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君山滇金丝猴基因库处境危险--云南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人民网>>云南频道>>栏目大标题

老君山滇金丝猴基因库处境危险

2011年07月05日10:11         手机看新闻

  
丽江老君山滇金丝猴保护现状堪忧 摄影:高伟

  丽江老君山张志明进山巡护,有时一天要走四五十公里,其中要克服高海拔、原始森林的困难

  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中国部首席科学家、中国灵长类专家组组长龙勇诚说,在所有滇金丝猴活动区域,只有老君山没建立保护区。“老君山原始森林是丽江最好的一片森林,滇金丝猴是丽江最美丽的动物,但当地政府并不重视这些大自然的原创。”龙勇诚说,在滇金丝猴的3个基因库中,老君山基因库处于最危险的环境中。

  老君山滇金丝猴处境最危险

  龙勇诚介绍,1989年,他到丽江调查滇金丝猴时,连当地林业部门都不知道丽江有没有滇金丝猴。他找到张志明后,张志明带着他去山上调查了好几个月,才把老君山的滇金丝猴情况摸清楚。由于长期遭到捕猎,滇金丝猴已不足百只。“当时,村民不知道被他们称为大青猴的猎物就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中国特有的世界级濒危珍稀动物,更没有保护的概念。与他们的生存需求相比,保护野生动物的概念遥不可及、虚无缥缈。”当时,龙勇诚曾悲观地想,老君山的滇金丝猴怕是要死光了。

  通过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和美国大自然协会的项目推动,当地林业部门采取了一些保护措施,群众保护滇金丝猴的意识逐渐增强,老君山的滇金丝猴数量增加到300余只,但滇金丝猴的保护现状仍然不容乐观。“丽江在保护滇金丝猴方面,没有很好的措施,也没有足够的资金投入。这些年,都是我们在顶着搞。我们希望丽江市政府自己参与更多的保护,像保护古城一样保护滇金丝猴。”

  龙勇诚说,滇金丝猴现有2500只左右,除 300余只生活在西藏芒康外,其余的均生活在云南。在云南共有4个保护片区:白马雪山、云岭、天池、老君山。除老君山外,其他几处都已建立保护区,政府投入的力度相对较大。比如白马雪山,建立了保护区管理局,管理局下还有很多站(所),形成了相对完善的保护体系。现在,白马雪山的滇金丝猴数量最多,有 1700余只。

  “云南是动植物王国。但据不完全统计,当前云南急需拯救保护的极小种群物已达112种,其中野生植物62种,野生动物 50种。这些物种都是云南的特有物种,且其中9种的全部种群数量已不足100。这充分说明,不仅滇金丝猴,很多其他动植物都处于生死存亡的关头。”龙勇诚说。

  建议保护性利用滇金丝猴

  “政府应关心老君山猎户的生产生活,让他们有其他生活来源。”龙勇诚说,中国灵长类专家组建议丽江对滇金丝猴进行保护性利用,然后返给当地群众。建成保护区,让游客出钱,让社区获利,让保护区内的群众得到实惠。同时可以获得更多的巡护检测、科学研究、社区发展、宣传教育资金。“保护性利用,是争取全社会支持滇金丝猴保护事业的有力手段。”

  龙勇诚说:“保护性利用不仅不会伤害到滇金丝猴,反而更有利于保护。只要合理规划,正确引导,滇金丝猴就能在利用中继续发展。现在,丽江已建立起老君山国家公园,但仅限于旅游开发,并没有保护滇金丝猴的意向。”

  记者体验巡护员工作

  15公里山路,就是一条探险之路

  6月16日,我们决心体验一下巡护员的工作,前往老君山滇金丝猴观测站和了望台。张志明此前已上山巡护去了。我们请张志明的儿子小张做向导,并帮忙背食物。

  上午10点,我们从张志明家出发,趁着精力充沛迅速赶路。虽然海拔不断上升,但山上森林茂密,氧气充足,空气清新。前四五公里,我们居然感觉有些轻松。但随着海拔不断升高,坡度不断增大,开始感觉双脚沉重起来,喘气也更加急促。我们开始不停地休息。小张倒是显得很轻松,他让我们不要休息,一休息腿就软了。

  越往上走,树林越密,路也越来越窄,还要过好几处独木桥。15公里山路,完全就是一条探险之路。如果没人做向导,我们很难走下去。小张说,森林里还有黑熊,曾有人被咬过。

  最后3公里成为最大的难题,我们休息的次数越来越多。我们让小张先走,我们可以顺着小路自己上去。他说绝对不行,在深山老林里,人很容易迷路,还可能被黑熊伤着。如果我们出什么事,他负责不起。我们休息,小张也休息。但他休息时,只找一棵树靠着,而不把篮子放下。他说,如果放下来,他也会走不动。途中,他用竹子给我们做了拐杖。

  在离观测站几百米的地方,我们遇到一个小型水电发电机。一条直径不到10厘米的水管引水,把小发电机冲响,几根接在发电机上的电线,向远处延伸而去。小张说,这个小发电机的电量是一小时1000度,供观测站用绰绰有余。

  观测站就快到了,我们一阵欣喜。但我们发现,即使一个小斜坡,爬起来也很艰难,我们的体力已达极限。

  下午3点,经过5个多小时攀爬,终于到达海拔3200米的观测站。想想还要上到两公里外海拔3670米的了望台,我们有点绝望。

  观测站位于一块100余平方米的平地上,有两栋小木屋。一栋木屋里摆着生活用具,还有一台用“锅盖”接收信号的小电视机。另一栋木屋用来休息,里面铺有木板,还有睡袋,我们晚上就要睡在里面。

  下午5点,小张和我们一起吃过饭后,他独自下山去了。我们顺着小路,一路爬向了望台。两公里左右的山路,海拔落差四五百米,很多地方的坡度达到六七十度,需要抓着草、木才能继续向前。爬到一半时,遇到张志明从山上下来。张志明说山上下雨了,让我们返回。

  张志明说,因为最近在山上活动的人较多,滇金丝跑到离观测站20余公里的地方,需要翻一道山梁才找得到。如果一定要拍照,需要四五天。

  当晚,我们和张志明一起住在观测站。第二天,我们一大早就和张志明一起去到了望台。两公里路程,我们走了将近两小时。张志明说,他不等我们的话,只需要45分钟。

  考虑到诸多因素,加上张志明18日要去丽江开会,我们无奈放弃拍摄滇金丝猴的计划。17日下午,我们和张志明一起下山。体验时间虽然短暂,但我们深刻体会到滇金丝猴巡护员的艰辛。如小张说的那样,外面来的人,坚持得了一年半载,但坚持不了20年。

  专家这样评价巡护员张志明:没有他的护卫,或许老君山滇金丝猴早就灭绝了

  60岁的守护神一个人在“战斗”

  他是老君山上的一个普通农民。做猎人时,打过数十只滇金丝猴,靠吃滇金丝猴的肉填饱肚子,卖滇金丝猴的骨架买油盐。做巡护员时,视滇金丝猴如自己的生命一样珍贵,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它们。长年累月行走在老君山,追随着滇金丝猴的行踪,恐惧与孤独相伴,但痴心不改,终身不悔。他就是60岁的巡护员张志明。

  龙勇诚说,如果没有他,或许老君山上的滇金丝猴早就灭绝了。

    
【1】 【2】
(责任编辑:(实习)徐前)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今日热点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