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

2017年05月15日15:48  来源:人民网-云南频道
 

烂朽朽的老屋,装满了我半辈子的挂念。无论我走多远,无论我辉煌还是落泊。大都市豪华酒店,绿荫中幽静别墅,还有那山珍海味,乃至边塞美人,没一样挽住我的心留住我的情绊住我的思念……三十年间,头一次感觉你确实老旧,第一回遣责我的粗心跟大意,你竟朽落成这般模样。回望一眼我已泪水涟涟,举起相机健硕的双手晃动得按不了快门——我的屋子,我的双亲,我的兄姐,还有我的童年我的顽皮以及母亲的黄荆条子在我屁股上留下的印痕;太阳晒到了屁股被母亲打起来放牧的猪牛,黄昏吆喝猪儿牛儿扛一桠柴禾,背几枝小草刻意讨母亲的欢欣;被哥哥欺负,得姐姐帮忙,还有那腊月间欢蹦跳跃的期待,正月里客人的热闹跟母亲的忙绿;煤和泥糊的煤炭火和它殷红的焰子,一下子涌来,我这已经可以称老人的人儿,半枯的心里,如何装得下这般丰富与牵扯?

你装容了我的梦,包容了我的忤逆;经风沐雨,形容枯槁,依然慈爱接纳。我来了,你没半声幽怨,虽无奈岁月剥蚀而洞开着门窗,朽落着瓦片,却依然如微笑以昔时的疼怜仿佛预料之中满足着你久违的期待。你看护着每一片木壁,还苦撑着灶上的那口铁锅,早已锈迹斑驳残喘着屋漏的雨水;大半锅锈水,加剧了你的艰难,只有那一乘木楼梯,还完好无损,可我一搭脚竟一个趑趄梯板断塌朽如淤泥,仿佛是苦撑一口气,终于等到跟我的告别;又仿佛是你刻意的怨气,爱怜地予我一点幽幽的交接;抑或也是慈爱的嗔怪,打住我心中歉意别别,我的老屋我的心念,你快别别。你的主人我的父母已经相继成了往昔。母亲念叨你比念叨我姐兄三人更情意切切;临终凝望着你的方向,久久不下那口气息;我的父亲我的惧怕,为了一条公路从你身边擦过还与本家的我的当社长的小弟着急;还有你的小主人我的侄女我的侄儿我的儿子,他们一直念叨着要把你焕发成老家最美的阁楼!

你的灵气,你的蕴含,注定了你一日强过一日的后继,岁月如歌,荏苒出你期待的无尽英华,岁月静好,我们静好,再撑撑,你也一定静好,

从来不曾有过抛弃,年年岁岁忆着往惜,为着你的期待,秉承你的物华,请予我以平静,与你沐享这远违的久别重逢的愉悦……

哦……老屋……

……老屋  (杨能宽)

(责编:木胜玉、朱红霞)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