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聚焦逃回北上廣現象:無法適應小城市拼關系--雲南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媒體聚焦逃回北上廣現象:無法適應小城市拼關系

2011年10月27日08:4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朱慧卿繪
朱慧卿繪
  這兩年,有關逃離“北上廣”(北京、上海、廣州)的話題受到社會關注(去年本報7月29日第17版《誰在“逃離北上廣”》、9月16日第18版《“中產”的未來在哪裡》曾對此作過報道)。

  近期,逃回“北上廣”的話題引發了新一輪熱議。“逃離”又“逃回”,其背后深層次的原因是什麼?相對於大城市,中小城市有哪些特點?年輕人該如何結合實際安排自己的生活?

  經濟壓力小了,但精神需求怎麼滿足?

  原以為在小地方生活,壓力會更小、過得會更舒服,但事實並非如此。回到二、三線城市的“都市人”,感覺又跳進了一個“圍城”。

  年前,曾靜離開了廣州,前往廣東東莞常平鎮一家外企做企劃投資。談起這段經歷,曾靜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因為當初“逃離”廣州的原因雖然很多,但真正吸引她的卻是東莞這家企業“提供食宿”的福利。

  “廣州當時進行‘城中村’改造,我住了兩年的農民房不能再續租了,而且要立即搬離。”曾靜說,“你不知道在廣州租房子有多難!租金與樓價一樣急劇飆升,在公司5公裡范圍內根本找不到2000元以下一室一廳的房子,光房租就要佔月收入一大部分。”加上工作時間不固定,吃飯成了曾靜面臨的另一大問題:自己做太累,出去吃小店又不放心,所以她經常靠方便面、餅干、面包填肚子。

  在大城市,房子貴、交通難、生活煩,票子卻不夠花,成為很多身處“北上廣”的人逃離的理由。那麼,節奏緩慢、房價相對低廉的二、三線城市,真的就是“世外桃源”嗎?

  “當時我想,東莞雖然小,但企業提供食宿、工作時間固定,收入低點也無所謂。”曾靜說,但真正到了東莞,她卻感到諸多不適應:企業提供4人一間的集體宿舍,跟大學宿舍差不多。有些室友經常帶小伙子來玩,深夜才走,這讓她無法忍受﹔食堂還算令人滿意,廠裡每月還把補貼打到飯卡上,但晚飯后走出廠區,根本沒有休閑去處,連看個電視也要呆在食堂……

  這還不是最難以忍受的。對26歲的曾靜來說,現在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但廠裡生活圈子太窄,那些經常試著約她出去吃燒烤的小伙子,無論學識還是眼界都與曾靜的要求相去甚遠。這不由讓她懷念在廣州星海音樂廳聽音樂會的日子,留戀珠江邊與友人聚會的時光。

  幾經考慮,今年10月曾靜又回到了廣州,繼續她辛苦的打拼。但和一年前離開廣州時的心態完全不同,現在的曾靜多了幾分穩重與成熟:“工作雖然辛苦,但不會像以前一樣心煩意亂。相反,我更加珍惜今天的一切。”

  人生處處是“圍城”.原以為在小地方生存,壓力會更小、過得會更舒服,但事實或許並非如此。小地方物價低,但收入也低﹔小地方生活比較單調,遠沒有大城市豐富多彩。有了大城市生活經歷、重新回到二、三線城市的“都市人”,感覺又跳進了一個“圍城”。

  一些專家表示,年輕人“逃回北上廣”是一種人生圍城的無奈。在一線城市,人們盡管背負著經濟壓力,卻能滿足一種無法替代的精神需求。這不僅在於大城市擁有更多電影院、文化館、健身房等場所,也在於大城市更加開放、更加包容,人們在這裡可以找到更多價值觀相近的群體,在經濟高速發展中免於沉陷精神荒漠。

  講人情拼關系,“都市人”是否還適應?

  一些人回到小城市工作,卻發現自己並不適應,因為在一個熟人社會,做事更要講關系、論人情,發展或許更難,價值觀的沖突或許更大

  前幾天,張超離開湖南老家,又回到了廣州,多少帶著一些失望。想當初,他離開廣州回家鄉時充滿激情,但這麼快“逃回”廣州,出乎所有人意料。

  最初,張超在廣州一家廣告公司做策劃,主管房地產銷售策劃,他的夢想就是在廣州買房,將父母接到廣州。但現實是殘酷的,廣州的房價一個勁往上躥,就憑他每個月不到5000元的工資,是沒法買房的。經過幾年的打拼,他累了,想到了回家。

  “當時考慮,如果能夠回鄉創業,也不失為一個好的選擇。”張超說,正巧有朋友介紹在湖南的一個地產項目招聘銷售團隊,他想這是一個機會,可以將業務上有來往的好友組織起來,組成銷售團隊與公司簽下代理合同。此后,張超開始了艱難的創業。

  都說房地產開發很“暴利”,但對於承銷房地產項目的銷售團隊來說,卻是另外一番光景。張超說,銷售團隊原則上說是回家鄉常德落腳,但實際上總在湖南全省以及外省“流竄”,他們的銷售團隊力量不是很強,無法與大的開發商、大的樓盤及商業地產接洽,實際就是在一些市縣承銷小的地產項目。

  “在廣州給客戶服務的時候,主要是談文案,很‘文氣’。但回到內地拼的全是酒桌上的功夫,文案寫得怎麼樣不重要,銷售創意也不重要,隻要能簽下業務就是‘英雄’。”張超說。

  更難的在於回款。完成銷售業績后,按照合同,對方應該將屬於他們的款項及時付來--這在市場經濟意識很濃的廣州來說,根本不是什麼問題。但到了內地,“回款”就成了千難萬難的事情,對方會千方百計扣除各種費用,拖欠回款更是家常便飯,張超承銷的好幾個項目回款至今沒有著落。時間一長,這很影響團隊的情緒。隨著幾個骨干成員的離開,銷售團隊不得不散伙。

  帶著失敗痛苦,張超權衡再三還是決定回到廣州。按他的想法,在大城市繼續打拼幾年,今后即使要創業,也會選廣州及其周邊等市場經濟較成熟的地區。“回內地創業,太辛苦。”張超說。

  去年,趙文從北京回到了山東泰安,跟著自己的叔叔做體育用品生產銷售,深刻體驗到在中小城市做事有多麼不容易。

  為上一個新項目,他去當地政府部門辦手續,折騰了半個月也沒動靜。最后還是在叔叔帶領下,通過朋友找到相關部門的負責人,請客、吃飯、送禮、說好話,兩天就搞定了。

  “我不是不知道在小城市做事要講關系,但不經歷一次,還真難以體會。”趙文說,“以前叔叔總說我需要學的還多著呢,我不服氣,現在算明白了。如果說大城市人們還有時間、精力用在做事上,在中小城市則要耗費很大一部分心力在處理人際關系上。”

  專家認為,大城市往往更加開放、相對公平,而二、三線城市往往更講等級關系、人情關系。一些人到了小縣城工作,卻發現自己並不適應當地的人際交往模式,因為在一個熟人社會,做事更要講關系、論人情,發展或許更難。

  大城市與小城市,到底選擇哪兒?

  人們應該慎重選擇發展的地方。大城市和小城市各有優點、缺點,隻有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才能生活得更幸福

  到底在大城市發展,還是到小城市謀生?

  或許,這個問題永遠沒有標准答案,人們隻能“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在一線城市工作過的人,雖然面臨著買房壓力、戶口歧視等,但二、三線城市也絕非世外桃源,不少人無法適應城市間的巨大落差。如何選擇,人們應該考慮自己的能力、性格、家庭等多方面的因素,慎重做出決定。畢竟,大城市和小城市各有各的優缺點,隻有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才能生活得更幸福。

  夏玲從江西南昌一所大學畢業后,2006年托朋友在上海找了一會計工作。一年之后,夏玲很不適應,房子太貴、交通太難。后來夏玲回到老家,生活雖然安逸了,卻遇到很多想象不到的苦惱。

  在人們眼裡,夏玲從上海回來,一定是能力不行,或者有啥情況,這讓她找個對象都很難。“我還是要回北上廣。”夏玲說,后來她又南下廣州,不僅找了一份工作,也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

  實際上,無論“逃離北上廣”還是“逃回北上廣”,目前都沒有准確的數據統計,難以說明這些現象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成為一種趨勢。但之所以能引起社會強烈關注,主要反映了人們普遍存在的一種心理狀態,公眾試圖找到一個表達生存壓力的話題。

  當然,即便“逃回北上廣”,現實問題依然存在,房價依然很高、生活成本依然很大。為了不讓年輕人再次因為這些現實問題而糾結,大城市應該積極解決他們的安居問題,完善社會服務體系。生活有了保障,人們的發展才能有奔頭。

  專家表示,大城市畢竟容納能力有限,二、三線城市對人才的需求更多,政府應當更加重視營造公平、公正的競爭環境,多為中低層社會成員創造向上流動的機會,為年輕人搭建更大的就業、創業舞台。這不僅是改善民生最直接的體現,更是為地方發展注入活力的必要舉措。
(責任編輯:朱紅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今日熱點
  • 精彩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