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廷举:身心都付“云子”中

【查看原图】
刘廷举在制作云子 人民网 薛丹 摄
刘廷举在制作云子 人民网 薛丹 摄 
来源:人民网-云南频道  2017年06月15日08:00

人民网昆明6月15日电  (记者 徐元锋)赤日炎炎,端坐在内温一千多度的窑炉边,尽管电风扇呼呼作响,仍禁不住汗湿衣衫。刘廷举似乎忘了周遭的一切,他右手持铁杆蘸满琥珀色的熔浆,滴落在左手里的长铁片上,再干脆利落地翻手收料,一颗正圆扁平的“云子”便具雏形。

一蘸一滴一转的动作,刘廷举做了25年。在云南围棋厂,他“滴子”的功夫无人能及。去年,刘廷举成为昆明市总工会组织评选的首届“十大工匠”,与操作机床的年轻技师们并列。时光倒流25年,孑然一身来昆明打工的他,还是刚走出大山的农民。

刘廷举出生在贵州毕节山乡,兄弟姐妹六人,土里刨食却人多地少,他17岁就去砖窑打工。从和泥、拉坯到烧窑,刘廷举从头到尾都干过,且一干就是六七年。干活肯卖力气,又爱动脑子,刘廷举烧出来的砖青灰厚实,其声如金。也是机缘巧合,1992年经亲戚介绍,他来到一家校办企业,即云南围棋长的前身,烧制“都没听说过”的“云子”。

“云子”围棋又称“云扁”或“云窑子”,相传发端于唐宋,盛于明朝,清末工艺失传,建国后重新复兴。有一副“坚而不脆、沉而不滑”的手工“云子”,举棋时捻抚如婴儿肌肤,落子时啪的一声清脆铿锵,是多少爱弈之人的梦想!“云子”黑白分明,白子温润如羊脂玉,黑子“仰视若碧玉,俯视若点漆”,有清潭秋水之妙。虽然如今也有了机器批量制作的工艺,但手工“滴子”的灵性温暖,终究不可替代。

云子虽美轮美奂,所出之手却拙朴讷言。刘廷举憨厚和善,说起话来毕节口音还很重,常年“滴子”劳作已养成了不疾不徐的性情。刚入厂那会儿,熔料烧的还是焦煤。把玛瑙、紫英石等矿料研磨成粉,再加入红丹粉、硼砂等,放入坩埚高温熔化,然后“长铁蘸其汗,滴以成棋”。盯个班下来,刘廷举鼻孔都是黑的,熔料的时候就在炉子边的麻袋上睡一会,后来改成硅碳棒加热的电炉——“云子”每步工艺革新,他皆亲历亲为。

如果认为刘廷举只是“卖油翁”式的“滴子”师傅,那也太小看他了。就“滴子”而言,矿料纯度、环境温度等不同,都会影响棋子的成色质量,要“滴子”师傅默会于心相机决断。刘廷举说:“心里有事就滴不好,心无杂念才能出好棋。”而对不同配料的“料性”、熔炉的结构、耐火材料的选择等,都是需要经验的技术活。惟其如此,刘廷举才被“80后”的厂长罗玲认为是“技术宝贝”。

围棋厂自然也有沉浮兴衰,刘廷举进厂25年,相对于当初的工友,他是最“长性”的。或许是因为他的知足常乐,刘廷举一步步走近了“昆明工匠”。他的徒弟李建忠告诉记者,师傅最讲认真,“一次炉子出问题,他本可以电话里解决,但不当班的他还是骑车赶来了”。厂里生产部部长聂焰苹最佩服刘师傅的,是他把几个孩子都培养成了大学生。

刘师傅不善言辞,也没多少大道理。但从他“滴子”时的旁若无人里,不难窥见他的“匠人风神”。“云子”圆润朴沉、自然如玉,恰如匠人性情。眼瞅着一排冷却“退火”的“云子”,鬓角灰白的他像是自言自语:“滴了这么多年,有感情了……”

刘廷举:1965年出生于贵州毕节七星关,1992年入云南围棋厂工作,荣获2016年第一届“昆明工匠”称号。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15日 06 版)

分享到:
(责编:薛丹、杨良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