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葬九疑揭示的文明密码

郭伟民

2017年06月16日09:5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舜葬九疑揭示的文明密码

  高庙遗址出土兽面纹饰陶罐。

  说起湖南,我们总会想到屈原的《离骚》,想到“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不过这个洞庭湖以南的内陆地区,远古时期曾被认为是不适生聚的地方。西汉时期,贾谊被贬为长沙王太傅,“闻长沙卑湿,自以寿不得长”,可见他对于这南方长沙的环境极度恐惧。司马迁在《史记》中说“衡山……长沙,是南楚也。南楚好辞,巧说少信。江南卑湿,丈夫早夭。楚越之地,地广人稀。无冻饿之人,亦无千金之家。”长期以来,依靠文献来写湖南古代史,只能从秦汉以后开始,那么在此之前数十万年的历史呢?

  几十年来,大量的考古发现填补了湖南远古历史的空白,揭示出早期湖南的历史进程及内在动因。

  湖南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距今50万年的旧石器时代,洞庭湖平原西侧的一些河流阶地和山头上,就发现了数量众多的打制石器。从那时起,湖南就一直有人类活动,并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存。当然公众比较熟悉的是万年前的道县玉蟾岩洞穴遗址,在这里发现了目前中国最早的水稻以及最早的陶器。中国是世界水稻的故乡,玉蟾岩是解开世界水稻起源之谜的关键之一。在旧石器时代末期,人类在湖南已经开始定居,在洞庭湖平原西部的一些山岗上,发现有一万年以前的建筑基址,说明人类已经从居无定所发展为定居的聚落。定居若要成为稳定的形态,其前提是有食物的存储和食物再生产,于是有了水稻采集。

  在湖南发现了目前中国最早的城。澧阳平原的新石器文化序列十分完整。从距今1万年以后的彭头山文化起,一直发展到后来的大溪文化、油子岭文化、屈家岭文化、石家河文化,时间跨度到距今3900年左右。文化序列的完整意味着这里有非常稳定的社会经济发展,发达的稻作农业支持了社会的进程,稳定的社会又促进了农业的发展。因此,距今6300年前后,这里诞生了目前中国最早的城——城头山古城,这座史前古城具有圆形的结构,有完整的城壕、城墙、城门体系,城内布局清晰,相关遗存显示社会分层已经明显,贫富分化、职业分化都已经出现,这是社会复杂化的重要标志。城头山城池有过近千年的辉煌,在大约距今5300年之后,这座城才开始走下坡路,而被其东边10多公里远的另一座城——鸡叫城逐步取代,在这个取代的过程中,长江中游的文化重心也从澧阳平原移到了江汉平原,形成了以石家河城为中心的长江中游经济—文化共同体。

  正在首都博物馆举行的“美好中华”展览,有几件来自高庙的陶器。它们来自高庙文化晚期的一处大型祭祀场所,装饰有中国目前所见年代最早的凤鸟、兽面和八角星象等神像图案,是高庙人精神世界的集中反映。湖南洞庭湖地区,以及湘、资、沅、澧四水的河谷地带,都留下了人类频繁活动的遗存,高庙文化便是杰出的代表。这支文化的年代上限可到距今7500年,下限为6500年,这里出土了我们所见年代最早的白陶之一,陶器上的众多刻画和戳印的图像是其观念的生动体现,这种观念成为后世中国精神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新石器时代以后的湖南,走过了一段较为沉寂的历史,大致相当于中原夏朝这段时间。商代,商文化越过长江向南方传播,岳阳铜鼓山遗址就是这个时期的典型代表。在此之后,从晚商到西周早期,分别有费家河文化和炭河里文化,其中炭河里文化发现了大量的青铜器,这些铜器具有中原和地方土著的双重特征。炭河里还发现了一座西周早期的城。

  于是想到了“舜葬九疑”的传说。从史籍来看,这一传说应该发生在战国早中期,屈原在《离骚》中说“济沅湘以南征兮,就重华而陈词。”重华即是帝舜。《山海经·海内经》云:“南方苍梧之丘,苍梧之渊,其中有九疑山,舜之所葬,在长沙零陵界中。”《史记·五帝本纪》载:“舜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秦始皇三十七年“行至云梦,望祀虞舜于九疑山。”西汉前期马王堆出土的地形图上,在九疑山的核心区特意画了九根柱子,并标注了“帝舜”的字样,表明西汉前期九疑山已经有祭祀舜帝的庙宇了。

  舜生活的时代相当于中原龙山文化时期,如果将这个古老的传说与考古的真实记录相比对,居然可以得到许多的印证。在新石器时代后期,特别是进入龙山时代以后,大量的中原文化因素影响到了湖南,在夏商周时期更加明显,相当于夏朝晚期的二里头文化因素,影响到了湘南九疑山地区。商时期这里不仅出现了中原式的铜器,也大量出现中原式的陶器,甚至也有玉器。西周时期这里也有不少来自中原的影响。及至楚势力崛起江汉,湖南在很短的时间里即成为楚国的一部分,在楚国北上中原争霸的过程中,湖南成为其稳定的后方,也正是在这样的过程中,湖南的民族也完成了华夏化的过程。原来的南蛮之地成为国家的地域,原来的苗蛮越濮族群也完成其华夏族群的蜕变。从目前考古发现的情况看,楚国能够控制的地区只能到达南岭北侧。南岭和九疑山正好是楚国势力范围的极限。

  西周中晚期至春秋早期,湖南大地生活着一些族群,群苗、蛮夷、百濮、百越衍化成形,支系众多,到战国早中期,湖南全境几乎都为楚国所有。从此,原来山头林立的湖南纳入到了楚国的国家行政序列,原来的族群也不断为统一的楚民族所融合。正是这个时候,舜帝南巡葬于九疑的传说出现了。从屈原对于“重华”溢美之词中或可感知,楚国可能是传说的创造者。

  秦灭六国,湖南正式纳入中华帝国的版图,秦朝设立了洞庭郡和苍梧郡来管理湖南,龙山里耶古城发掘出土的秦代简牍证明,即使是偏僻的湘西也实施了高效率的行政管理。可以骄傲地说,考古工作为湖南积累了大量的资料,足够重建湖南的上古史。

  这或者就是考古的乐趣。舜葬九疑的传说如同一个密码,揭示了中国文明化的进程。舜葬九疑由传说到史实的过程,是中原中心和边陲内陆化的过程,这清晰的历史脉络显示的也是中华文明特有的形成机制,正是这种机制造就了独特的五千年中华文明连续体,如滔滔江河,万古不竭。

(责编:徐前、杨良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