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首届毕业生能否证明南科大的成功?

2015年02月13日08:27    来源:红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近日,南科大低调举办了首届毕业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据媒体了解,南科大这批达到毕业条件的毕业生共28人,15人被牛津大学、耶鲁大学等世界名校录取,超过半数。还有一部分学生也申请了国外高校,目前仍然在等待录取通知。(2月12日《钱江晚报》)

  如果从首批毕业生的去向来看,南科大的专业知识教育无疑是相当成功的。超过50%的毕业生被世界名校录取,这样的成绩远远超过了国内顶尖学府如清华、北大。然而,如果从“教育”这一行为更广泛的文化内涵以及南科大被期待作为高等教育新模式的探索者而言,首届毕业生能否证明南科大的成功,尚难下定论。

  “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教育的意义既狭又广。狭者,乃是因为教育的目的、行为均相对比较明确;广者,乃是因为教育的目的、行为虽明确,但其内涵又太多太深。对人才的知识教授算不算教育?当然算。但是如果教育仅仅限于对人的知识教授,那么这样的教育就不是合格的、全面的教育。在中国古代的观念中,教育首先是对人格的培养与塑造,其次才是知识的传授;而在现代的教育观念中,教育的内涵更多、范围更广,人格的塑造、性格的培养、情感模式的塑造、独立思考习惯的养成、知识的习得、社会责任感的培养,等等,无不是教育应有之义。仅仅从知识的习得这一个要素衡量教育之得失,虽不能说是舍本逐末,但至少是不全面的。在南科大的首届毕业生中,我们的确看到了知识教育的成功,看到了理工科专业教育的佳绩,但我们没有看到教育其他的内涵于其中有所体现。就这个意义上来说,现在断言南科大的教育的成功为时尚早。

  其次,更重要的是,社会所期待于南科大的,不仅是教育出几个知识精英,更是南科大作为一种教育新模式的示范性以及探索性意义,为当前中国沉疴遍地的高等教育领域探索出一种新途径,发现一种新方向,为中国教育注入一种新元素,以此挽救中国高等教育于颓势。但很显然,南科大在这方面虽有所建树,但离满足社会的期待尚很遥远。本质上来说,南科大的教育是一种典型的精英教育,招收少数的精英人才,重金为他们延请名师,为他们创造最优越的教育环境。可以说,他们是被置于保温箱的苗木,以最好的养分供养他们,自然开出了美丽的花朵,结出了丰硕的果实。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甚至将南科大视为一个理工学科的“天才尖子班”,一个世界名牌大学的“预科班”,一个中科大时“少年班”的另一个版本。但是,这样的精英教育、“尖子班”模式对整体的高等教育有多少体制上的探索性吗?很少,更谈不上多少对现有高等教育生态的冲击及颠覆了。可以说,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南科大虽然遇到了很多的挫折及障碍,但并没有遭遇官方及业内的反弹。

  当然,以此来苛责南科大未免有些不近情理。上述所论南科大的失败在很大程度上乃是当前中国高等教育的整体环境所导致的。虽然号称去行政化,但行政化对教育方式的束缚、对学术研究的自由的制约仍然潜在地影响着南科大的行为。南科大虽然建立了一个温室,可以在大环境所允许的范围之内自由发挥,但“天花板”效应使得它只能在一定的空间内腾挪,而无法采取更大的创新举措,更无法突破整体外部环境的制约。

  不过,南科大首届毕业生在专业知识教育上的成功至少向社会证明,在现有的社会大环境及教育生态下,进行一定程度的腾挪及运作,在主要是理工科的专业知识培养上尚有可为,也能出成绩,这恐怕是南科大目前对现有高等教育在体制探索上最大的意义了。(岳乾)


(责编:木胜玉、朱红霞)

热点新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高层·人事·评论·民生·节会·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