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云南频道

揭秘:汉宣帝时期的“五日京兆”事件

2016年05月20日08:18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汉宣帝小时候吃过很多苦头,又在民间长大。因此,他的作风是非常体贴老百姓的。他常常说:“要老百姓能够安于生活、安土重迁,而不生民怨,最要紧就是行政公平、司法公正。能与我一同完成这个目标的,就是‘良二千石’了。”

二千石,是郡太守与封国相的俸禄。西汉行郡国双轨制,二千石就是地方政府的最高行政首长,相当台湾今天的县市长。

宣帝物色“良二千石”更能摒开朝廷的派系(因为他没有包袱)。例如之前昌邑王刘贺带来长安的龚遂,几乎是刘贺身边唯一“忠言逆耳”的亲信,肯定是个好官,但因为被归为“昌邑帮”,而不被霍光集团接纳。

当时渤海郡闹饥荒、盗贼横行。有人推荐龚遂,宣帝召见龚遂,与他讨论施政方向之后,任命他为渤海太守,后来龚遂也因考绩上等而调升,回京担任水衡都尉(九卿之一,部长级)。

代表宣帝时期大臣的负责态度的是张敞。

张敞担任京兆尹时,发生“杨晖大逆案”。张敞跟杨晖颇有私交,杨晖被处死之后,许多人就落井下石,那些奏章、封事都被搁下不处理。山雨欲来风满楼,张敞的京兆尹眼看即将不保。

此时,张敞命一名官吏絮舜查一个案,絮舜不理会他,对同僚说:“他这个京兆尹最多再干五天,还查什么案?”然后就回家睡觉。

张敞听到这话,命手下逮捕絮舜,日夜审问,判他死刑。行刑之前,张敞派主簿(相当主任秘书)送一张字条给絮舜:“五日京兆的威力如何?冬季已尽,想要活命吗?”推想絮舜并未求饶,所以最终被处决。

立春(冬天之末)那天,廷尉的“行冤狱使者”出巡,接受人民陈情。絮舜的家属抬着尸体,向使者出示张敞的字条陈情,使者乃弹劾张敞“滥杀无罪”。宣帝不愿杀张敞,只将他免为庶人。张敞缴出京兆尹官印,随即离开长安(任内六亲不认,怕被仇家追杀)。

几个月以后,京城(长安)吏治松弛,不时听到追捕盗匪的警鼓。京师之外,冀州的治安最坏,巨盗横行。宣帝于是想到张敞的能力,就派使者去宣召张敞。

张敞的妻子、家人听说皇帝使节来,哭成一片。张敞却笑着对他们说:“我现在是个亡命的庶人,要抓我治罪,由郡政府派个小吏来就够了。如今来的是使者,那是天子要再起用我啊!”

果然,宣帝任命他出任冀州刺史──刺史俸禄只有六百石,比京兆尹二千石差一截,但有权弹劾太守。

总之,汉宣帝时代出的好官吏最多,宣帝为褒扬辅佐他的功臣,就派人将十一位功臣画像在未央宫麒麟阁的墙上。这十一人是:霍光、张安世、韩增、赵充国、魏相、丙吉、杜延年、刘德、梁丘贺、萧望之、苏武。

(责编:虎遵会、杨良旺)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推荐阅读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