。外迁结束、资产移交完成后,将适时启动昆玉高速公路外迁路段相关收费站的拆除工作。

去呈贡还有免费快速路

去年12月18日,昆明市同期开工宜石、石泸、福宜、三清、东格、寻沾6条高速公路。其中包括昆明主城至呈贡的快速路,路径大致包括福德立交(起)、昌宏立交、昆玉立交、广福立交、南连接线立交、石龙路立交(止),全长约17公里,从这条快速通道从福德立交到呈贡耗时约20分钟,该道路作为市政道路管理,免费通行,预计3年完工。

高速交警整治非法改装

昨日上午,昆玉高速鸣泉收费站,交警在严厉打击小型客车非法改装超员载客违法行为专项整治中,查获两辆擅自非法改装的微型车,整治民警对违法驾驶员采取先教育后处罚的措施。

交警从警车内拿出一张《通告》,对驾驶员说:“这是云南省公安厅、云南省交通运输厅6月27日联合发布对全省小型客车非法改装超员载客违法行为进行严厉打击的通告,你的行为涉嫌非法改装,你先拿着认真念一遍,明白了、懂了就告诉我。”

驾驶员接过《通告》,一字一句念了起来。几分钟后告诉民警:“我读了一遍,明白了!”

“好的,对你的违法行为,我们也会对你进行处罚。”交警说着,对驾驶员开出了罚单,并叮嘱道,“请你回去后将座位安起来!”驾驶员连连点头,拿着罚单驾车离开了。

专家观点

对加速滇中一体化有借鉴意义

“交通一体化之后,主城和呈贡之间产业一体化的速度会加快。昆玉高速这一段沿线布局了昆明的商贸、物流、花卉等多个产业,通过基础设施融合,能够实现推动周边产业要素聚集,人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的汇聚,加快了产业一体化的进程。对于‘双城’生活的市民和位于两地的企业来说,都降低了成本。”

——在云南大学发展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郭树华看来,昆明主城区与呈贡区之间的“高速公路市政化”,意味着昆明都市区的城市群之间,实现了交通基础设施的一体化,对于加速主城和呈贡的融合有重要意义。呈贡作为昆明城市发展的重心,和主城区的融合以及带来的后续效应,一定程度上可能成为城市群之间融合的示范,对于加速滇中城市经济圈一体化有借鉴意义。(张扬 吕世成 孙琴霞 李超 文 王宇衡 摄)

(责编:徐前、杨良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