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生肖金石拓片终聚首

2016年12月16日14:03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十二生肖金石拓片终聚首

  历时十二年,青铜器全形拓传承人贾文忠终于完成了他的青铜器拓片之十二生肖系列作品。贾文忠既有得偿夙愿之感,又有割舍不下之情。

  走出深闺让人识

  全形拓是以墨拓技法将器物原貌立体地呈现到平面拓纸上的一门传拓艺术。不同于书法绘画,它是一门集金石学、考古学、美学三位一体的高层次艺术门类,历来受到文人墨客的青睐,为收藏家所珍藏。其不但在视觉上给人以美感,拓片本身带有的斑驳痕点,更是令人发思古之幽情,具有纸笔书写所没有的趣味。在照相术传入中国前,它是一种有效保存器物影像的方法。

  清末民国时,上至金石专家,下至普通爱好者,均藏有全形拓本。相传嘉庆道光年间的六舟和尚是全形拓之鼻祖,他闲暇时将寺里的焦山鼎制成全形拓,岂料求者颇多。随后金石学家阮元便邀六舟和尚为自己所藏的青铜器制作全形拓,六舟和尚所开创的全形拓从此名声大噪。

  据贾文忠介绍,“全形拓”又称“立体拓”,曾经风靡一时,但后来因为照相术的传入,世人更习惯用简易技术去记录青铜器的方方面面,这种青铜器传统影像保存方式几近绝迹。民国全形拓名家首推周希丁,其徒弟傅大卣袭之,贾文忠又有幸得以拜傅大卣为师。贾文忠的全形拓集金石传拓和颖拓于一体。近年来,他通过拓片构图、拓片墨色运用等技巧,使全形拓艺术焕发出新的光彩。

  贾文忠曾经以传拓“夏鼎商彝”的绝活获得业内专家学者的赞不绝口,但贾文忠却对这一古老技艺不够普及深感忧虑:“如果只拓国之重器,藏于深宫大院中,对于这种传统技艺的弘扬毫无助益。只有创作百姓喜闻乐见的艺术品,才能把这项技艺发扬光大。”经过深思熟虑,贾文忠将充满了民间气息的十二生肖作为创作题材。

  动物用时方恨少

  贾文忠为制作生肖拓片,每年都要到全国各地去挑选既贴近生活,又不乏美观的青铜重器。但十二生肖的概念至汉代才完全形成,青铜器则主要产生于夏商周三代,此时的十二生肖这一民俗文化符号还未形成,因此在青铜文物作品中,以与农耕文明息息相关的牛、羊、马为表现对象的作品较多,其他的则较为稀少。因此在选材上就让贾文忠颇伤脑筋。以商后期的四羊方尊为羊年的创作对象是众望所归,但诸如子鼠、申猴这类生活中不常见的非家畜动物器皿则少之又少,而如辰龙、巳蛇这种颇具神性的动物形象在青铜器上虽然纹饰遍布,但缺单独器皿。

  猴年的取材让贾文忠颇费一番功夫。猴多生长于气候温暖的热带地区,而作为中华文明发源地的中原地区早期鲜少见到猴子这一形象。贾文忠费尽艰辛在战国时期云南少数民族的铜饰上找到与猴有关的器物,但体量过小,且造型复杂,不适合制作成立体拓片。几经辗转,贾文忠最终选择了收藏于曲阜博物馆的战国时期错金银的铜带钩,猴子体态生动活泼,伸长的手臂刚好形成了一个带钩,将猴这种生物特有的灵性表现得淋漓尽致。

  蛇在中华传统文化里是小龙,这一个“小”字就显得它位置尴尬。既非上神,成为人人崇拜的图腾形象;又不是普通的家禽走兽,成为日常器皿的参考形象。贾文忠遍寻各地博物馆,都找不到类似的蛇样器皿。文物专家罗哲文指点他,可以从玄武这一神兽形象上入手,贾文忠茅塞顿开,旋即想到武当山顶的玄武神像。龟四肢敦实、坚毅忍耐,而蛇机智灵动、盘踞其上,既涵盖蛇之形象,又暗藏中国传统神话元素及卜卦传说。

  贾文忠每年展示的金石传拓生肖,器形准确、透视合理、纹饰清晰、铭文规范、效果逼真。做工精湛的准确度达到与实物无二,无不闪现当年文人士大夫那呼之欲出的灵气。贾文忠家传厚学,熟知拓本用纸,按用色的不同,对全形拓进行创新与发展。在这些全形拓作品中,墨色深浅变化跃然纸上,它不仅表现出所拓青铜器的固有色彩感觉,还表现出器物本身的阴阳明暗、凹凸远近。著名鉴赏家史树青先生曾经赞叹:“贾文忠全形拓优于民国时期的各家作品,继承和发展了这种传统绝技。”

  贾文忠也是通过这十二年的创作选材,逐渐正视了传统青铜器中带生气的青铜器形象着实稀少的现状。过去学界早已明确以人为创作对象的青铜器是为上品,如人面青铜鼎是绝无仅有的国之重器,而以动物形象为对象的青铜器虽珍贵,却未曾引起足够的重视。贾文忠发现,青铜器历时三千多年,与动物有关的青铜器却不足一千件,只占礼器的千分之一。且现存的动物青铜器也全然不是以写实为创作手法,那些凝练的线条、抽象的造型、先民诡秘的想象力都使得它们远甚于一般原始艺术的拙朴魅力。贾文忠不无骄傲地评价道:“可以说西方盛行的现代艺术都可以在中国几千年前的青铜器造型上找到影子。”

  贾先生炉火纯青的全形拓片所呈现出的立体影像效果完全可以把人带进金石的辉煌世界,令人叹为观止,有着笔尖书写及科技记录难以抵达的境界。他计划将全形拓申请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并在北京联合大学招收相关专业的研究生,使这门技艺得以继承和发展。(李晓滨)

(责编:虎遵会、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