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曼一张画 晒出了徐志摩的朋友圈真貌

2016年07月26日11:39  来源:钱江晚报
 

  持续的高温天气,让美术馆、博物馆成了很多市民双休日避暑放松的首选。在浙江省博物馆武林馆三楼展厅,有一场以历代名家碑帖书画文献为主的“金石书画展”,人气很旺,其中最热门的是一张“小清新”山水画卷。

  因为,与它相关的人和事太过传奇——这是陆小曼目前存世最早的绘画作品,徐志摩飞机失事时的唯一遗物。

  陆小曼存世的画作不多。

  在嫁给徐志摩之前,陆小曼就受其母吴曼华影响喜欢画画,后拜师刘海粟、贺天健等名家,晚年还曾任上海中国画院专业画师。

  画画的时候是1931年春天,当时,陆小曼正跟刘海粟学画不久。徐志摩对妻子的画才颇为得意,同年夏天,带着画卷北上,分于友人们题跋。

  胡适是两人共同的好友,他的题跋是一首打油诗:“画山要看山,画马要看马,闭门造云岚,终算不得画,小曼聪明人,莫走这条路。拼得死功夫,自成真意趣。”

  也许怕陆小曼看了不高兴,又说:“小曼学画不久,就做这山水大幅,功力可不小!我是不懂得画的,但我对于这一道却有一点很固执的意见,写成韵语,博小曼一笑。”

  陆小曼跟着刘海粟学画,就是胡适介绍的。紧跟在胡适后面的,是杨杏佛(经济管理学家、中国管理科学先驱)、贺天健(画家、书法家)等人的题跋,有趣的是,他们两人都不同意胡适说陆小曼“闭门造车”的观点。

  到此为止,还是他们“朋友圈”中的互相打趣,直到了陈从周(园林大师、同济大学教授)题的几行小字,故事开始令人唏嘘。

  这一年冬天,徐志摩乘飞机前往北京,途中失事。事故中,他留下的唯一遗物就是这画卷,因存放在铁匣中幸免于难。他此次带着画,是想请友人们加题的。

  从此,这件山水画卷成为陆小曼最为珍视的物品,临终前她将画托付给表妹夫陈从周,陈从周称它为“历劫之物,良足念也”。后来,这卷画作随着陈从周的其他收藏一起,捐给了浙江省博物馆。

  徐志摩去世后,陆小曼一改慵懒生活,拜贺天健为师学习山水。为督促陆小曼,这位老师还跟她约法三章:“杂事丢开,学要所成,中途不得辍学”,并且,还要求她对古今名家作品静观细看。这种教学之道在贺天健之前的题跋中也能看出:“东坡论画鄙形似,懒瓒云山写意多,摘得骊龙颔下物,何须粉本拓山阿”。

  而有关陆小曼和胡适,八卦戏说也不少。有传言说,徐志摩去世后,陆小曼一度沉迷于鸦片,胡适还曾写信告之:“速来南京,由我安排你新的生活。”

  八卦无从判断,要看他们“朋友圈”真貌,还是需要这样一卷真实的画作。

  再来看看展览中的其他作品,如果喜欢艺术与历史,撇开传奇和故事,这些作品更值得一看。

  古籍碑帖中,有吴昌硕旧藏明拓《泰山刻石》二十九字册、何绍基旧藏明拓吴《天发神谶碑》册、罗振玉旧藏《隋董美人墓志拓本》等难得一见的名作。书法绘画部分年代横跨明清至现代,王铎的《草书花卉》合卷、蓝瑛《秋山观瀑图》、黄宾虹的《设色山水》都能一见。

  而这样的豪华阵容承袭自一本老杂志——旧版《金石书画》。

  《金石书画》本是近代著名史学家、鉴赏家余绍宋,于上世纪三十年代为《东南日报》编的副刊,专门介绍历代著名金石拓片、名人书画,当时的名家黄宾虹、马叙伦等均为它题过刊头。

  现在浙博来了一个升级版,不仅收录名作,还配套展出名作。

  展览中石涛的《水墨兰竹图》轴,是连接新旧版的一件作品。这幅画曾做过余绍宋主编的《金石书画》合订本第一册的封面。余绍宋的日记中说,初见作品时,很多人认为是石涛伪作,而他力排众议,认定是石涛精品。

  自那以后,画作一度下落不明。最近几年又在浙博库房中发现,并经浙江省文物鉴定中心鉴定为石涛真迹。

  本次展览截至8月18日。(林梢青 郑施诗)

(责编:木胜玉、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