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雲南頻道>>頭條推薦

本網專稿:三問雲南古茶樹保護

來源:人民網-雲南頻道  記者 徐元鋒  2015年04月07日08:22

娜約供圖
娜約供圖
下一頁

清明期間,也是春茶採摘的高峰期。幾張“不和諧”的圖片在微信圈裡廣為流傳:某著名普洱茶企業之前組織的經銷商大會,竟在賀開古茶園裡野外燒烤﹔圖片上的聚餐觀摩活動看起來很享受,茶友們卻紛紛“吐槽”。

賀開古茶園位於雲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海縣,有兩百多萬株兩百年以上樹齡的茶樹,佔地一萬六千余畝,是“目前世界上已發現的連片面積最大、密度最高、保護最完好的古茶園”。相對於在賀開古茶園裡搞燒烤,古茶樹死亡的消息更讓人“焦心”。去年這個時候,當地人拉祜族群眾娜約在網上發布消息稱:2004年以前,賀開古茶園沒有一棵枯死的茶樹,而現在短短幾年時間裡,古茶樹連棵多片死亡。她大聲疾呼社會關注古茶園的保護開發問題。

近年來,隨著“古樹普洱茶”的價格攀升,雲南古茶樹死亡和衰退的現象變得多發起來,旅游開發的腳步也來到茶山腳下,對古茶樹和古茶園的保護與開發,走到了關鍵的十字路口。如何保護好先民留下來的這筆寶貴的物質文化遺產,令人深思和警醒。

一問:古茶樹利用的界限在哪?

在賀開村委會曼邁村民小組長扎朵家,幾口炒青的鐵鍋裡滿是熱氣騰騰的“豐收喜悅”,牆壁上顯眼處挂著扎朵“?海縣‘茶王節’手工制茶工藝‘銅手獎’”的獎牌。扎朵介紹,小組136戶人家全部是拉祜族,主要收入來源靠茶葉,一家古樹茶從十多畝到七八十畝不等。2008年賀開古樹茶春茶干毛茶120元一公斤,2014年則是1200元一公斤!而十多年前,古樹茶收入只是山上換鹽巴、蔬菜的零用錢。如今,村民們用賣古樹茶的錢蓋起了新房子。

何為古茶樹?業內有一百年以上和三百年以上樹齡的不同看法。據不完全統計,雲南全省有古茶園二十多萬畝,主要分布在西雙版納、臨滄、普洱、保山、德宏和文山等沿邊州市。2004年一份有已故著名植物學家吳征鎰先生簽名的“保護雲南古茶樹群落倡議書”發布說:目前,雲南是我國乃至世界古茶林保存面積最大、古茶樹和野生大茶樹保存數量最多的地方,古茶園、古茶樹和野生茶樹群落,不僅是雲南作為茶樹原產地、茶樹馴化和規模化種植發祥地的“活化石”,也是雲南少數民族對中國和世界茶文化做出重要貢獻的佐証,是世界茶文化的“根源”,是重要的茶樹種質資源基因庫,具有重大的科學價值、景觀價值、文化價值和產業提升價值。

如此重要的資源,如今絕大部分已分到千家萬戶手中。茶農對古茶樹的利用天經地義,但過度採摘、轉包茶園帶來的破壞也不容忽視。

雲南省農科院茶葉研究所王平盛研究員告訴記者,如今對古茶樹的直接傷害有三個方面:一是過度採摘﹔二是茶園管理不當﹔三是破壞茶樹的生存環境。他解釋,古樹茶價格高起來,採摘時有的不是一芽幾葉的“留葉採”,而是直接把發出的芽葉全掰下來﹔以前不採的夏茶如今也採摘,茶樹得不到休養生息﹔有的大量使用“粘虫板”、性誘殺等生物防治技術建設“生態茶園”,反而打破了茶園裡食物鏈條的平衡﹔茶樹喜歡散射光,古茶樹主根發達須根少,砍掉茶園遮蔭大樹、在表層土壤施肥灌溉等豐產措施,都會破壞茶樹的生存環境。西雙版納州政協去年5月對古茶樹保護情況進行的視察報告,也印証了王平盛的看法。

在雲南,現存古茶樹茶園大多分布在地處偏遠的少數民族生活區,群山阻隔道路難行,讓它們躲過了當年“低產茶園改造”等生態劫難。如今隨著道路、通訊、社會交往等發展,古茶樹不可能靠“躲在深山人未識”來消極保護。以前不值錢不高產的古茶樹變身“搖錢樹”,理論上應有利於對其保護,但現實中卻不盡然。一則茶農對古樹茶未來的市場變化吃不准,眼前多採就是多賺﹔二是有些茶農為了蓋房子買車子等,把茶園一次性承包給外來的茶商,茶商對古茶樹竭澤而漁式的開發利用在所難免。

法治雲南研究中心副教授張劍源認為,古茶樹“經濟林木”和物質文化遺產的雙重屬性,決定了開發與保護的復雜性,二者動態平衡的界限在哪裡?保護的界限如何不是“橡皮筋”,現實中還遠未回答清楚。

二問:旅游開發的“紅線”咋劃?

相對於過度採摘和茶園管理對古茶樹造成的威脅,各地躍躍欲試的“茶山游”旅游開發,對古茶園帶來的生態和生存挑戰更加集中且緊迫。

對古茶樹和古茶園的保護,重在小區域的生態鏈條和環境,盡量減少人為干擾和改變,從這個角度說,規模化的旅游開發既可能對茶山“傷筋動骨”,旅游巴士多了又會遺患無窮。

雲南政協報副總編程昕長期關注普洱茶行業發展,在他眼裡,“茶山游”不可能火起來,是開發商一廂情願頭腦發熱的結果。他認為,古茶園是一個很小眾的旅游題材,季節性強,投資回報期漫長,破壞生態的輿論風險和與茶農利益糾葛的社會管理風險卻很高。程昕問:“茶山上一年就熱鬧採茶一陣子,大老遠來雲南不去景區去茶山的游客有多少?”

?海六大茶山古茶旅游投資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段彬顯然不同意程昕的觀點。他向記者介紹了茶山旅游開發的思路。一是生態旅游、休閑度假的大趨勢下,許多游客希望避開人擠人的熱門景區,找個清靜的去處放鬆身心,茶山是不錯的選擇﹔二是喜歡古茶園的是小眾,但茶友的基數很大,茶企擁有遍布全國的經銷商渠道,可以方便地“網羅”茶山游的客戶群﹔三是對古茶園的開發利用如果停留在“賣樹葉”上,市場風險高、過度採摘怕也不可避免,茶山旅游可以帶動當地二產、三產發展,在發展中更好地保護古茶樹和古茶園。

至於茶山旅游帶來的生態破壞風險,段彬對記者說,任何旅游開發都會帶來環境風險,關鍵是怎麼劃好“生態紅線”,做到“環境友好”。“我相信願意到茶山的人也是愛茶的人,隻要引導、服務到位,保護環境的意識應該更強”,段彬說。

“環境友好”聽起來挺美,干起來不易。2011年,“六大茶山”公司和?海縣簽署協議,開發建設“賀開古茶園”文化旅游項目,遭到當地部分拉祜族群眾的反對。反對意見認為,在賀開古茶園核心區開挖建設必然傷及古茶樹,項目建成后將破壞古茶園脆弱的生態鏈條。

記者查閱發現,“賀開古茶園”項目涵蓋的綜合服務區、民族民俗博物館、古茶研究院、庄園會所等子項目,均在曼弄新寨、曼邁等古茶樹密集的村寨,生態環境的風險不言而喻。段彬解釋,項目是經過嚴格論証、評審的,環評報告、水土保持、林勘報告等前置手續齊全。他解釋:“景區規劃前后弄了七稿,核心區建設用地規模從300多畝不斷調減到不足76畝。”?海縣副縣長何青元向記者証實,截至目前,縣裡隻供給“六大茶山”項目用地約24畝,用於綜合服務區建設。

針對“賀開古茶園”項目面臨的環境質疑,程昕提供了另一種開發思路:避開核心區,在古茶園邊緣開展建設,游客騎馬或步行進入古茶園參觀。“賀開附近的瀾滄縣景邁山項目,就是把賓館接待設施建在離古茶山二十多公裡遠的惠民鄉”,他說:“在核心區人工建筑多,也不利於以后申請‘文化遺產’等項目,退后恰恰是為發展留足空間。”

如今,“賀開古茶園”的項目有點“騎虎難下”。因為項目佔地面積大,域內村寨較多,古茶樹在茶農手裡,“六大茶山”的管理成本和協調難度陡增。從簽訂旅游開發合同到如今,項目推進緩慢,而各村寨茶農或茶商新建的茶葉初制所卻如雨后春筍冒了出來。“私搭亂建、拿地困難,項目下一步如何推進,企業方也有許多委屈和困惑”,段彬說。

三問:政府干預的路子如何走?

法治雲南研究中心教授、雲南大學博士生導師王啟梁分析,在茶農、茶商和政府三個古茶園保護的主體中,茶農應該最有積極性,但最缺乏法律支撐和話語權﹔地方政府的角色是復雜的,既是推進保護的動員者組織者,有可能成為規模化破壞的推手,歷史已經証明了這一點﹔而進入的茶商,保護與否主要看政府管理、茶農監督的情況。

根據我國“森林法”和野生植物保護條例等法律法規,隻對野生茶和古樹名木進行保護,古茶園屬於栽培型茶樹,又不在城鎮無法納入“古樹名木”,因而基本上還是保護的空白。近十年來,雲南省政府辦公廳發出《通知》,西雙版納和臨滄以及一些縣份相繼出台了地方性法規和規定,對古茶樹展開保護,但法律專家們一致認為:保護的法律資源和層級不夠。

法治雲南研究中心的劉國乾博士建議,既然古茶樹在雲南分布廣泛,是雲南的一張名片,雲南省可統一制定地方性法規進行保護。馬碧雲博士建議,推行地理標示等原產地保護制度,提升對古茶樹的保護層次,規范產業發展提高品質讓茶農獲益,增加保護的動力和手段。

法律制度是一回事,執行落實是另一回事。?海縣有近5萬畝古茶園,一年林業部門對此的保護經費隻有5萬元。基層干部感嘆:茶樹分到了山裡的各家各戶,要轉租要過度採摘,我們總不能去現場看著吧?西雙版納州政協的視察報告還提出,由於州《古茶樹保護條例》涉及林業、農業、鄉鎮和村等保護主體,造成責任不明,相互推諉。林業部門未配備相關的編制和人員,實際上對破壞古茶樹的行為是無人執法。

何青元認為,?海縣33萬人口中仍有6萬多人在貧困線以下,一片茶葉連著群眾生計。對古茶樹保護,縣裡從幾個方面入手:一是加強培訓和宣傳,群眾不護熱情,缺的是意識和知識﹔二是引導運用村規民約等民間組織化制約手段進行保護,“村民的事讓村民自己干”﹔三是幫助企業和茶葉合作社等茶商主體,與茶農建立在保護中互利的合同關系。

就在人們熱議古茶樹古茶園保護的時候,今年的茶山上,傳來了古樹茶原料降價的消息。據悉,此次降價幅度平均高達三四成,這讓程昕有些糾結。“從目前看,古樹茶降價是必然,也有利於對古茶樹的保護”,他說:“市場已經接受不了古樹茶價格長期背離價值的追風炒作,降價也會讓古茶樹‘喘口氣’了。”

雲南六大茶山茶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阮殿蓉說,茶友們來到茶山才發現,他們心中生態的古樹茶,初制加工水平和環境其實堪憂,採茶葉時洗手了嗎?炒茶時有沒有豬狗走過?“市場用奢侈品的價格,買到的就是土特產”。“我們進茶山搞開發,也是想帶動茶農發展”,她對記者說。

專家認為,古樹茶價格下降未必是壞事,雲南茶葉行業要在普洱熟茶、生態茶園、紅茶綠茶等茶葉品類上多下功夫,不能過分依賴“古樹茶”等概念,進而拓展茶農的增收渠道,才能有望保護好古茶樹和古茶園,讓這筆歷史遺產傳之后世。

【1】【2】【3】【4】

(責編:徐前、朱紅霞)

 圖片新聞排行榜

  1. 1全球最險棧道凌駕陡崖 距百米深淵僅…
  2. 2探訪德國大眾生產線 汽車交付塔似萬…
  3. 3大約在春季——春日美圖集錦
  4. 4攝影師冒險拍攝熔岩湖壯美景象
  5. 5南非鯊魚鯨魚海豚圍捕沙丁魚震撼場面
  6. 6不一樣的視角:全景航拍圖展現全球壯…
  7. 7西藏林芝桃花盛放 喜迎八方來客
  8. 8紐約車展 全球限量超跑競技
  9. 9三峽水位消落 呈現“春龜出水”
  10. 10最美雙胞胎姐妹校花走紅 眾網友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