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旅游巡回法庭重点景区全覆盖 法庭进景区就地解纠纷

记者 杨文明

2017年04月18日08:0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法庭进景区 就地解纠纷(倾听)

核心阅读

游客在景点发生纠纷,最担心的是时间耗不起。2016年云南省接待海内外游客量同比增长三成;与此同时,旅游纠纷案件量呈上升趋势,纠纷发生的原因主要集中于旅游服务提供方。为此,云南省高院在全省范围内设立旅游巡回法庭,目前已实现重点景区全覆盖,能够在景区第一时间审理案件、调解纠纷,维护游客的合法权益。

2016年7月,云南省高院要求各地结合旅游产业整体发展水平、旅游纠纷数量等相关情况,在全省范围内成立旅游巡回法庭。如今,云南省已实现旅游纠纷案件巡回审理的常规化,实现了全省旅游案件巡回审判全覆盖、旅游巡回法庭重点景区全覆盖。当法庭开到了景区门口,给旅游案件审判工作带来了哪些变化?记者进行了调查。

法庭设在景区,游客找得到

即便是吃饭,李昌纹也习惯时不时拿出手机看一看,怕有未接来电。“我的手机号对游客都是公开的,游客打来电话不及时接听或者回复影响不好。”

李昌纹是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广南县坝美旅游法庭法官,平时的办公地点就在坝美世外桃源景区入口处。而普者黑旅游法庭,也位于普者黑核心景区的核心位置。“景区远离市区,旅游法庭设在景区门口,游客立案更为方便。”李昌纹说。

不仅是文山,目前云南全省已经挂牌设立共143个旅游案件巡回审判机构,其中旅游巡回法庭70个、旅游案件巡回审判点73个,基本上覆盖了所有知名旅游景区。

调查显示,云南省旅游纠纷民事案件呈现出“案件数量总体呈现上升趋势”“纠纷发生原因主要集中于旅游服务提供方”“案件具有突发性、扩散广、影响面大”等三大特点。云南省高院副院长向凯说,“设立旅游巡回法庭,有助于第一时间在景区审理案件、调解纠纷,以案释法,切实维护游客的合法权益。”

针对旅游消费者行程基本固定,纠纷发生后希望及时解决,不希望过多停留的特点,旅游巡回法庭均已对外公布了联系人、联系电话,部分法庭还设计了“便民联系卡”投放至景区的售票点、酒店前台、旅游大巴等处。游客通过拨通卡片上的电话,就可尽快解决旅游纠纷。

云南省高院还和百度公司合作上线“百度地图·云南旅游巡回法庭”,轻轻点击,云南省所有的旅游案件巡回审判机构的地址、联系法官的姓名和联系方式等基本信息就能一目了然。

即便是主要的被投诉对象,不少景区也对旅游法庭的设立表达了欢迎之情。“畅通游客合法维权渠道有利于景区自身形象维护,对景区也是一种保护。”普者黑旅游开发公司客户中心主管熊正丽说。

多元纠纷调处,当事人权利实现得了

法院先行调解,然后交由人民调解委员会出具调解协议,法院再通过裁定书确认调解协议效力。今年2月7日,坝美旅游法庭对一起旅游纠纷案件的处理,听起来有点绕,但对游客维护权利来说却挺给力。

“通过调解而不是审判来解决纠纷,一来可以提高案件办理效率;另一方面,能够为当事人省去诉讼费。”李昌纹告诉记者,根据规定,标的额1万元以下的小额旅游纠纷案件,免交诉讼费;标的额1万元以上或者转为普通程序审理的旅游纠纷案件,调解结案的也免交诉讼费。

针对旅游纠纷案件涉诉标的小、争议不大、权利义务关系明确的特点,各巡回审判机构建立电话接访、诉前调解、巡回审理、及时执行等一站式便民服务机制,及时化解纠纷,对于旅游纠纷案件原则上适用小额诉讼程序和简易程序审理,当日受理、当日立案、当日送达,免收诉讼费用和执行费用,力争就地受理、审理、调解和执行。

普者黑派出所指导员徐慷鸿告诉记者,目前法院和派出所、工商所等单位均建立了联络机制。“一般我们接到投诉后会第一时间进行调解,同时固定证据,除非利益受损严重,游客都愿意接受派出所的调解。”

而相比公安、工商部门作出的调解书,通过法院司法确认后的民事裁定书则具有法律上的强制力,有助于避免一方拒绝履行后再进入审判程序花费当事人更多时间。“一方当事人拒绝履行或者未全部履行的,对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相当于给游客上了个‘保险’。”广南县法院副院长朱西超说。

旅游纠纷解决以调解为主

“接了十几个电话,都是问景点咋去。”李昌纹告诉记者,自己更多时候接到的游客电话并非关于旅游纠纷投诉。

“法庭很忙,但旅游纠纷很少。”李昌纹告诉记者,近两年来坝美旅游法庭通过诉讼解决的旅游纠纷每年仅有一两件。坝美法庭并非个例,云南省近半州市成立旅游法庭后,目前仍然无案可审。

丘北县普者黑法庭法官饶海泉告诉记者,一般发生旅游纠纷后游客往往首先找到公安、工商等行政部门,按照首问负责制,只有少量案件会转到法院解决,“基本上还是以司法调解为主。标的额小的一般行政机关都能解决,标的额相对高的才会闹到法院。”

“旅游法庭案件多说明矛盾纠纷多,并非好事儿。比较理想的状态是游客可以方便找到合适的维权渠道,但最好游客不需要维权就能有好的旅游体验。”饶海泉说。

因此,更多时候,坝美法庭将工作做到前面。“针对有些游客投诉较多,或者是以往审判的案例,对景区提出司法建议,通过完善相关基础设施等做好矛盾投诉的预防,从而减少旅游纠纷。”

案件少,是否有必要专门成立旅游法庭?记者采访发现,大多数旅游法庭均依托景区所在地派出法庭设立,并没有增加人员编制。普者黑民居改造工作组组长赵自忠认为:“景区发展带来大量人流,潜在矛盾纠纷也比普通村落要多,旅游法庭首先是法庭,只是针对旅游纠纷做了更为详细的制度性安排。”

而在不少旅游法庭,有案办案、无案宣传成为共同的选择。不过记者采访发现,部分法庭仍然存在发传单、挂条幅等形式上的宣传较多,而针对不同对象群体的精准宣传不足等问题。“下一步还是要加强风险预判,针对不同对象做好预防性普法宣传。”丘北法院研究室主任杨华昌说。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18日 09 版)

(责编:木胜玉、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