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云南频道>>历史

“客籍人”朱德关注广东外贸城乡发展群众生活

2016年06月23日10:23    来源:南方日报    手机看新闻

  1959年2月21日,朱德(右四)到江门甘蔗化工厂视察工作。

  1927年10月5日,朱德率军抵达饶平茂芝。指挥部设在全德学校,并在这里召开重要的军事会议。

  兰圃一角。朱德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十多次广东之行中,几乎每次都有和兰花相会的踪影。

  如今的三河坝。1927年10月初,朱德率领起义军在此阻击尾追之敌,三河坝战役爆发。

  1959年1月19日至2月27日到广州、从化、江门、新兴、台山等地视察,强调要年年增加生产,年年节约,年年改善人民生活。期间,视察广州水泥厂。

  2月25日在中共广东省第一届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讲话。

  1963年1月1日至28日到广州、从化、海南、湛江、韶关等地视察。期间,去雷州视察青年运河水利工程。

  江水滔滔,大浪淘沙。站在大埔县三河坝战役纪念馆前眺望:远处,北面的汀江,直流而下;西南面的梅江,奔流不息;三江汇合处,韩江滚滚南去;近处,一座高15米、宽4米的烈士纪念碑静静伫立在笔枝尾山,“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役烈士纪念碑”——朱德亲笔书写的15个正楷鎏金大字,苍劲有力,浑厚凝重,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格外耀眼。

  涛声依旧,枪声激越。89年前,三河坝战役在此打响,朱德率领南昌起义军一部与国民党军队浴血奋战三昼夜,掩护起义军主力挺进潮汕,同时保存了我军有生力量,奠定“井冈山会师”的基础。

  撤离三河坝,朱德率领部队来到饶平茂芝(今饶平县上饶镇),与部分失散的主力部队会合。在革命遭受重创的危急时刻,一场重要的“茂芝会议”在全德学校召开,会议果断作出“保持革命力量,穿山西进,直奔湘南”的战略决策。随后,朱德率领部队,在闽粤赣湘边的夹缝中腾挪转移,寻找中国革命的正确道路。

  1928年4月,朱德率领南昌起义保留下来的革命火种和湘南起义农军1万余人,与毛泽东在井冈山胜利会师,合编成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后称红四军)。星星之火开启了燎原的征程。

  朱德对广东感情深厚。他在《回忆我的母亲》一文中曾说,他祖籍广东韶关,客籍人,在“湖广填四川”时迁到四川仪陇县马鞍场;新中国成立后,朱德先后十余次来广东。他心系广东人民的生产生活,多次强调要兴修水利促进农业生产,关心广东出口创汇和群众生活。

  南粤足迹

  独立指挥三河坝战役

  “没有三河坝战役,便没有井冈山会师”

  1927年4月12日,“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爆发,上海乃至全国各地大批革命群众和共产党人相继惨遭杀害,轰轰烈烈的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遭受严重打击。为挽救革命,同年8月1日,由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的武装力量,举行了轰轰烈烈的“南昌起义”。

  起义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疯狂反扑。8月3日,起义军撤离南昌,南下广东。部队进入福建长汀后,对入粤作出分兵决策部署:叶(挺)、贺(龙)部往潮汕、海陆丰建立工农政权;朱德率第十一军第二十五师及第九军军官教育团,驻大埔三河坝,阻击尾追之敌,掩护主力南下。

  三河坝位于梅江、汀江、韩江汇合口,中心点叫汇城。对岸,一座高耸的笔枝尾山,形如鱼尾,山势险要,可攻可守,有一山镇三江之势。

  “这里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素有‘得此控闽赣,失此失潮汕’之称。”2016年5月14日,站在笔枝尾山上,望着三江汇合口,大埔县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余敏感慨地说。

  1927年9月18日,起义军进入埔城(茶阳)后,执行分兵决策。时为第九军副军长的朱德,率领第二十五师师长周士第、党代表李硕勋等约3000人,奔赴三河坝,阻击敌人。

  此时,两广军阀正策划反革命阴谋,钱大钧率领的3个师2个团约2万人,集结于梅县、松口,准备进攻三河坝,企图切断起义军后路,与粤军陈济棠、桂系黄绍竑率领的部队联合,对南下的起义军形成“围剿”之势。

  大敌当前,不容有失。“朱德在韩江边上仔细观察地形后指出,如果我军坚守汇城,会形成背水作战的局势,这是兵家大忌。”余敏说,为此,朱德与军官们决定,连夜东渡韩江到东文部,抢占笔枝尾山、龙虎坑、石子笃、大麻、连塘一带有利地形,构筑工事。

  敌人至汇城后,不敢贸然渡江,在西岸挖战壕,隔江对峙。10月1日下午,枪声响起,敌军发动进攻,并于半夜偷渡。在滩头阵地严阵以待的起义军,遵照朱德“半渡而击”的指示,集中火力,击沉敌人大部分船只。

  2日,敌军又从松口抢来数十条民船,抢渡韩江,但均被我军打退。

  3日拂晓,江面浓雾弥漫。敌人利用浓雾,在火力掩护下,兵分多路强行渡江,对起义军形成夹击之势。在激战中,起义军伤亡较大。当晚,朱德指出,经过三天三夜的顽强阻击,杀伤大量敌人,掩护主力进军潮汕的任务已完成;为保存实力,立即撤离战斗。

  起义军第二十五师75团第3营奉命留守笔枝尾山,掩护部队转移。蔡晴川营长率领第3营迎来了三河坝最惨烈的一战。1万多敌人包围阵地,起义军打完最后一颗子弹,跳出战壕,与敌人肉搏。最终,全营200多名勇士壮烈牺牲。

  整个三河坝战役,起义军共毙敌1000多人,我军也有1000多人英勇牺牲。“当年的战斗异常激烈,1963年建碑时,从山头挖出的烈士骸骨装了满满4个大水缸。”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役烈士陵园管理所所长廖源华告诉记者,1974年,纪念碑建围栏时,在当年的阵地上,还挖掘出新的骸骨,不少烈士手里紧握着枪。

  “这场战役是朱德独立指挥的。”余敏认为,三河坝战役体现了朱德杰出的军事领导才能,保存了革命的有生力量。

  曾参加南昌起义的肖克将军对三河坝战役曾这样评述:“没有三河坝战役,便没有井冈山会师。”

  危急时刻召开茂芝会议

  稳定军心作出正确决策,保存中国革命火种

  离开三河坝,沿着省道S221线,穿过大埔县百侯等镇,往潮州饶平行进,山路蜿蜒,丛林茂密。在上饶镇,一座具有古民居特色的全德学校,格外引人注目。

  1927年10月4日,经过三河坝激战,朱德率领部队沿着这条路线,“次第掩护,逐步撤退”,准备到潮汕与主力部队会合。

  此时,他们不知道,在潮汕的主力部队已经失利。“三河坝战役进行的时候,我们还不知潮汕已经失守,起义军主力已经失败。我们当时认为守住了这个地区对主力作战有利……于是决定退出战斗,拟经百侯圩、饶平到潮汕与主力军会合。”第二十五师师长周士第后来回忆。

  10月5日,经过日夜兼程,朱德率领的起义军到达饶平茂芝。然而,不好的消息很快传来。6日,从潮汕撤退过来的200多名起义军来到茂芝,周邦采、毛泽覃、杨至成、粟裕等人,立即把起义军主力在揭阳和汤坑一带失败、潮汕失守、部队被打散等情况,向朱德等人作了汇报。

  此时,驻扎在茂芝的起义军处境极其危险。外部,是集结于潮汕和三河坝地区的国民党反动军队5个多师共3万多人,正形成合围之势,企图扑灭革命火种;内部,是部队与中央及前敌委员会失去联系,士气低落,军心不稳。

  部队向哪走?路在何方?

  关键时刻,朱德以非凡的革命胆略和求实精神,召开了一场有20多位团以上干部参加的军事会议。“我是共产党员,潮汕和三河坝战斗虽然失利了,但我有责任把八一起义军的革命种子保存下来,我也有责任把大家统率起来,一道把革命干到底!”据参会者回忆,朱德的发言沉着坚定。

  经过激烈讨论,会议否决了一些人关于解散队伍的提议。他们认为反革命军阀部队已经云集周围,随时都可能向我军扑来,我军必须尽快离开,甩开敌人重兵,摆脱险恶处境,否则将有全军覆灭的危险。

  朱德总结大家的意见,认为要保存革命火种,就要找到一块既隐蔽又有群众基础的立足点。湘粤赣边界地区,是敌人兵力最薄弱的地方,是个“三不管”地带,这一带农民运动发动早,支援北伐得力。因此,他作出“穿山西进,直奔湘南”的重要战略决策。

  “当时,各方讨论很激烈,革命处于低潮期,有些人提出解散队伍。”省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研究员叶文益认为,茂芝会议虽规模小、时间短,但却是南昌起义军的一个重要转折。

  据粟裕回忆:“虽然下面的部队绝大部分都不是他(朱德)的老部队,领导起来有困难,但在此千钧一发之际,他分析了当前的敌我情况,作出了正确的决策。”

  如今,在上饶镇康东村西北部,一条长约2.5公里、宽1.5米、共3000余石阶的麒麟岭古道,盘山而上,保存完好。历史上,这是通往柏嵩关的第一个隘口,也是往返福建和平县的交通要道。1927年10月7日下午,茂芝会议结束后,朱德率领起义军2000余人,从这条古道隐蔽北上,开始了在闽粤赣湘边上的大转移。

  穿山西进夹缝转移

  一路发动农民斗争,助燃革命火焰

  在部队转移的路上,敌人追兵不断,一路充满艰辛曲折。此间,朱德率领起义军经福建和平,折回大埔埔北,再北上永定、上杭,经武平进入江西,又转入粤北,最后才北上湘南。

  在转移的过程中,朱德、陈毅对部队进行“赣南三整”(天心圩整顿、大庾整编、上堡整训),起义军的战斗力得到提升。但供养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1927年11月上旬,部队来到江西崇义县上堡,已近隆冬,士兵们仍穿着南昌起义时的单衣、短裤,十分破烂,粮食无着落,枪支弹药缺乏。

  此时,驻湘南的国民党第十六军军长范石生派人送信,希望同朱德合作,联合反蒋。范石生与朱德同为云南讲武堂同学,一起参加过辛亥革命,同蒋介石有深刻矛盾,同我党保持着统一战线关系。

  经谈判达成协议,起义军改用范石生第十六军47师140团的番号,朱德化名王楷,任47师副师长兼140团团长。起义军获发2个月薪饷,补充一批枪支弹药和被服。

  1927年12月,朱德率南昌起义军一部从湘南进入粤北。“一路上,朱德率领起义军坚持发动农民土地革命斗争,助燃革命火焰。”叶文益说。

  在仁化董塘圩,起义军大力支持农民武装斗争,抓获谭学云等33名土豪劣绅。朱德还在董塘圩禾坪岗召开群众控诉大会,将24名恶贯满盈的土豪劣绅枪决。

  期间,他们接到党的指示,要求去支援广州起义。部队离开董塘,但行至韶关火车站办完兵运手续时,突然接到广州起义已经失败的消息。于是,朱德决定在韶关停留下来,后转驻曲江犁铺头。

  犁铺头在韶关市北部15公里处,是一个水陆交通方便、人口稠密的圩镇。部队在这里进行了练兵运动,朱德编写了《步兵操典》和《阵中勤务》两本教材,并亲自当教官,使部队得到了正规的训练。期间,朱德先后两次派部队配合曲江西水农民发动武装暴动,粉碎了民团、土豪的疯狂反扑,成为西水暴动的坚强后盾。

  12月底,朱德同毛泽东从井冈山派来的代表何长工取得联系,互通情况,为后来的井冈山会师做好了准备。

  1928年初,蒋介石安插在范石生部队的亲信,将朱德部队隐藏在第十六军的情况,密告蒋介石。蒋介石立即下令解除朱德部队的武装并逮捕朱德,同时密令第十三军军长方鼎英从湖南进驻粤北,监视朱德部队和范石生的动向。范石生不忘同朱德的旧谊,立即写信将实情相告,要朱德火速离开犁铺头,自谋出路。

  朱德率部队以“野外演习”为名,悄然离开,辗转曲江、仁化、乐昌等地。每到一处,部队都坚持斗争,先后占领仁化县城,打击土匪胡凤璋,歼灭国民党许克祥师。

  2月上旬,朱德率领部队离开粤北,转战湘南,于4月28日与毛泽东领导的工农革命军在宁冈县砻市(位于井冈山下)胜利会师,于5月4日正式成立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后改称红四军)。“井冈山会师壮大了井冈山的革命武装力量,对巩固扩大全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推动全国革命事业的发展,具有深远的意义。”叶文益认为。

  南下广东考察

  提出要发扬广东优势,推动经济发展

  1957年初,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的朱德南下广东考察。随后,他与参加广东省委第四次扩大会议的全体同志和省、广州市直属机关干部会面,并作了重要指示。他着重谈了广东的生产、出口等问题,并根据广东的省情和地方特点,提出要发扬广东优势,发展广东经济。

  对广东出口问题,朱德说:“广东是一个很重要的出口,同时经香港转口,这对同世界各国通商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口岸。因此,广东的生产运动,就我个人的想法,应该从保证出口方面着手。”

  朱德指出,广东的条件很好,生产发展很快,但海南岛的经济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交通很不便利,很多港口还没有船来往,很多东西还要用人来挑,这是配合不上大出口的条件的,一定要把交通运输搞好。

  朱德还指出,广东的经济发展是不平衡的,山区同平原的生产发展不平衡,人民生活状况也不平衡,如果要把山区、平原的产量平均起来计算,很多指标都要扯垮,计划就靠不住,山区又很多,平原却不多,平原可以达到“千斤亩”,而山区每亩产量如果连100斤也达不到,那是值得特别注意的。

  羊城一隅,兰圃清幽。广州兰圃,是我国岭南唯一一座以栽培和观赏兰花为主题的公园,坐落于广州市繁华的解放北路,东临越秀公园。兰圃见证了朱德对兰花的钟爱,及对出口创汇的关心。

  1957年2月,朱德经海南来到广州,听说有一个专门培植兰花的兰圃,要求马上参观。负责接待的广东省委副秘书长关相生马上致电广州市副市长林西,安排做好迎接并作介绍。“有多少品种?各个品种来自何地?有无出口……”据关相生回忆,在参观过程中,朱德细说兰花的好处,“除可以为人观赏外,还可以出口为国家创汇。”他希望兰圃办得更好。

  关相生曾4次接待陪同朱德参观兰圃。1961年3月3日,朱德再次参观越秀公园,题写《游越秀公园》诗一首,抒发钟爱兰花的情结。这首诗被镌刻在兰圃内:“越秀公园花木林,百花齐放各争春。惟有兰花香正好,一时名贵五羊城”。

  视察雷州青年运河

  连声称赞:“名不虚传,果然壮观”

  朱德很关心广东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1959年1月19日至2月27日,朱德到广州、从化、江门、新兴、台山等地视察,强调要年年增加生产,年年节约,年年改善人民生活。

  期间,2月20日,朱德视察台山时,要求各级领导要关心归侨和侨眷的生活,切实保障华侨利益,保护和争取侨汇,欢迎华侨回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

  2月25日,在中共广东省第一届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发表讲话,朱德再次强调指出:生产增长,社员的生活水平也要逐步提高,饭一定要吃饱、吃好,在广东这样富的地方,无论如何是不能饿肚子的。

  朱德十分重视兴修水利促进广东农业生产发展。他在1957年初视察广东时指出,广东的雨水不算少,可是修的水利还不够多,如果把水利修好,每亩田都能解决灌溉问题,一年种三造就不大成问题。雷州半岛曾因干旱,阻碍生产发展,影响群众生活。1958年10月,雷州青年运河开建,各地民工纷纷进入工地,经5万军民14个月奋战,封江筑坝37座,成功截拦九洲江,建成鹤地水库。随后,民工转战开挖运河。1960年5月,总干渠终于建成通水,清水流进干旱的雷州大地,群众的生产生活困难得到很大解决。

  1963年,时已77岁高龄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朱德再次莅临湛江,视察雷州青年运河水利工程和湛江填海工程。他沿着台阶,登上大渡槽,一手叉腰,一手拄着拐杖,连声称赞:“名不虚传,果然壮观!”

  朱德详细了解青年运河的建设、供水、灌溉等情况,关心民工能否吃饱饭。当听到当地干部汇报经过几年的国民经济调整,当地经济形势好转之后,他一再强调:“一定要让群众吃饱!”

  一江清流,两岸稻香。50多年来,雷州青年运河奔流不息,默默灌溉着湛江100多万亩农田。

  珍贵记忆

  全国政协委员、朱德外孙刘建将军:

  接班不接官,做事要认真

  1953年夏天,朱德的女儿朱敏从莫斯科列宁师范学院返回祖国。不久,刘建出生。为了让朱敏专心工作,朱德决定把刘建留在身边抚养,直至东北建设兵团参军,刘建在爷爷身边生活了15年。“要接班,不要接官”、“决不允许搞特殊化”、“做事要认真”……刘建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说,这是爷爷给他们留下来的最重要的财富。

  朱敏是朱德唯一的女儿,刘建是外孙。但朱德认为,那种里外之分是封建的旧观念,新社会应该有所改变。“他认为我们都是他的亲孙子,没有孙子和外孙之别,一直让我们叫他‘爷爷’。”刘建回忆说,过去,曾有人让他叫朱德“姥爷”,但朱德说:“我不是‘老爷’,封建旧社会的地主老财才叫‘老爷’。”

  “从俭入奢易,从奢入俭难。勤俭建国家,永久是真言。”朱德曾写过一首有关勤俭的诗,并以此教育后人。“从小他就教育我们要学会勤俭和艰苦朴素。”刘建说,他也用这首诗教育儿子,要当普通人、过普通生活,勤俭节约。

  刘建告诉记者,除了勤俭和艰苦朴素外,朱德留给家人的精神财富,集中反映在他曾说过的三句话上。

  一是“要接班,不要接官”。据刘建回忆,朱德要求子孙,“干工作不要挑挑拣拣,干什么都是为人民服务;不管干什么都要安心工作,干哪一行就要把哪一行干好”。

  刘建曾记得,他参军后,穿着新军装去看望爷爷时,老人家像对一个新兵一样,严肃地对他说:“到部队后,要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不要在别人面前摆架子,不要当‘兵油子’。”

  刘建的弟弟刘康被分配到工厂工作,朱德高兴地对他说:“当工人好,就是要当工人、农民,人类只有通过劳动才能创造财富,才有饭吃,不要想当官,要当普通劳动者。”朱德还特意问刘建的另一个弟弟刘武:“你长大了去当农民,好不好?农业重要啊!”

  工农兵全问到了,朱德又语重心长地对子孙们说:“你们要接班,不要接官,接班就是接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和本领。现在还有这样的人,只想着自己的名誉、地位,这样的人早晚要被人民打倒。”

  二是“绝不允许搞特殊化”。朱德对作风要求非常严格,刘建清晰地记得,1972年,爷爷的一位秘书受人之托,以给老人家亲属购表的名义,向军委办公厅申请购买10块“莺歌”手表,虽按价格付款,但要求免除工业券。当时,这种原装进口手表是重点内控商品,市场根本见不到,价格是187元一只,同时需要70张工业券。

  军办接到电话后,只按价格收钱并免除了所有工业券,同时将手表送到家中。朱德知道后,非常生气,将拐棍杵得地面“噔”“噔”响,说:“我戴的是国产表,质量很好,不需要更换,我身边的工作人员,尤其是共产党员首先不能欺骗组织,必须遵守组织纪律,绝不允许搞特殊化,以我的名义向组织要东西。”最后,朱德责成这位秘书做出深刻检查。为了让他吸取教训,警示他人,朱德果断决定将表和人都退了回去,并重新选了秘书。

  三是“做事要认真”。“在爷爷身边,至今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要求我们做任何事情都要认真。”刘建说,自己上小学三年级时,有一次考试数学成绩不及格,只得了59分。当爷爷问他考试成绩时,他的回答是:“只差一分就及格了。”朱德听到后很不满意,对刘建说:“学习是为了走向社会,国家的现代化建设是需要知识和人才的。你这个态度不对,看来你没用心在学习上。你现在不认真,将来办什么事都大大咧咧的,就会变成一个废人。”

  专家视角

  省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研究员叶文益:

  不畏强敌不怕牺牲,求索革命正确道路

  南方日报:朱德率领八一南昌起义军南下广东的过程中,经历了诸多困难,在部队生死存亡的时刻,朱德彰显了老一辈革命家的信念和担当,请问他的信念源自哪里?

  叶文益:南昌起义后,面对诸多不利局面,朱德以非凡的胆识和勇气,率领起义军摆脱险境,凝聚共识,稳定军心。他这种坚定的革命信念,源于他早年对中国革命的深刻认识,及对国家和民族的担当。1908年,风雨飘摇的时代,朱德决心去云南加入讲武堂。随后几年,几经辛亥革命、云南起义、护国运动等失败的教训后,朱德对拯救国家和民族的信念,愈加坚定;对实现国家统一和民族独立的道路,也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那就是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所以,在革命处于十分低潮、危险的时候,朱德果断站了出来,说自己有责任保存八一起义军这支革命队伍,把革命进行到底。

  南方日报:从南昌起义到三河坝战役,到茂芝作出“保持革命力量,穿山西进,直奔湘南”的决策,再到穿山西进,在粤北开展武装斗争,朱德在广东的这段革命历程,最重要的意义在哪里?

  叶文益:最重要的意义,就是求索中国革命的正确道路!

  尤其是三河坝战役,朱德率领起义军不畏强敌,不怕流血牺牲,可歌可泣,是起义军和当地农军共同抗击国民党反动军队的光辉范例。三河坝战役提振了大埔党组织和人民群众坚持革命斗争的信心,鼓舞了广大人民群众奋起反击斗志,撒播了革命的火种,对大埔及周边的革命和武装斗争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三河坝战役之后,朱德总结起义军南下失利的教训,悟出了一些适应部队生存与发展的新对策,如改变过去占大城市的想法,提出发动民众,武装民众,开展武装斗争,搞武装割据,创造根据地;又如部队由过去的打正规战变为打游击战;在战术上,由打大仗改为打小仗,灵活机动。

  三河坝战役是朱德率领的南昌起义军,在敌我力量对比悬殊的情况下,求索中国革命道路的重要转折点,从而开始了继秋收起义后,由城市转向农村革命道路的探索与实践。

  朱德对此也深有体会。他曾总结道:“起义军南下途中,右翼支队由我率领,在三河坝虽然失败,但没有完全打垮。我们由福建退至江西,开始被迫上山,被迫进行游击战争。这有一个好处,从此以后即开始转入正确的方向——游击战的方向,不是采取过去占大城市的办法,而是实事求是,与群众结合,发动群众起义,创造革命根据地。战术也变了,有把握的仗就打,没有把握的仗就‘游’。”

  南方日报:新中国成立后,朱德先后十多次来广东,他主要关心广东哪些问题?对广东的发展产生了哪些影响?

  叶文益:新中国成立后,朱德先后十多次来广东,主要是调研、开会等。其中,朱德最为关心的,就是广东的生产发展和群众生活,他多次在考察中提出,广东要利用优势条件,扬长避短,趋利避害,发展特色经济,加快生产发展,扩大对外出口,改善人民群众的生活。

  朱德十分重视出口,并根据广东实际,提出了加大农产品出口等意见。朱德喜欢兰花,对广州的兰圃有很深的感情,兰圃其实也寄托着他对广东发展的关心,他在观看兰花圃时曾专门提到,不要小看兰花,兰花可以出口;要广种兰花,多赚外汇。这些都有力推动了广东与世界的经济联系,通过出口创汇,为国家建设提供了有力保障。

  朱德在广东

  1927年9月下旬八一南昌起义后,起义军南下广东,起义军第十一军第二十五师、第九军军官教育团在朱德率领下,奔赴大埔三河坝,阻击尾追之敌。

  10月1日三河坝战役打响。至3日,与国民党军队浴血奋战三昼夜,朱德等人经研究决定,撤出战斗。

  10月7日在饶平茂芝召开干部会议,决定保存这支部队,沿闽粤赣湘边界隐蔽前进,寻找立足点。

  1928年1月上旬国民党发觉朱德部队隐蔽在范石生部,要范解除其武装,并逮捕朱德。朱德率部队以“野外演习”为名,撤出犁铺头北上。

  1954年3月3日至31日先后视察广州燕塘农场橡胶园、黄埔港、珠江口、广东造纸厂、广东机械厂、西村水泥厂以及佛山等地。

  1957年1月16日至2月13日到海南、湛江、广州、从化视察,并于2月12日在省委第四次扩大会议上讲话。

  1959年1月19日至2月27日到广州、从化、江门、新兴、台山等地视察,强调要年年增加生产,年年节约,年年改善人民生活。期间,视察广州水泥厂。

  2月25日在中共广东省第一届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讲话。

  1961年3月10日至13日出席在广州召开的中南地区省委第一书记会议。会议讨论农村工作。

  3月14日至23日出席中共中央在广州召开的工作会议。

  1962年12月30日抵达广州。31日,听取正在广州的原驻苏联大使刘晓汇报苏联的情况。

  1963年1月1日至28日到广州、从化、海南、湛江、韶关等地视察。期间,去雷州视察青年运河水利工程。

  1964年2月6日至3月3日到广州、从化视察。先后参观华南植物园、燕塘农场、黄埔港、流溪河水库、珠江造纸厂。

  参考文献:

  1.中共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室编:《中国共产党广东省历届代表大会及全会文献汇编》第一卷。

  2.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朱德年谱》,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

  (记者 汤凯锋 王腾腾 实习生 孙皓辰 摄影:记者 罗斌豪 通讯员 丘佳纳 余秋松)

(责编:徐前、朱红霞)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推荐阅读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