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歌剧呼唤“中国风”(文化脉动)

记者 张贺

2017年05月19日09:0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民族歌剧《木兰诗篇》剧照。
  资料图片

毫无疑问,当前中国正在出现一股久违的“歌剧热”。《白毛女》《小二黑结婚》等经典民族歌剧不断复排,巡演一票难求;《图兰朵》《卡门》《茶花女》等世界歌剧经典轮番引进国内,引发排队观剧。演出的繁荣也带动了创作的繁荣,自2017年初以来,文化部共收到各地各单位报送的2015年至2019年已创排或计划创排的歌剧作品143部,仅2017年就有60多部。几乎全国每一个省份都有新歌剧在创排,歌剧这一“舞台艺术皇冠上的明珠”正在迎来新的高潮。

但繁荣之中,无论是观众还是业内人士似乎都对当前的原创歌剧有所不满,这是为什么呢?

民族歌剧不应缺少民族味儿

原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团长、编剧王晓岭说,目前中国原创歌剧数量不少,也不乏优秀作品,但真正让老百姓买票进剧场的并不多,“我们正在逐步失去演出市场。”王晓岭分析说,造成这种困境的原因在于“当前民族板腔体歌剧难以再现当年的辉煌,创作少、观众老化;而西洋歌剧至今水土不服,只限于小圈子内,真正为中国观众认可的寥寥无几。”

为什么观众不认可当前的原创歌剧?

文化部部长雒树刚指出,“唯洋是举”“唯洋是从”,用西方的标准来剪裁中国人的审美,是当前原创歌剧难以赢得观众的重要原因。他说:“‘洋腔洋调’占了上风,但实际上,对这样的歌剧,老百姓并不喜欢,听不懂也不愿意听。”

从票房情况看,近两年市场反响较好的歌剧作品无非两大类,一是《白毛女》等民族歌剧经典的复排版,一是世界名团的歌剧经典如《茶花女》等。一大批原创歌剧几乎都难以通过商业化演出实现收支平衡,不少歌剧要通过赠票等方式招揽观众。

雒树刚还指出,当前优秀的歌剧创作人才匮乏,一些创作者创作功底和能力不足,导致写出来的作品思想贫瘠、不接地气,无法引起观众的共鸣。

中国歌剧舞剧院原副院长黄奇石直言不讳地指出“原创歌剧的剧本不行”。他说:“就写本子来说,当代歌剧作家与戏曲作家相比,有相当大的距离,主要是不会写戏、不会安排戏剧冲突。很多歌剧,没有戏,就靠唱,独唱、重唱,重唱中有二重唱、三重唱、四重唱……没有戏,唱再多也不是地方。”

一位观众在网上留言表示,现在的国产原创歌剧不如过去的样板戏好看,舞美灯光华丽、音乐技巧高超、场面气势宏大,但就是故事情节不吸引人,人物形象立不起来。

“观众还是喜欢那些具有浓郁中华民族风格和特色的歌剧,从《白毛女》到《江姐》,从《洪湖赤卫队》到《刘三姐》,还有《王贵与李香香》《小二黑结婚》……这些优秀的民族歌剧彰显了中华审美风范,唱出了时代的风貌,至今仍具有强大的艺术生命力和感染力。”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说。

黄奇石认为,那些花了重金打造的“洋腔洋调”的东西不管如何自吹、是否得奖,都绝无前途,必将为历史的浪涛所淘汰。他说:“这也是老百姓不喜欢不接受的缘故。老百姓喜不喜欢是个决定性的因素。”

不少业内人士都认为,中国民族歌剧创作应该走中国自己的路,不能一味地学习模仿西洋歌剧,否则就难以赢得观众。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居其宏说:“当前,从创作观念层面说,务必摈弃鄙视民族歌剧、唯西方歌剧马首是瞻的风气,科学对待我国民族民间音乐、民族歌剧和西方歌剧这三大光辉传统,从中探索出一条基于传统而又超越传统、紧跟时代而又引领时代的新型民族歌剧音乐创新之路。”

(责编:徐前、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