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连中国》年终报道:溯江而上·云南篇

云南打造金沙江开放合作经济带 走绿色发展之路

【查看原图】
石鼓镇景色宜人。供图
石鼓镇景色宜人。供图
来源:人民网-云南频道  2016年12月25日13:29

人民网昆明12月25日电  (徐前)11月份,颜辉的脐橙庄园已经一片金灿灿,走在云南金沙江畔溪洛渡大桥边,丝丝脐橙的清香从岸边随风飘来。

很难相信,眼前这124亩金灿灿的脐橙庄园,在几年前还是一片荒滩,被当地人认为是“拉屎不生蛆”的地方,但如今,一个现实版的“四季水果农场”已经初见雏形。

云南永善县溪洛渡镇颜家坝地处金沙江边,如今,金沙江沿岸繁花似锦、百果飘香的乐园随处可见,沿江行走,在不同的区域都可以看到蔚为壮观的经济果林。

金沙江是长江的上游,从青海省玉树巴塘河口至四川省宜宾岷江口,全长2308公里,其中云南境内长1560公里,流经云南7个州市40多个县市区。按照“生态建设产业化,产业发展生态化”的发展思路,长江经济带正成为云南生态文明建设的先行示范带。

将修复生态环境摆在金沙江流域发展压倒性位置

日前,云南省政府发布《云南金沙江开放合作经济带发展规划(2016年-2020年)》,坚持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把修复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确保“一江清水”流出云南,积极融入长江经济带建设,构筑长江上游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

据云南省环保厅介绍,云南将强化国土空间合理开发与保护,加大重点生态功能区建设和保护力度,构建金沙江河谷生态安全屏障,实施金沙江防护林体系建设、水土流失及岩溶地区石漠化治理、退耕还林还草、水土保持等工程,增强水源涵养、水土保持等生态功能。到2020年,规划区域内森林覆盖率预计将提高两个百分点。

金沙江流经云南地区为多山高原地区,沿江生态脆弱,水土流失面积大,严重制约金沙江沿岸城市社会经济发展。从1989年开始,国家在包括金沙江流域地区实施了长江上游水土保持重点防治工程(简称“长治”工程),云南省共有元谋、大姚、永仁等13个县市被纳入此项工程。还先后启动实施陡坡地生态治理、水土流失综合治理、石漠化治理及农村能源建设等一大批治理修复和改善生态环境的综合工程。

建设生态廊道 走绿色发展之路

过去,云南村民们生活水平按坝区、半山区、山区的顺序依次降低。山上的村民只能“靠山吃山”,砍了今年不知道还有没有明年。实现林业产业结构调整后,村民们还是“靠山吃山”,经济林果种植成了林农们的“摇钱树”和“绿色银行”。

如今,丽江玉龙县的雪桃、楚雄元谋县的蔬菜、永仁县的芒果……这些金沙江沿岸的经济林果蔬都打出了自己的品牌,让当地百姓大为受益。

位于金沙江干热河谷地带的元谋,蔬菜产业已成为当地最为重要的、不可替代的富民产业,产值占全县农林牧渔业总产值的40%以上,农民从中获得收入占全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50%以上。村民尝到了甜头,真正将“生态共识”转化为生态行动。如今的发展局面得益于以坡改梯和经济林为重点的山、水、田、林、路综合治理。

在金沙江“长江第一湾”奇景的石鼓镇,这个曾经见证红军长征战略转移的地方,生态保护也焕发出新的活力,长江两岸,郁郁葱葱。

此前,由于自然灾害的影响,加上村民生态意识淡薄,长江第一湾上的植被呈现出减少的趋势。为了增加当地群众的收入,提高他们生态保护的意识,石鼓镇大力推广栽种优质林果,林果业品种也从原来的板栗、苹果、梨子等发展到三月桃、五月桃、六月桃、冬桃等20多个品种。经过近年来的不懈努力,不仅改善了生态环境,金沙江岸变成了一道道绿色屏障,而且增加了区域农民群众的收入。“我们镇的生态变化十分明显。”石鼓镇副镇长和中华说。

多方合力“啃”下水土治理“硬骨头”

根据《云南金沙江开放合作经济带发展规划(2016-2020年)》,金沙江流域云南境内迪庆州、丽江市、大理州、楚雄州、昆明市、曲靖市、昭通市等7个州、市的23个县、市、区都在规划范围之内。

金沙江流经云南地区为多山高原地区,可以说是长江上游水土流失最严重的区域之一。规划显示,规划区域存在一系列的制约因素:水利基础保障能力低,水利化程度不高,工程性缺水严重;产业发展滞后,创新发展能力弱,农业现代化水平低,干热河谷农业优势尚未得到充分发挥,传统工业发展方式粗放;城镇化水平低,山区乡镇发展缓慢;脱贫攻坚任务繁重……

“这里很多地方条件差、环境恶劣,都是水土治理最难‘啃’的‘硬骨头’,仅仅依靠国家的政策和资金投入远远不够。” 在水土保持治理的一线工作了近30年的元谋水保办的罗桂云认为,“关键还是要动员起民间资本的积极性。”

在罗桂云看来,民营水保在金沙江流域内水土流失治理中起到了巨大作用。 “这样的新路子治理开发速度快、标准高、效益好。”罗桂云介绍,民营水保的大户都愿意大力发展经济果木林,通过以点带面,带动了本地和外地投资开发者参与到治理水土流失当中来。

“每当这里的青枣、芒果成熟了,树上全都是沉甸甸的果子,看上去壮观得很。”罗桂云说。

颜辉也告诉记者,荒滩变果园的现状让很多村民也开始纷纷加入变荒为林的队伍中,“有跟着我种橙子的,有种砂仁的,现在的颜家坝,比以前好看了。”

分享到:
(责编:虎遵会、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