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桥香园江氏兄弟反目 哥哥告弟弟讨要3000万红利--云南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昆明桥香园江氏兄弟反目 哥哥告弟弟讨要3000万红利

2011年10月29日11:58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桥香园:我们会给大家一个解释

    当年同心同德、至亲至诚的兄弟俩,如今为何会反目?为何非要采用如此极端的方式来解决矛盾?10月26日中午,记者致电桥香园公司总部,表明采访江俊董事长的意图,希望提供联系方式,公司工作人员称需要先了解采访提纲,再安排采访时间。

    当天下午2点30分,记者来到桥香园公司位于北京路俊发中心的新址,就采访一事与人事部总监谢艺交流。谢艺表示,将尽快反馈给董事长,两天之内通知是否可以采访。如果可以,采访时间再做安排。

    10月28日上午10点29分,记者与谢艺联系,她称在开会,一会儿给答复。

    下午5点06分,谢艺回复电话称,她已经把记者要求采访一事汇报给江俊董事长,对于媒体的关注,桥香园表示感谢,桥香园会积极面对这件事情,绝不回避。目前,公司处于改造升级阶段,工作重心在软硬件的提升和市场的扩展上。过一段时间,公司会抽出时间正面面对媒体,回应这件事。

    对于江氏兄弟闹矛盾一事,谢总监表示,两个核心人物闹矛盾打官司肯定会对公司造成一定影响。但是,桥香园公司目前处于良性发展阶段,前景看好。

    ● 访谈

    30年前 他们2000元起家

    从2000元钱起家,发展到如今的上亿资产;从“待业青年”变身“钻石男”,江氏兄弟是如何创造这一发家神话的?日前,记者见到了“江氏兄弟”中的哥哥江勇。通过他的讲述,为大家揭示这一不为人知的艰辛内幕。

    “我叫他老六,他叫我五哥,从小就这样。”尽管出来打拼多年,江勇依然保持着一口纯正的红河蒙自腔,几次试图想说普通话,他还是扭了回去。谈话中,30年来创业的点点滴滴,江勇似乎记得清清楚楚。

    记者:你们最初是怎么起家的?

    江勇:我们是土生土长的蒙自人,家里一共有6个兄弟姊妹,我是老五,江俊是老六。初中毕业后,我们俩加入了“待业青年队”。1983年,父亲给我们兄弟俩2000元钱,我们就在火车站旁搭建了20平方米的临时铺面自谋出路。小店起名“铁路小吃”,卖过桥米线和快餐,后来就直接专卖过桥米线,招牌改成“正宗蒙自过桥米线”。

    记者:后来怎么想到来昆明开店?

    江勇:1987年,蒙自火车站扩建,铺面没了,我们就各自回家休息了一段时间,然后到昆明看行情。发现昆明人爱吃米线,对过桥米线也情有独钟,蒙自的过桥米线也是小有名气的,有老乡开店也赚了钱,于是就决定到昆明干了。

    记者:一开始就一起来投资吗?

    江勇:不是,1988年,弟弟江俊带着妻儿先上了昆明,在小西门开了一家“正宗过桥米线馆”,生意不错。后来我也上来了,开在青年路。刚开始我们守着自己的小家各干各的,凌晨4点起来生火,然后蹬着三轮车去拉新鲜米线,再去岔街买菜,妻子带着孩子熬汤、切肉、摆盘……虽然很辛苦,但是店里的人越来越多,我们的信心也越来越足。

    记者:后来为什么想到要合在一起开?

    江勇:我和房东签的是5年合同,没想到卖了一年不到就要坐地起价,我找来江俊去找房东谈。不料却与房东起了纠纷,我们俩还被打了一顿,这样一来,这一年我不但白干了,还欠了债。后来弟弟用他攒下的钱帮我还了债,我们俩一起在艺术剧院租了一间160平米的铺面,说好这个店弟弟不参与。就这样,这个店由我和妻子一直经营着,弟弟经常过来看看我们。后来,弟弟从他和亲戚同开的小西门店彻底出来了,又回到我这里。这样,几经波折后,属于我们哥俩的第一家店就这样开起来了。

    记者:这个店名是怎么取的?

    江勇:开始,我们的店叫“正宗蒙自过桥米线店”,可是蒙自是个地名,工商局不让注册,于是我们开始另外想名字。过桥米线肯定离不开“桥”字,要味道鲜美就加个“香”字。当时,昆明的那些老店都叫什么园什么园的,感觉挺时尚。就这样,我们一合计,就叫“桥香园”。再后来,我们的生意越来越好,很多来我们店里吃米线的人都说“走,上江氏兄弟”那里吃去。我们一琢磨,“江氏兄弟”这几个字比桥香园名气还大啊,那就加上吧。就这样,1995年12月1日,“江氏兄弟桥香园”第一家分店在五一路诞生了。由于我们兄弟俩当时齐心协力,我主内、弟弟主外,于是我们在经营的每一家店上,装修时都会贴上“同心同德 至亲至诚”几个大字(欣慰地笑笑)。

    记者:你们的店迅速扩张,钱也越赚越多,你们会为钱争吵吗?

    江勇:基本不会,和弟弟开连锁店后,我主要负责内部管理,他负责对外扩展,互不干涉,相辅相成。他随时在外面跑,没个名分不好,后来我们俩商议,由弟弟担任总经理,那样好听些,我担任副总经理。看着生意越做越大,为了防止有外心,2002年,江俊和我写了一份财产声明,约定江氏兄弟桥香园过桥米线连锁店所有资产,兄弟二人各占一半。

    记者:那你们兄弟俩之间的矛盾是怎么开始的?

    江勇:矛盾的根源从观念开始。我一直坚持桥香园要走大众化低端路线,江俊认为要走高端,且急于上市,我们俩就是为了这个问题闹矛盾的。2006年开始,意见分歧就越来越大。直到今年7月21日,我去上班,发现弟弟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桥香园总公司搬迁到新址,我和他的矛盾就越来越大了。

    记者:仅仅因为经营理念的不同,矛盾就不可调和了吗?

    江勇:我认为是可以调和的,但是他还是开除了我。

    记者:你恨他吗?

    江勇:不恨,是气愤。

    记者:你起诉他,索赔3000多万。你打这起官司主要是为钱吗?

    江勇:钱是他欠我的,我有证据,但是我告他是因为他做得过分。人一辈子,能花得了多少钱(长叹口气)?事到如今,“同心同德 至亲至诚”这几个字是我最舍不得的。一到晚上,一想起当年兄弟两个一起吃苦、一起奋斗的日子,我就觉得很舍不得。再大的坎都过来了,现在还闹成这样,我很心寒(沉默……)。(记者 洪扬)

    来源:《都市时报》

【1】 【2】
(责任编辑:陶红卫)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今日热点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