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告官”案行政首长出庭率不足一半

2017年06月29日09:41  来源:春城晚报
 
原标题:“民告官”案行政首长出庭率不足一半

  2014~2016年行政管理领域行政案件收案情况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昨日发布的2016年度行政审判白皮书显示,去年我省法院新收一审行政案件3377件,基层政府败诉率占比最高。全年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率仅为48.54%。省高院副院长田成有坦言,“民告官”就是要见官,不见官的行政诉讼是不完整的,有缺陷的。3年来,省高院一直致力于推行“行政首长”出庭应诉制度。

  数读

  “民告官”案 乡政府败诉率高

  立案登记制实施后,在刑事、民事、行政三大案件的审判中,增长最快的当属行政诉讼案。2016年,全省法院新收一审行政案件3377件,创历史新高。

  2016年,行政机关一审行政案件败诉率为9.41%,同比下降3.18个百分点。但乡政府类案件败诉率为16.67%,败诉率同比上升6.54个百分点,是主要行政管理类别中败诉率最高的一类。这说明我省乡、镇基层行政机关执法水平仍有较大提升空间。

  2016年,全省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率为48.54%,同比上升0.57%。全省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率较高的4个地区为玉溪、版纳、德宏、铁路法院,均超过80%以上,其中玉溪地区达97.83%,为全省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率最高的地区。昆明、保山、楚雄、昭通、怒江5个地区的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率低于50%,其中昆明地区为全省最低,出庭应诉率为20.13%。

  问题

  行政机关“拖延症”依然存在

  “民告官”案审理中暴露出的主要问题包括:

  1.我省部分乡镇政府在处理土地争议时,超越职权作出行政决定撤销或变更县级政府颁发的权证。农业部门超越职权对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属争议案件作出行政处理决定。国土部门超越职权对土地权属争议作出处理决定等。

  2.在认定事实和证据方面,执法过程中,不注重证据的固定,造成行政行为认定事实不清。在执法中,行政机关重实体,轻程序的执法观念尚未改变。在履行法定责任时,行政机关虽然做了前期工作,但没有正确履职,对当事人的申请拖着不解决,延迟、消极履职的情况依然存在。

  3.在庭审中,行政机关举证不全面,不在法定期限内举证,法庭质证陷入被动,依法行政的依据未能及时提供。法庭答辩重点不突出,没有说服力。负责人出庭应诉不规范,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有的负责人,在开庭两三个月前就向法院提出因其他工作原因请假,引起第三方和原告质疑。

  措施

  行政机关出庭应诉率已纳入考核

  针对我省行政机关出庭应诉率较低的情况,省政府法制办公室党组成员、巡视员黄旻参加省高院新闻发布会时介绍,“民告官”案,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在《行政诉讼法》中作了明确的规定。负责人出庭应诉是法律的要求,行政机关负责人应尽可能地做到。一是有助于问题的解决,二是有助于提升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的能力和水平。

  新的行政诉讼法出台后,省政府也出台了相关的文件,作了相关的要求。黄旻透露,对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率,目前我省已经纳入了考核体系,在2016年以前的考核中,出庭应诉率是扣分项。在2016年之后,不光是扣分还有加分,做得好的就加分,以后的分值还要逐步提高。

  对话

  “民告官”要见官

  杜绝判决“空转”

  省高院副院长田成有说,“民告官”不见官,这样的诉讼是不完整,是有缺陷的。这些年高院致力推动“行政首长出庭应诉制度”,就是要提高我省行政首长出庭的应诉率。然而与全国相比,我省行政首长出庭应诉率一直处于一个低位的状况。

  田成有认为,既然“民告官”,行政机关就应该坐到庭上来,去聆听老百姓的诉求和想法,这是一个态度问题。老百姓的想法是什么?老百姓的疾苦是什么?如果行政机关仅仅指派一名律师、派一般人来出庭,就听不到这样的声音。

  田成有认为,行政机关在应对“民告官”案件时,首先要转变观念,官员就是为老百姓服务的,要积极出庭倾听老百姓的心声。其次,通过出庭应诉,行政机关负责人的法治意识和思维就有很大提高。背了多少法律条文,还不如出一次庭,这是一场生动的法制教育课。

  田成有表示,行政首长出庭,有助于问题的解决,很多“民告官”案的解决最终还是要回到行政机关,行政首长出庭可以推动案子的解决,看到了问题的症结,行政首长可以拍板,有效杜绝“民告官案判决后空转”的现象。

  立案问题上,田成有表示,要坚决清理限制和剥夺当事人诉权的“土政策”。

  杜绝滥诉

  让“民告官”回归理性诉讼

  田成有说,不要觉得“民告官”官司就打不赢,事实上省高院在审理“民告官”的案件中,官民都平等对待,输赢不在于原被告双方的身份,而在于法律依据。

  田成有表示,省高院发布正反两方面典型案例,就是要说明法院的诉讼是讲证据的。在法院,不论你是政府还是老百姓,法院都会依法审理,不会偏袒也不会偏失。通过发布这些案例,来引导民众更加理性地诉讼,而不是滥诉,让“民告官”诉讼回归到理性的司法状态。

  案例

  1.区政府举证不力败诉

  2009年9月,西山区政府成立了西山区昆明铁路枢纽扩能改造工程征地拆迁安置工作指挥部。刘某承租的部分土地及地上设施位于拆迁范围内,刘某持有的指挥部《会议纪要》中记载:对刘某提出要求补偿回填土方的费用,经会议讨论,鉴于被拆迁的钢架大棚较多,拆迁公司拆迁后建筑材料由刘某回收,以弥补回填土方产生的费用损失,由街道办事处和拆迁公司与被拆迁人协商后开展相关工作。刘某认为区政府在征地拆迁过程中未对其进行补偿,提起行政诉讼。

  一审法院判决区政府补偿刘某回填土施工费用59万余元。上诉后,因区政府举证不力,二审法院维持了原判。

  2.原告举证不力败诉

  阮某于2000年1到2月向会泽县娜姑镇政府乡镇企业办公室等部门交纳了林地占用费、森林消防抵押金、矿产使用费、勘查服务费等共计4625元,在娜姑镇开办砂石厂。因阮某一直未依法申请办理相关证照,砂石厂2004年被会泽县国土资源局强制关闭。

  2015年2月9日,阮某以县国土局不向其颁发砂石厂开采许可证为由,向会泽县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县政府审查认为没有证据证实阮某向县国土局依法提出过申请并提交了相关材料,驳回复议申请。

  一审法院认为:阮某要求县国土局颁发开采许可证,但不能证明其向县国土局提出过办证申请并提交相关材料。阮某要求撤销县政府复议决定及要求县国土局颁发开采许可证的诉讼请求均不能成立。一审二审阮某均败诉。(熊波)

(责编:徐前、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