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化年龄结构方能应对“扎堆二胎”

2016年11月29日09:19  来源:红网
 
原标题:优化年龄结构方能应对“扎堆二胎”

  西安唐都医院泌尿科二病区护士郭女士告诉记者,今年7月,她将自己怀孕二胎的消息告诉单位后被约谈:“要么辞职,要么放弃孩子”。11月18日,该院泌尿科主任王禾向澎湃新闻证实,他当时确实要求郭女士在工作和孩子之间做选择。王禾说,此前每位护士均签订过承诺书,按照科室计划怀孕,违反者应主动辞职。“并没有说不能怀孕,但应该拉开距离、不能扎堆。”王禾称,因今年以来科室怀孕人数太多已影响到工作,“必须刹住这个车”。(11月28日澎湃新闻网)

  “要么辞职,要么放弃孩子”,这样的选择,对于任何一位职场女性来说都一个两难选择,尤其是对于生育年龄已处于高危段的女性而言,这更是不可承受之重。而且,从法律上来讲,如果用人单位真的以未按单位计划怀孕而逼迫女职工辞职,其行为则属严重违法,是要受到法律惩罚的。不过,从用人单位的角度来讲,单位的处境并非不值得同情。毕竟,女职工扎堆怀孕生子,很多工作势必会受到影响,一些女职工较多的单位,甚至有停摆的危险。

  再值得同情,也不能以非法手段达到损人利己的目的。所以,对于用人单位的难处,我们也只能施之以同情而已。不过,深入剖析之所以导致目前这一现状的原因,则有利于未来重蹈覆辙,再次陷入同样的困难之中——究其根本,很多用人单位,尤其是女职工较多的用人单位,其所面临的困境都来自人员配置的年龄层次问题。

  现在的很多用人单位人员配置的年龄层次,仍然建立在原来的延续了30多年的一胎政策的基础之上。在过去的30多年中,一胎政策一直保持着相对稳定,这种稳定性也让人们产生了该政策在未来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仍然会继续保持稳定的预期,这就直接导致了很多用人单位在配置女职工时,只需要考虑了其只生一胎的情况。过去的配比方式,在普遍一胎的情况下,并不会给用人单位工作的正常开展带来太大影响,或者说,过去的配比方式还是科学的。但当二胎政策突然到来之时,过去的人员配比方式却受到了空前挑战。

  目前,女职工尤其是在生育年龄上已属高危人群的女职工扎堆怀孕生子的现象,只是一个过渡期的特殊现象,很快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但当这一波生育潮过去之后,未来,由于在政策的允许范围内女职工都存在生育二胎的可能性,这就要求用人单位在职工年龄结构问题上,必须与时俱进。

  因女职工扎堆生育而使单位工作受到较大影响的现象,在某种程度上恐怕也与用人单位不健康的用人观有很大关系。很多人都注意到过这样的现象,即在医疗、交通、商场等服务性行业,目之所及皆是年轻的女护士、女乘务员、女服务员,很少见到年龄较大的女性——这些女性由于已经过了生育期,通常不会给用人单位带来生育压力。这一方面当然与这些行业用人需求的迅速增长,导致平均年龄被稀释有关,但显然也与服务性行业或明或暗地排斥年龄较大女性有关。

  短期内的影响需要用人单位通过对现有人员的统筹安排来解决、克服,长期来讲,为了避免扎堆生育的影响,用人单位可以通过优化女职工配置的年龄结构,拉开生育年龄距离来解决,就像在一胎政策下曾做到的那样。而另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就是,一定要建立起更加公平、健康的用人观念,既不搞性别歧视,也不能搞年龄歧视。(张楠之)

(责编:木胜玉、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