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到哈密:从61小时到10小时的变化

2016年10月04日09:17  来源:昆明日报
 

2016年9月30日晚,顺利登上了从昆明飞往兰州的航班,随着飞机的起飞,心早就飞回到了家,透过飞机的舷窗,看着昆明的夜景,心里充满着回家的渴望。2014年底,兰州至乌鲁木齐的高铁正式通车,让自己在一天内从西南到西北的回家路,成为了可能。

42个小时站着回家

靠在飞机的座位上,想起了大学时的“慢慢归家路”。

2008年过年回家,那时没有如今足不出户就可以订票的12306网站,唯一的方便就是可以在大学里买到回家的票。由于那时还没有互联网订票系统,加之昆明至新疆没有直达列车,回家的路途不仅遥远,还伴以艰辛。

那时的回家票,只是一张印有昆明—哈密的通票,需要中途签转。同时通票也意味着:在经历19个小时昆明—成都有座位的“幸福”后,将迎来长达42小时成都—哈密的无座“待遇”。这是因为签转车票只能在当天购买,过年票紧,能有一张站票进入到归家的列车中,就是幸福。42个小时站在狭小空间的火车里,下车后不仅双脚肿痛,甚至连水也不敢多喝,因为厕所里面早已挤满了归家的农民工……2016年归家,2小20分钟后到达兰州,再乘坐到新疆方向的动车,经过8小时后进入新疆的第一站便到了家——哈密。

在兰新高铁平稳高速行驶的动车上,不仅座位比以前宽了许多,前后距离也增加了不少,以前列车硬座不能伸直的腿也可以完全伸展。尤其体现在列车途中的食物储备方面,以前时间长每次回家都要储备长达7顿的口粮。如今,带有温度的新鲜盒餐,不仅干净卫生,还有较多种类可供选择。正在思考时,高铁乘务员推着餐车过来,选了一份“龙利鱼”套饭,当松软的米粒伴着蚝汁扣焖的龙利鱼时,之前乘坐火车受的“委屈”一扫而空。

不用半夜再起来抬水管

到了哈密,由于当天的时间尚早,便直接赶去了车站,当还在担心是否能买到当天回家的车票时,发现这是多余的,车站早已在国庆前备好了运输方案,动态增派车辆,保证乘坐人员均“有车可坐”。想起前几年因班车少,遇节假日人流增多时,平常的客运班次很快“捉襟见肘”,回家只能等到第二天。

当班车越过天山山脉,家乡秋季金黄映入眼帘,归家的心更切了……很早,就从车窗里看到了接自己回家的父亲。

“吕叔,你家儿子回来了呀?杀只羊好好给儿子补补!”同村的胖忠看到父亲接我说道。“老爸,为啥胖忠叔比以前白了很多,而且看起来气色不错,完全不像以前辛劳农民的样子呢?”老爸微微一笑:如今的农民,再也不是前几年的农民咯,在家就能种地!

父亲解释,以前使用喷灌灌溉,当给小麦地浇水时,挨家挨户24小时轮流进行,一节10米左右的水管重达20余公斤,每亩地需要3节甚至更多,完全靠人力将水管对接到麦地,如果是种粮大户(100亩以上),那么几晚上连着不合眼都是常事。如今,随着科技的发展,农民种地不用再半夜起床抬水管,需要浇水时,只需动动手指,全自动地埋滴灌设备就可以将充足水分精准送达小麦根部,少操了很多心。新型灌溉设备的启用,既方便了农民种地灌溉,同时也杜绝了之前明渠灌溉浪费水的弊端。

对待一只羊的态度

“听说你要回来,哈萨克族邻居卡班大叔专门为你杀了一只羊,现在已经在锅里煮着了。”刚回到家休息片刻,父亲便督促着自己去卡班大叔家吃手抓肉。“专门为我准备的?”诧异之余不禁想到,几年前,卡班大叔家辛辛苦苦一年放的羊,都是每年到秋季养好膘后拿去卖了,便是一年的家用钱,自己从不舍得吃。如今不仅专门为我准备一只羊,还在院子中间用大锅煮着,对待一只羊,怎么如此“轻率”了呢?

“现在根本不缺那几只羊,这只就是专门为你准备的!”与卡班大叔的闲谈中得知,如今的羊不仅在草料方面政府有补贴,而且政府也会高于市场价收购,在有足够的钱来满足一家大小的温饱后,专门养几只羊来自己吃,已然成为卡班大叔连同其他哈萨克族牧民在享受生活方面的“惯例”。

当与卡班大叔全家围坐在新搭帐篷中大口享受家乡美味时,卡班大叔拿起了冬不拉说:“今天是祖国67岁的生日,共产党的政策好,让我们吃饱了、穿暖了,我们要用我们的舞蹈与热情,来庆祝祖国的生日。”所有人一起跳起欢快的哈萨克族舞蹈。记者吕文康

(责编:朱红霞、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