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要读懂官员顶骂建牌坊的无奈

2015年04月21日08:05    来源:红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海南省临高县是个农业大县,也是个国家级贫困县,由于全县不少乡村尚未脱贫致富,所以,至今每年都要接受国家扶贫资金数千万元。和三亚海口以及博鳌等地相比,临高县是个财政资金紧张的地方。然而最近临县却阔绰了一次——投资1.3亿元,建成了一个长达1.7公里的牌坊群。(4月20日央视网)

  对依然需要财政“输血”的贫困县而言,花费1.3亿元绝对称得上是可以“伤筋动骨”的巨资。将之用于牌坊、主题公园等“花架子”工程上,确实是将好钢用成了边角料,令人错愕不已。可现实中这样的咄咄怪事又何止一起?比如,2011年,云南河口县投2.7亿元建成一个文化长廊,14年又花3亿多拆除,一建一拆之间近6个亿打了水漂;广东某县,投资8000万元改造文化馆,却长期闲置。

  谁都知道,将巨资用于民生是正途,可为何官员却一再搞错呢?看似地方官员利令智昏,其实这却是他们的聪明之处。以临高县的牌坊林为例,1.3亿元的投资虽然打了水漂,被当地群众骂了个狗血喷头,但却在领导面前露了脸——不仅可以让领导的“签字留痕”,还可以在领导下来调研时,大书特书一番,刷出能干的存在感,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尽管公众对政绩工程口诛笔伐,可地方官员们却你搞仿古牌坊林,我就搞印象派主题公园,相互竞争乐此不疲。但地方财政毕竟相对有限,用于地标建筑的资金多了,那么用于惠及民生的资金就会减少。同样,官员花在政绩工程的心思多了,那么思考民生改进的精力就会减少。如此一来,必然会导致官民关系更撕裂,民怨更大。因此,遏制官员的“标志性建筑饥渴”,刻不容缓。

  目前,公众都把对“民怨工程”的怒火发泄到地方官员身上。当然,“地标性”建筑野蛮生长,地方政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倘若,上级对题字、观光不感冒,却对地方的民生数字感兴趣,地方官员还会你争我夺的抢建地标么?一句话,“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有上级的“地标性”建筑需求,才有下级的趋炎附势。因此,要想真正让面子工程绝迹,首要是消除上级不切实际的“地标需求”。

  具体到本案而言,有关方面对临高县建设牌坊群,严格追查,问责相关责任人的同时,也要查一下,上级部门领导,谁在参观、游览,并在牌坊上题字了,并严格问责。唯有如此,才能建立正确的政绩导向,让徒有其表的面子工程真正绝迹。(薛家明)


(责编:木胜玉、朱红霞)

热点新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高层·人事·评论·民生·节会·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