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网络综艺发力 综艺制作公司“快速发展”

2017年01月24日09:28  来源:新华社
 
原标题:原创网络综艺发力 综艺制作公司“快速发展”

  2016年网络综艺市场的重大变化,不仅体现在数量上的全面井喷,随着越来越多的传统电视人跨“墙”投入网综怀抱,从购买模式、合作模式逐步到自我研发模式,一个新型综艺市场生态正在形成,综艺制作公司也将迎来“快速发展时代”。

  网络综艺原创发力

  2016年,中国综艺市场迎来爆发之年。根据《2016年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各大视频平台推出的网络综艺达618档,其中,以《奇葩说》《十三亿分贝》等本土原创内容为代表的顶级纯网综艺节目快速崛起。

  业内认为,在经过了粗制滥造、野蛮生长后,网络综艺正进入“大片时代”。《我们十七岁》总制作人崔芸芸表示:“网络综艺不再只局限于小成本、低投入的‘小打小闹’,不少累积了网络点击量和网友口碑的制作公司开始获得更多话语权,他们有能力有财力去制作自己想要打造的真正综艺大片。”

  天然带有“互联网基因”的网络综艺定位于更年轻的“90后”群体,主持人以轻新、活泼的语言风格贴合互联网用户偏好,以内容多元化和类型垂直化为方针构思节目内容。以汪涵和撒贝宁主持的《十三亿分贝》为例,采用房间直播与演唱会模式,通过方言音乐展现中国多姿多彩的地域文化。节目总播放量突破3亿,微博阅读量突破13亿,成为今年网络综艺市场的一匹黑马。

  此外,原先以播放平台为主体、以商业利益为主导,以天价明星为噱头的综艺节目运作方式也开始发生转变。内容供应商开始获得市场和资本的青睐,本土原创的节目模式开始涌现,富有才华的普通人开始被关注挖掘,将广告内容与节目主题深度融合的模式被观众所接受。

  制作方快速发展

  在制播分离的趋势之下,新兴的节目制作公司不断涌现,灿星制作、世熙传媒、米未传媒、微鲸科技等独立的内容供应商屡屡卖出天价冠名权。据爱奇艺负责人透露,《奇葩说》第一季的冠名费5000万元,到第三季时总体赞助费达到3亿元,广告收入猛增600%。这些公司摆脱了体制的束缚,也拒绝被视频网站“绑架”。

  “通常,综艺制作公司在流媒体网站签订独家合作协议之后,也将自己的利益跟平台捆绑,这在某种程度从一个体制进入了另一个体制。综艺制作公司得益于流媒体网站,也受制于流媒体网站。而今的综艺制作公司注重垂直内容深耕,以独立制作公司的形态保障内容的创新性和独立性。”杭州积木影视策划有限公司的龚邦朝告诉记者,一些成熟的制作公司开始不再为特定的平台去生产特定内容,而是先做内容,再找到合适的平台。

  独立制作人张灵志也认为,成熟的制作公司面对平台越来越平等。“相比之前电视台对制作公司的强势,现在由于广告营收压力,他们对于有成熟运营能力的制作公司逐渐开始放低了姿态。只要制作公司能够有好的节目创意和模式,平台一般都会比较欢迎,这些制作公司甚至可以帮助平台解决制作团队和广告招商的问题。”

  内容质量偏低、资本盲目投放阻碍市场发展

  不过,初绽头角的网络综艺市场依然存在内容低俗和资本盲目的问题。早期的“自审自查”制度虽让网络综艺拥有更多元化的题材,但情色、暴力擦边球等问题也随之而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展研究中心政策研究所所长李岚曾公开指出,综艺节目若迷失在廉价的笑声中,必难以获得长久生命力。

  为规范网络综艺的创作和播出,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陆续出台一系列调控措施。业内认为,随着《姐姐好饿》《黑白星球》《偶像就该酱婶》等原创网络综艺或被悄然下架或勒令整改,网络综艺和监管政策将进入“磨合期”。

  在遵守政策、坚持导向的同时,如何在市场竞争中突出重围?在资深传媒人温静看来,在传播渠道格局已定的情况下,接下来将迎来内容大战,网络综艺应该深耕市场细分并提供精确内容。

  而对于资本对综艺节目介入尚缺乏规划性,中国传媒大学中国网络视频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夏陈安认为,如何将资本和内容实现有效嫁接,让内容和市场并驾齐驱亟待破题。“未来,我们将致力于做这件事——把不懂得资本运作内容的制作团队,和不懂内容生产的资本机构‘撮合’到一起,让新型的综艺市场生态更加健康蓬勃。”(段菁菁 倪震洲)

(责编:虎遵会、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