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四成西黑冠长臂猿,在这里得到呵护

猿声啼,搅热莽莽哀牢地

2017年06月16日08:3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猿声啼,搅热莽莽哀牢地(美丽中国·保护区之夏)

西黑冠长臂猿。李 伟摄

李林国在观测西黑冠长臂猿。本报记者 杨文明摄

哀牢山。潘 泉摄

制图:蔡华伟

小档案

哀牢山自然保护区,1981年设立为省级自然保护区,1988年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水源林及珍贵动物绿孔雀、长臂猿等为主要保护对象。保护区总面积67700公顷,地跨云南玉溪市新平县,普洱市景东县、镇沅县,楚雄州楚雄市、双柏县、南华县。新平县内的西黑冠长臂猿有124群、500多只,约占全世界西黑冠长臂猿数量的40%。

只要不是大暴雨,每天早上4点多,林子就要起床,简单吃过早饭、包上盒饭,打着手电筒走一小时上山工作。林子大名叫李林国,是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新平管理局茶马古道观测站一名观测员。他每天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观测西黑冠长臂猿。

西黑冠长臂猿,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全世界现存1000多只,在新平县就有124群、500多只。

猎手转行做了护林员,林子一家记录了当地人与生态关系的转变

清晨6点,随着第一缕阳光洒落到哀牢山,先有雄猿独鸣、后是整群合唱,林子便迅速判断猿群的位置,穿梭林间寻找,“如果不能在十多分钟内找到猿群,当天就很难再见到它们”。

林子算是子承父业。林子的父亲李忠明,年轻时曾是远近闻名的猎手,随着保护区建设不断推进,2000年加入护林队伍成为一名护林员。“父亲熟悉山林,是科研人员最好的向导。”林子说。2009年,李忠明年近六十,将接力棒交给了儿子。

8年来,日复一日,林子的生活几乎天天如此。林子其实并不孤单,还有46个和他一样的护林员,守护着43万亩的哀牢山新平片区。

实际上,组建护林员队伍,只是长臂猿保护工作的一部分。近年来,新平境内的国家级、县级自然保护区及国有林区,都设置了相应管理机构,在法律和专业性等方面对保护工作给予了有力保障。

目前,新平管理局设立了1个野生动物救护站,下设2个西黑冠长臂猿监测站、11个管理哨所;保护区外的集体林区划为公益林管理,让分布在保护区和国有林外的西黑冠长臂猿栖息地得到了有效保护。为缓解保护与周边社区生产生活的矛盾,管理局还实施低碳生态示范村项目建设,降低人为活动对保护区的干扰。

从护林员到观测员,保护越发精细化、科学化

近年来,保护区全面提升科研监测能力,管理局与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合作,在茶马古道和大帽耳山建了两个监测站,安排护林员专项从事西黑冠长臂猿跟踪研究,获得大量影像、图片资料。

护林前,林子只在林中偶遇过一次长臂猿。“都知道山上有长臂猿,可真见过的没几个人。”林子说。2010年,林子从一名普通护林员升级为西黑冠长臂猿观测员,对他的要求,也从通过猿啼大致判断长臂猿数量,升级为“习惯化监测”。

习惯化观测,是指在不惊扰长臂猿的前提下,实现对长臂猿连续三天以上、从醒来到休息的近距离观测。由于生性胆小,西黑冠长臂猿距离人类二三十米时就会迅速离开,要近距离观测,难度很大。

监测工作异常艰辛。由于山高路远,林子说他很少走出观测站,“十来天出去买次菜,月底走一公里多,找个有手机信号的地方上报观测情况”。

经过近两年摸索,林子和同事们终于实现对西黑冠长臂猿的习惯化观测。从最初距离20多米观察几秒钟,到现在上山22天能观测19天,甚至连续6天从早到晚观测,偶尔还会边观测边给长臂猿播放《月光下的凤尾竹》。林子笑言,他们与西黑冠长臂猿已经成为老朋友。

“长臂猿跟人很像。它们也会拥抱、会亲吻,雄性也会搂着雌性的腰。夏天它们各睡各的,到了冬天全家会抱在一起取暖,幼猿在中间,雄性长臂猿在最外围。”说起长臂猿的习性,林子停都停不住。

习惯化观测只是开始,接下来还有周而复始地持续观测。“每三分钟记录一次长臂猿活动,还要录像。有时一天下来,密密麻麻要记十多页。”林子说,虽然有时也会觉得孤单,“不过看到野生动物自由自在地生活,心里也就安静下来了”。

生态优先,保护珍贵的哀牢山生态系统

实际上,保护西黑冠长臂猿不仅是保护了这个物种,也保护了珍贵的哀牢山生态系统。

“有次专家看西黑冠长臂猿的照片,结果意外发现长臂猿竟正好在一棵珍贵的伯乐树上栖息。”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新平管理局局长普永云说。

从2004年开始的每年9—11月金山丫口鸟类监测环志工作显示,已共计监测到哀牢山鸟类41659只,隶属14目、32科、216种。与1984年《哀牢山自然保护区综合考察报告集》相比,新增鸟类记录种70余种。从西黑冠长臂猿到各种类型的候鸟,哀牢山的物种多样性令人震撼。

尽管有着西黑冠长臂猿这么好的生态名片,新平县却从未将其作为旅游宣传的招牌。“长臂猿对新平的价值并非在经济方面,而是在生态价值和社会价值。长臂猿在这儿栖息,反映着我们新平的环境质量。”新平县委主要负责同志说,前不久,新平县级自然保护区周边发现了丰富的多金属矿,不少企业前来投石问路,都被挡了回去,“现在的技术只要开采,肯定会破坏保护区生态,我们给这个矿的定位是子孙矿,等解决了技术难题再开采”。

生态优先不仅带来良好生态,也给当地带来了良好的回报。“别处的茶叶卖20块钱一公斤,我们哀牢山的茶叶,40块钱一公斤还挺好卖。”林子说。(记者 杨文明)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16日 15 版)

(责编:薛丹、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