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震林化解“小麦风波”

2017年05月19日09:04  来源:人民政协报
 

1941年3月底,谭震林率领新四军第六师,驻扎在江苏无锡县北乡寨门镇一带。

当时,该镇有一个农民协会会员,名叫许士章。他积极参加农民协会的活动,搞减租减息,并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时无锡城被日本侵略军占领,对农村实行经济封锁,不少富户的粮、棉堆积在家里。3月初,许士章在乡里组织了一个春耕合作社,为了筹集春耕生产的费用,他想到一个办法:以合作社的名义,向本乡的地主富农借麦子运进城里,然后通过城内向进步人士出售,并商定将得收入的3/4还给麦主,1/4归合作社。许士章的这次粮食贸易是经县委批准的,因此,只两天就借到105包小麦,其中,寨门镇开明士绅严蔚苍的堂侄女婿、寨北乡第三村长严俞珍借出10包。

麦船进城的前夜,严俞珍对许士章说,他要跟着麦船进城玩几天。许士章当即拒绝了他。因为严俞珍有一个侄子叫严春亭,是无锡城里替日伪做事,此人动辄以“私通新四军”的“罪名”诈人钱财。谁知第二天,严俞珍躲在麦船里进了城,结果上岸不久就遇到严春亭。严春亭向叔叔借钱,遭拒后将严俞珍抓到特工站拷打,迫使严俞珍说出了105包小麦的下落。日伪遂将这批小麦扣押。

消息传来,许士章赶到严俞珍家,要他赔偿,遭到拒绝。许士章等就决定在第二天上午,召开全乡群众大会,向乡亲们公布此事,并要求严俞珍赔偿。

谭震林得知此事后,于第二天上午大会开始前,派人找来许士章。许士章见到谭震林后,以为他是在为严俞珍说情,不等谭师长说完,转身就往大门外走。

谭震林急忙让警卫员把许士章叫了回来,端过一杯开水放在许士章手上,按许士章坐下,然后和蔼地说:“刚才我说话简单了一点,你的性子也急躁了一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细细地给我讲讲。”

许士章把事情详详细细地讲了一遍。谭震林静静地听完后说:“许同志,刚才我没有了解情况,是我不好。我理解你的心情,辛辛苦苦筹集来的资财全部断送了,怎不急?但是,我们办事情要有全局观念。”

谭震林耐心地给许士章讲了党面临的实际困难,又讲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重要意义后,对他说:“对开明绅士,我们不团结他们,日本鬼子就会拉他们,那我们打鬼子就更困难了。不赶走鬼子,我们怎么分土地,穷人怎么能翻身?开明士绅爱面子,我们要顾及他们的面子,不应该开大会出他们的洋相,也不应该催着他们立刻赔出来。你办事认真负责,但要注意方式方法。”

谭震林的话说得许士章心服口服。想想自己刚才的做法,许士章惭愧地低下了头。谭震林继续说:“许士章同志,我知道你在群众中很有威信。你刚才在外面讲的那些话,是不对的,你应该挽回这个影响。我们共产党员,不是开明士绅,只服从真理,不讲究面子,认识了错误就承认嘛。”

许士章听后,立即起身走到大门口,大声说道:“乡亲们!我没有把事情弄清楚,刚才我说的话是错误的。共产党是真正帮我们穷人说话、替我们穷人办事的。麦子的事,新四军正在为我们处理,现在大家回去,继续做春耕的准备工作!”

后来,谭震林写了一封详细的信,给时任锡北行署主任的陈枕白,委托他对开明士绅严蔚苍把此事的处理经过做了详细说明。严俞珍非常感动,十天后,他另准备了一批麦子,赔给了农民协会。(王贞虎)

(责编:徐前、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