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別把“擔憂醫患糾紛”當成筐

2015年04月21日08:05    來源:紅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調查顯示,85.8%的醫生表示,因擔憂發生醫患糾紛,他們在行醫過程中為避免醫療風險和醫療訴訟,進行過防御性醫療。(4月20日《中國青年報》)

  據報道,防御性醫療也稱自衛性醫療或防衛性醫療,具體表現包括:從實際病情看沒有必要的各種化驗、檢查,回避收治高危病人,回避高危病人手術及難度較大的特殊處置,帶有推脫責任性質的轉診及會診等。這在如今的醫療實踐中已經算很常見了。乍一看報道,再聯想到許多暴力襲醫等惡性事件,我心中滿滿的是對醫生的理解和同情。不過,問題似乎沒這麼簡單。

  眾所周知,近些年惡劣的醫患關系已然成了一個社會性的難題。對此,囿於醫患雙方都有一定的責任及相關體制機制的不健全,醫患雙方也常將自我視為“醫患糾紛”的受害者。比如就有人把“襲醫”理解成醫患關系惡化的結果,甚至同情起了襲擊者,可暴力就是暴力,根本不能這樣相提並論。類似於此,我擔心任何一方基於“趨利避害”的人性特點,也會過分地將自我群體的很多不正常行為的過錯歸咎於醫患關系緊張的大環境。大環境的惡劣客觀上成了“渾水摸魚”的擋箭牌。

  拿防御性醫療問題來說,可能在惡劣的醫患環境中,因為醫生職業保護機制不健全等因素的影響,醫生在某種情況下會考慮對患者進行防御性醫療。不過,假設醫患關系不緊張,防御性醫療就能大幅度減少嗎?

  以做沒有必要的過度檢查、化驗為例,在前兩年的廣東省政協會議上,來自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的李剛委員就曾透露,由於主管部門及醫院要求控制藥品收入在醫療總收入中的比例,因此部分醫護人員在診療中為病人過度檢查。換言之,過度檢查在某些地方可能已經成為了一條“漁利”的產業鏈。而過度檢查在實踐中又往往帶來了過度醫療的問題。據估算,我國每年醫療機構濫開藥、濫檢查等現象導致醫療資源的浪費在20%至30%,如再加上藥品回扣、藥品虛高定價、亂收費等現象,醫保基金浪費和流失比例不低於50%。患者平白無故接受了過度檢查乃至過度醫療,花了冤枉錢,請問這究竟是醫療糾紛的果,還是因?

  事實上,醫學本是一門經驗科學,每一次醫療糾紛的發生既可能有醫生過失的主觀原因,還可能有患者病情的復雜性、當前醫療水平限制等因素。前些年,為了保護不具備醫療知識的患方權利,在醫療糾紛中採取的是“舉証責任倒置”的原則,醫生不能証明自己沒有過錯,就要承擔責任,這可能倒逼著醫生要在醫療活動中畏手畏腳,盡可能保護自己。而今,《侵權責任法》早就明確了醫患糾紛中“誰主張誰舉証”的原則,這很大程度上已經減少了醫生的后顧之憂。除了個別極端個案,在多數情況下,倘若醫生診治病人盡了力,病人及其家屬一般不會無理取鬧,甚至足以倒逼著大部分醫生不得不在某些情況下採取防御性治療吧?同理,面對危重病人,診療過程本千頭萬緒,醫生如採取防御性治療,本意是嫌麻煩,怕吃力不討好,還是真的怕醫患糾紛,也值得深思。

  醫患關系問題也是世界性的難題,並非為我國獨有。在不斷探索解決醫患關系問題的過程中,既要避免損害任何一方的權益,又要防止任何一方將固有機制體制問題想當然地視為推脫自身應負之責、回避反思自我之過的托詞。醫者父母心,“擔憂醫患糾紛”不是什麼都可以裝的筐,沒有這個認識,缺少反思自我之過,各類具體問題恐怕再怎麼樣都很難有解。(林旻煜)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熱點新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
高層·人事·評論·民生·節會·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