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抵制圣诞节中的权利界限讨论

2014年12月26日08:25    来源:湖南红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每年的圣诞节都会引起过还是不过的争论。24日晚,西北大学现代学院平安夜封校,将全体学生组织到教室,集体观看有关中华传统文化的宣传片。有网友称“教室门口有老师把守,谁过圣诞就处分谁。”当晚,认证为“共青团西北大学现代学院委员会官方微博”的账号发布消息回应称,“很多国人都开始越来越重视西方节日,祖国传统节日所蕴含的文化正逐渐消失。我们不能忘记我们祖国的优良传统,应当发扬光大。”(12月25日《华商报》)

  圣诞节今年所遭遇的抵制,似乎比往年更为强烈。无论是西安这所学校要求学生平安夜观看传统文化节目还是媒体报道湖南一些学生身着汉服表达对中国人过圣诞节的抗议。这一个外来的节日鉴于这种抗议,再度成为一个文化之争的讨论话题。而事实上随着中国的对外开放,所谓的过洋节更多的是商家与民众的一种娱乐心态,文化谈不上受损,过节也无关其它。抵制圣诞节,与其说关注其文化考量,倒不如关注这之中的权利界限。在开放社会的条件下,强行要求学生平安夜必须观看某一类节目,是否意味着对私权的一种侵犯?

  抵制圣诞节,当然谈不上不对。一些关心传统文化的人士,借此表达对传统文化式微的担忧,也无可厚非。重点在于,这种抵制与呼吁以什么样的方式来表达。像湖南的一些学生,通过行为艺术向人们表达对传统节日的担忧,呼吁国人不过洋节,很好的守护了权利界限,不侵犯他人私权,亦表达了自身观点。那张流传于网上的过圣诞节的人,身着节日礼服从旁边走过,即是明证。它至少说明开放的社会,这二者之间不是非黑即白的关系,无论你对洋节抱有怎样的态度,守住权利边界,是令人尊重的起码前提。

  如西安这所学校,通过行政要求学生平安夜都去看传统文化节目,甚至以挂科旷课等相威胁。从结果上来说,已经输了一筹。学生们不见得不喜欢传统节日和传统文化,只是,呼吁传统文化者,非得以某种强制手段将二者对立起来,难免会招致人的反感。因为从目前来说,相关法律并不禁止人们过洋节。国人过不过圣诞节,更多的是自身的一种选择权利。西安这所学校通过公权行为,对洋节说不,不但证明不了文化自信,反而侵犯了学生的权益。如此一来,最终的宣传效果也可想而知。

  关于权利界限的常识,严复先生在《群己权界论》中早就说过,“群体、社会公域也;己者,自己、个人私域也”,以节日而论,这样的道理也同样成立。社会和个人都有权,但这种权又都有界限。过节是一种社会文化,社会群体可以促成某一类节日的形成,但若少数人以社会公域的名义,通过超乎法律授权之外的因素而强令个人抵制某一类节日,则意味着逾越了这种权的边界。抵制圣诞节,可以。但请守住抵制的边界,明白权利的界限,学习胡适先生“容忍比自由更重要的精神”——“异乎我者未必即非,而同乎我者未必即是”,正确表达自己的喜好,以开放自信的姿态赢得传统文化的忠实拥趸。(杨兴东)


(责编:木胜玉、朱红霞)

热点新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高层·人事·评论·民生·节会·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