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原子能机构副主任:十三五或开建内陆核电站

2017年02月13日14:17  来源:央广网
 
原标题:国家原子能机构副主任:十三五或开建内陆核电站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核能是清洁能源,对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有重要作用。目前,我国在运核电机组35台,3365万千瓦,在建核电机组21台,2390万千瓦,在建规模世界第一。但我国核电在发电总量中的比重还较低,仅占3%左右,远低于全球11%的平均水平。国际机构预测,到2050年,全球核电发电量将在现有基础上翻番,发电比例将达世界发电总量的17%。这也意味着,我国核能发展必须要提速。

  核能的力量同样也让人心生畏惧,远一些有切尔诺贝利、近一些有日本福岛,核能建设究竟能否保证安全?又将如何勾勒发展的美好蓝图?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副局长、国家原子能机构副主任王毅韧对此做出详细解答。

  一问:福岛核事故类似的灾难能避免吗?

  近期,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安全壳部最大辐射值达每小时650希沃特,人如果暴露在这种辐射中几十秒就会死亡,这再次引发民众的担忧。王毅韧解释说,实际上,这是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的后遗症,福岛核事故是一个极端自然灾害加人为处置不当叠加的结果,如果当时海啸、地震发生后,日本相关措施到位,今天这种局面是可以避免的,“处置不当,断电反应堆在不断散发余热,不冷却它肯定要堆型损坏。如果应急处置得当,马上采取调应急柴油机过去恢复供电,另外它在海边,可以用海水冷却。但他没有,他不敢用海水冷却,他想那个反应堆以后还要用。实际上已经运行四十年了,到了退役时间了,他还舍不得退役,就是‘东京电力’。”

  此外,核电技术已是第三代,安全性能有了更大提升,一旦出现核事故,会封闭在厂区以内,封闭在反应堆以内,这也为核能的发展又上了一把安全锁。按照计划,十三五期间,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要降低18%,包括二氧化硫、氮氧化合物等主要污染物排放要降低10%到15%。王毅韧说,核能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最好途径之一,“因为核电是低碳能源,基本上不排放二氧化碳这个温室气体,也基本不排放有害气体,二氧化硫、氮氧化合物。同时它又是一个基荷能源,可以稳定发电。太阳能、风能是清洁能源,但是它一会儿有,上网很困难,一会儿没有,不能够稳定运行。包括水电都有这个问题,枯水季节水量太少,不能稳定提供电量。”

  二问:核燃料产业园的建设是否有必要?

  十三五时期,我国核电运行和在建装机将达到8800万千瓦的目标。这首先要让已经具有发电能力的核电站效能更高。此前由于我国核电站都建在东南沿海附近。而核燃料产能建设主要分布在西部,距离核电站集中地比较远,而且布局分散。简单点说,就是原材料与发电厂离得太远。王毅韧表示,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就要在核电站相对集中的沿海地区建设核燃料产业园,打造一站式核燃料元件生产供应基地。广东省江门市的群体性事件之后,虽然一度终止了江门产业园的项目。但是,事件过后,中核集团公司跟中广核集团公司重启了选址工作。十三五期间,国家将推动中核集团公司跟中广核集团公司合作建设核燃料产业园区,实现投资主体的多元化,“目前正处于厂址论证阶段。后续我们将视核电发展的步伐,把握节奏,稳妥推进核燃料产业园建设。核燃料产业园的选址要综合考虑经济、技术,以及社会因素,确保建成技术先进,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燃料产业园。铀资源从海外进口进来之后,上了码头以后进入燃料园,开始纯化、转化,再铀浓缩,制造成元件,就近提供给附近的核电站使用。”

  三问:为什么要建内陆核电站?

  目前,内陆已经开展核电站前期工作的场址包括湖南桃花江,湖北咸宁,江西彭泽等。王毅韧强调,现在世界上400多台核电站,大部分建在海啸、台风影响基本可以忽略的内地,少部分在沿海,核电站建在沿海符合安全要求,在内地也一样,“核电站建在沿海安全,建在内地就不安全了,不存在这个问题。”

  为什么我国先在沿海建了核电站,然后再考虑在内陆?王毅韧分析,过去,东南沿海对电力需求更加旺盛,所以核电站率先支持东南沿海,但是,随着内陆经济发展加速,内陆地区的能源需求也正在不断提升,而核电对环境的影响小于火电,“内陆地区像湖南、湖北、江西也很缺能源。我的老家湖南,它也缺一次能源,所以它的电现在就是高压往那儿送。一赶上冰冻季节高压线一出问题就送不过去了,它也是从外面拉煤发电。如果发展核电可能是一个好的选择。”

  有人担心,内陆建设核电站,需要用长江水去冷却。王毅韧说,这个概念又错了。虽然沿海核电站是通过海洋水来循环进行冷却,但是,在内陆地区就不一样了,用的是水塔,“你到电厂一看有个很大的水塔,它那个水是内部循环使用,它根本不是往长江排,也不会老从长江没完没了的去抽水。”

  王毅韧透露,如果顺利,十三五期间将开工建设内陆核电站。

  四问:什么是海上浮动核电站?

  十三五时期,我国还将研发海上浮动核电站,也叫海上核动力浮动平台。王毅韧解释说:它实际上就是把一座核电站建在船上,正因为它是浮动的,所以有一定特殊性。建设海上浮动核电站,对推动我国远洋油气资源开采和水面船舶核动力技术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现在海上资源开采能源基本上都是带着柴油机,带着柴油去发电。因为它不可能从大陆拉电过去,这个很费事,对海洋环境也不好。所以如果能用海上浮动核电站,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另外像西沙群岛、南沙群岛,在岛上有人居住、有人生产、有人生活,他们的用电怎么办?现在采取从大陆拉过去柴油发电。如果能用海上核动力平台,也可以解决这些问题。另外将来我们要开发北极,很多路线走北极很方便。”

  目前,已经组织行业权威专家和有关单位进行了多轮论证,确定采用成熟技术的方案建设海上浮动核电站。

  五问:我国乏燃料处理技术比印度差20年?我国的核工业走出去进展又如何?

  乏燃料又称辐照核燃料,是经受过辐射照射、使用过的核燃料,通常是由核电站的核反应堆产生。这种燃料的铀含量降低,无法继续维持核反应,所以叫乏燃料。乏燃料中包含有大量的放射性元素,因此如果不加以妥善处理,会严重影响环境与接触它们的人的健康。对乏燃料的处理是核能利用的后端,也就是核工业产业链最后环节之一。王毅韧介绍,我国确定了核燃料闭合循环和核能发展必须相应发展后处理的技术路线,“我们现在走的是对乏燃料进行后处理,用化学的方法、萃取的方法,把乏燃料剪成一段一段的,浸泡在溶液里萃取它。把有用的东西提出来,提出来之后把它干燥制成粉末,再做成元件。”

  王毅韧说,现在人们还不掌握大型核燃料后处理厂的技术。所以十三五期间,将进行后处理关键技术的攻关。据了解,后处理产能方面我们将分三步走,目前已经建成60吨的后处理能力,第二步要建成200吨的工业化的能力,第三步要建成大型商用后处理的能力,就是800吨,“我们在完全自主掌握后处理技术之前,通过跟法国合作来建设一座800吨的后处理厂,来解决我们乏燃料后处理的问题。”

  此前,有人认为,我国乏燃料处理技术比印度差了将近20年,王毅韧回应,这个说法不准确,最多五年左右时间就能赶上印度,十年到十五年时间赶上国际先进水平,“因为仅建设800吨的后处理厂就需要建设十几年。现在后处理最高水平是法国,要赶上法国,首先必须建起一个800吨的厂子并稳定运行,才能证明赶上法国了。”

  建立了完整的核工业产业链,核电走出去的步伐将进一步加快,现在,包括英国、南非、阿根廷等国都对我国核电产品伸出了合作的橄榄枝。王毅韧介绍:“一个是华龙一号,一个是CAP1400,另外高温气冷堆。因为高温气冷堆我们现在在国际上是属于领先水平,如果2018年并网运行的话,将是世界上第一座正式投入商业运行的高温气冷堆,就核电站。所以现在这是几个品牌国外比较感兴趣,稳步将中国创造的核品牌推向全球。”(记者 张棉棉)

(责编:木胜玉、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