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巨頭開始進軍社區團購:菜市場開在手機裡

2020年12月23日12:05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互聯網巨頭開始進軍社區團購:菜市場開在手機裡

互聯網公司和菜市場的爭奪戰還在繼續。當互聯網巨頭開始進軍社區團購,社區微信群裡的廣告和手機App裡的優惠券替代了菜市場熟悉的吆喝聲和殺價聲。人們隻需在手機上提前預購,貨物會在次日抵達顧客選中的自提點。

有的互聯網公司開始做社區團購的第一個月,開城數量就達到120個。11月底,一家互聯網巨頭宣布,旗下社區團購已覆蓋200個城市,最多的一天,在36個城市開店。

在這裡,有人發現原價幾十元的燒烤爐隻需兩元就能買到,也有人曾買到一分錢一斤的山楂、五角一枚的雞蛋、一元一斤的柑橘。

社區團購興起后,有顧客減少去菜市場、超市的頻率。但是社區團購平台上的低價商品也引起很多人的警覺。衛龍、香飄飄、雷達電池等多個品牌發布通知,禁止經銷商向社區團購平台供貨。有批發商擔心流失傳統超市用戶,不願將熱銷產品供給社區團購平台。也有網友擔心,互聯網用低價商品吸引顧客,會奪走菜販子的生計。

12月22日,市場監管總局聯合商務部召開規范社區團購秩序行政指導會。這個有阿裡、騰訊、京東、美團、拼多多、滴滴6家互聯網平台企業參加的會議,要求互聯網平台企業嚴格遵守“九不得”。包括,互聯網平台不得低價傾銷,濫用自主定價權,不得沒有正當理由的掠奪性定價,不得利用數據優勢“殺熟”,不得銷售假冒偽劣商品等。

1

這場菜市場門口的爭奪戰,從2020年下半年就開始了。

成都一位全職“團長”(社區團購發起人),參與了至少6家社區團購平台。他觀察到,每當新平台進入,總會發放大額補貼,有的甚至會免費送水果、鹽、餐巾紙等。他研究各家平台定期發放的優惠券,每天給顧客推薦最省錢的平台。他最高的銷售紀錄是一天500多人下單。

顧客下單后,互聯網平台把商品運送至他所在的自提點后。他要通知顧客,及時領取商品。每個訂單,團長能提成10%。銷售最多的那一天,這位全職團長獲得了1500元的提成。

自共享單車、外賣、網約車后,社區團購成了新一輪“價格戰”的戰場。除了價格外,善於經營人際關系的團長是互聯網公司必爭的“武器”。

山東省濟南市有一棟居民樓,出現了10個團長,業主調侃,“都能按照樓層區分進行團購了”。在廣東省汕頭市紅領巾路,顧客12月14日打開某社區團購App時,自動匹配1家自提點,4天后,這條1.2公裡長的馬路上冒出了28家自提點。

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一位社區超市老板說,有段時間他每天要迎接四五撥兒來自不同平台的推銷員,說服他成為團長。直到與他競爭的其他兩家社區超市都成為自提點,他才加入其中三家互聯網平台——他擔心顧客都流向其他兩家超市。

農村市場也成了互聯網公司必爭之地。截至12月21日,社區團購平台興盛優選的業務覆蓋范圍包括15個省份、175個地級市、1400多個縣市級、5100多個鄉鎮和4.2萬多個村。

一個在湖南省岳陽市汨羅市龍舟社區開了20多年雜貨鋪的村民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2018年以前,她每天早晨六七點出門,去菜市場買菜,帶回雜貨鋪售賣。鎮上的菜市場距離龍舟社區步行26分鐘。她回憶,村裡居家做飯的老人走不了遠路,也不會騎摩托車,不得不拜托親友,每周去菜市場採購一次,把菜都囤進冰箱裡。

女婿教會她使用社區團購平台后,她當上團長。疫情期間,她每天能接200多個訂單。如今,有獨居老人請她每天下單購買新鮮蔬果,她幫老人送貨上門。她還在平台上購買了某種北方水果,這種水果從未出現在汨羅市的菜市場裡。

汕頭市一對老夫妻,連團長提成都沒搞清楚,美團優選的廣告已經貼在了他們經營的雜貨鋪門口。兒子主動幫他們申請成為團長。此后,這個“一直沒有什麼生意的”的雜貨鋪迎來了更多客人。

2

互聯網來了,生意就來了。盛產冰糖橙和黃桃的湖南省懷化市麻陽苗族自治縣,曾因交通閉塞導致水果滯銷。當地一家農產品銷售公司的負責人說,社區團購平台從他們公司採購商品后,公司的冰糖橙銷售量是以前的3倍,成了平台上的爆款。

但是互聯網帶來的不只是流量。湖南省長沙市是社區團購大戰中的重要城市。這個社區團購發展時間久、滲透率高的城市,吸引了多個互聯網平台進駐,搶奪客戶。在長沙市岳麓區錦尚生鮮市場,一位菜販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多個互聯網平台打“價格戰”明顯影響她的生意。近一個月,她的每日營業額從2000元減少到300元。

此前,長沙市的社區團購平台少,平台定價較高,對她的生意影響不大。但如今,有顧客告訴她,曾在互聯網上購買過0.9元一斤的土豆,0.68元一斤的紅蘿卜。可她從批發市場買回的批發價,土豆最低價每斤1.6元,紅蘿卜每斤1.3元。由於客流量減少,她的收攤時間從下午5點延長至晚上9點,但銷量依然沒有提高。

這位菜販在市場經營著一個6平方米的菜攤,並長期給飯館提供蔬菜。有一次,一個飯館老板抱怨,疫情沖擊了飯館生意。他希望降低成本,從互聯網平台購買食材,“等到你和平台價格差不多,我再買你的貨。”此前,她給十幾個飯館供貨,團購平台的“價格戰”開始后,隻有6個飯館繼續和她合作。

她常去的批發市場,以前總會堵車,如今交通順暢。批發商看到她來進貨,表現得比以往熱情,希望她多買一些。可為了減少庫存損耗,她進貨時開始挑選土豆、蘿卜這類耐儲存的蔬菜。她的菜攤上,原先有近100種單品可供顧客挑選,如今隻剩下30多種。

等待顧客上門的時間裡,她和旁邊的攤販坐在一起唉聲嘆氣。這些情況,她沒有告訴上大學的兒子和在老家生活的父母。為了繼續支撐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這個初中學歷的女人決定,明年春節后,丈夫去送外賣,她去飯館做清潔工。

很難統計在這場爭奪戰中,有多少人的生計會受互聯網公司的影響。在一些剛剛發展社區團購的地區,有賣新鮮豬肉的小販,看到平台隻上線冷凍豬肉,且隻有五花肉、豬肚兩種單品可供挑選,認為社區團購還需要發展很長一段時間,才會影響他的生計。還有人堅持在自己店鋪購買水果的顧客更懂品質,和互聯網用戶不重合。

相比而言,超市老板比菜販子對社區團購更敏感。包頭一個社區超市老板認為,生鮮的品質、種類、產地影響最終價格,而超市裡售賣的商品價格更加透明統一,在“價格戰”裡劣勢更大。

這位超市老板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以某品牌的一箱牛奶為例。超市的進貨價是51元,超市的最低促銷價是53元,但社區團購平台的團購價是44元。半年前,該超市每天差不多能賣出10箱這款牛奶,如今,一星期隻賣四五箱。

薯片也有類似的遭遇。出廠價5元一桶的某品牌薯片,最終售價8元一桶,經銷商和超市各賺1.5元。但在社區團購平台上,這款薯片隻賣3元。超市老板解釋,“如果零食過期,經銷商需要調貨,從超市回收零食,而團購平台直接對接消費者,不需要擔心過期風險。”

這個夫妻檔社區超市,已經連續6個月顧客數量、新顧客增長數量、營業收入遞減。老板選擇下架副食和水果。

3

越來越多人意識到異常低價的商品會帶來新的問題。

一個生產調料的廠家禁止經銷商給社區團購平台供貨,其負責人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採訪時說,近半年來,工廠接到了來自全國各地的合作方投訴,稱社區團購平台售賣的調料定價過低,攪亂原有市場,導致供貨混亂。

包頭市的一位零食批發商,和同行見面時,話題總繞不開社區團購。他認為,每個給平台供貨的批發商都能賺錢,但是這種賺錢方式不可持續,平台壯大后,會直接繞過批發商,跟生產工廠取貨。

他向包頭一所學校附近的6家小超市供貨。這6家小超市准備聯合抵制社區團購平台,拒當團長。原因是,團長雖能提成10%銷售額,卻影響超市正常賣貨,如果顧客在超市購買商品,超市能賺15%,比團長提成多。批發商勸說超市要隨大流,他擔心,如果超市附近的文具店、洗化店成為自提點,會分走超市的人流。

由於各地社區團購發展情況不同,平台上的低價商品質量不一。在湖南農村,用戶能買到真空包裝的鮮魚,而在社區團購發展較慢的包頭市區,曾有用戶購買的果蔬不夠克重。

包頭曾有個顧客花5.68元購買3個號稱“甜過初戀”、脆甜多汁的新疆阿克蘇冰糖心蘋果。可實際拿到手的蘋果隻有普通檸檬大小,用戶要求退錢退貨。團長覺得扔了可惜,吃了幾口,發現並非平台宣傳的冰糖心蘋果。

幾乎所有參與者都意識到,社區團購的補貼大戰不會長期持續。12月中旬,成都多個團長收到滴滴旗下的社區團購平台橙心優選發布的調價通知,稱會對商品價格進行調整,以保証社區團購行業良性發展。

近70個成都團長在微信群裡分析每個互聯網平台的最新政策和動向。團長們最關心的是“去團長化”。有團長分析,如果未來社區團購平台開始安排騎手送貨,或開實體店,團長的用處會越來越小。

他有深切的憂患意識:“我們沒有主動權,所有的東西都掌握在平台手上。”他計劃的出路是,從各大平台上淘回品質上佳的生鮮,在自己組建的團購平台上架。

不過社區團購並沒有因為受到質疑和批評而減慢發展步伐,相反,更多公司有意在這條賽道試水。一位成都資深團長說,又有兩家新的互聯網巨頭准備開始社區團購業務,他們的推銷員近期分別邀請他加入平台。

社區團購最早出現於2015年。2019年,多家社區團購平台曾遭遇經營危機,有的平台在多地撤站、裁員,也有平台選擇合並。業內的共識是,疫情助推了社區團購的發展。據媒體報道,疫情期間,興盛優選在武漢地區的訂單有數十倍增長﹔有的平台覆蓋武漢上千個小區,活躍用戶超過35萬。為此,武漢市商務局還協調了公交車、郵政車,用於運輸社區團購的貨物。

一個正在發展社區團購的公司稱,2020年的疫情,促使該公司下定決心發展社區電商。該公司從多個維度發現社區團購模式的潛力:農產品滯銷、農民買不到便宜的好東西﹔部分城市居民買菜需求沒有被滿足﹔極端天氣下難以出行,菜市場距離居民區遠。

2020年夏天,多個互聯網平台入局社區團購。6月,橙心優選小程序正式上線運營。7月,美團推出美團優選,重點針對下沉市場。8月,拼多多旗下的多多買菜小程序試運營。

可以預見的是,這個無聲的菜市場會繼續喧囂。在推銷員的鼓勵下,全職媽媽群體也加入團長的行列。新的用戶正嘗試在互聯網上下單。社區團購的版圖上出現新的城市。

與此同時,相關的規則也在陸續出台,22日,社區團購“九不得”新規出台,在此之前,11月10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公布《關於平台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征求意見稿)》,其中提到,平台經營者通過補貼、折扣、優惠、流量資源支持等激勵性方式實施的限制,可能對平台內經營者、消費者利益和社會整體福利具有一定積極效果,但如果對市場競爭產生明顯的排除、限制影響,可能被認定構成限定交易行為。

據媒體報道,12月9日,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在全國率先發布《電商“菜品社區團購”合規經營告知書》,要求菜品社區團購的團長,視情應辦理相應的市場主體登記,平台經營者不得以低於成本的價格實施低價傾銷,排擠競爭對手獨佔市場,擾亂正常經營秩序。

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採訪時,一位社區團購平台的工作人員也認為,社區團購的發展應循序漸進,既不嚴重影響小商小販的生計,又同步創造出很多就業崗位。而目前正在進行的價格戰破壞了生態鏈的平衡。他無法預計這場價格戰什麼時候會結束,“短則半年,中期則1年,長期可能3年”。

(責編:朱紅霞、徐前)

推薦閱讀

緊扣“三大定位” 雲南擘畫“十四五”藍圖  近年來,雲南干部群眾向建設民族團結進步示范區、生態文明建設排頭兵、面向南亞東南亞輻射中心全面發力,譜寫了新時代高質量跨越式發展的雲南篇章。 “十三五”即將收官,雲南交出了優異答卷﹔“十四五”即將開啟,雲南如何持續發力,繼續譜寫新時代雲南…【詳細】

朱紅霞

雲南修復6100畝廊道 保護滇金絲猴棲息地  人民網昆明12月22日電 (虎遵會)據雲南省林業和草原局消息,滇金絲猴全境保護網絡作為雲南首次嘗試建立多方參與的聯合保護機制,自成立一年多來,以加強滇金絲猴種群及其棲息地保護為目標,引進社會公益組織支持,投資1000余萬元,為滇金絲猴棲息地…【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