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紙書、聽書……讀屏時代,你的閱讀方式變了嗎?

2020年12月18日09:32  來源:中國新聞網
 
原標題:看紙書、聽書……讀屏時代,你的閱讀方式變了嗎?

  “讀書之法,在循序而漸進,熟讀而精思。” 日前媒體公布的一組數據顯示,據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調查統計,北京市2020年居民閱讀總指數大幅提高,達到83.62。其中,居民“個人閱讀指數”達到87.98。

  讀好書能令人眼界開闊。眼下,人們的閱讀方式也有了多種選擇:讀電子書、聽書、看紙書……當你想讀書的時候,更青睞哪種?

  你是“低頭族”中的一員嗎?

  環顧四周,候車室、通勤路上,“低頭族”似乎隨處可見。看電子書、讀新聞……對許多人來說,這是消磨碎片時間的一種方式。

  據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調查統計,北京市2020年居民閱讀總指數大幅提高,達到83.62。其中,居民“個人閱讀指數”達到87.98﹔未成年人人均圖書閱讀量達到12.23本。

  今年早些時候,第十七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報告主要成果公布。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成年國民的綜合閱讀率為81.1%,較2018年的80.8%提升了0.3個百分點。

  另外,仔細分析,數字化閱讀方式(網絡在線閱讀、手機閱讀、電子閱讀器閱讀、Pad閱讀等)的接觸率為79.3%,較2018年的76.2%上升了3.1個百分點。

  數字化閱讀的發展,提升了國民綜合閱讀率和數字化閱讀方式接觸率,整體閱讀人群持續增加,但也帶來了紙質閱讀率增長放緩的新趨勢。

  “最喜歡讀紙書的質感”

  和身邊人比起來,“90后”陶敏的閱讀方式顯得有點“跟不上潮流”。

  陶敏發現,身邊有很多人都在看電子書,也有人喜歡聽書,確實將閑散的時間利用了起來,但她一直不習慣這樣的閱讀方式。

  “我喜歡寫東西,看到書裡喜歡的段落或者內容,習慣圈圈畫畫,在紙上記錄感受。”她有時候也會寫一寫讀后感或者短評,對她而言,這是一種記錄。

  家裡的每一本藏書,也是她精心選擇的。擔心書弄丟,陶敏給自己買的書都做了編號,比如記下書名、購買地點以及購買日期等等。書偶爾有破損,也會認真修補。

  “有人看書折頁做記錄,我也受不了。”她至今比較抗拒看電子書,“單純閱讀時,我更喜歡紙書的那種質感。”

  “我喜歡買書,但愛看電子書”

  “在快節奏的社會,隨時隨地都可以讀起來才是獲取知識有效的方式。”“80后”涂菲如此概括自己的閱讀方式,“所以,我習慣看電子書。”

  因為喜歡買書,每次搬家,份量不輕的藏書都讓人有些怵頭,“有時收藏書像是鬆鼠囤鬆果,辛苦收集那麼多,但一個冬天吃掉的是很少的一部分。”涂菲解釋。

  她下載了閱讀軟件和各種閱讀客戶端,“等人的空閑可以看書。但太厚的紙書沒法帶﹔電子書的話,即使隻帶手機出門,也能愉快地在起碼五六本書中選擇吧。”

  “也可以看當時的心情,選一本電子書讀。外文書可以隨時屏幕取詞翻譯。”她調侃道,“都說買書如山倒,讀書如抽絲,那看電子書能讓抽絲抽得更快一點吧。”

  閱讀方式“更新”帶來的改變

  簡單歸納的話,除了看紙質書、電子書之外,有人認為,聽書也是一種閱讀的方法。涂菲說,老年人很喜歡聽書,特別是開車的時候,這也是一種消遣。

  第十七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報告主要成果顯示,2019年,中國有三成以上(31.2%)的國民有聽書習慣。其中,成年國民的聽書率為30.3%。

  人們可選擇的閱讀方式多了,類似“碎片閱讀”的話題近幾年也出現得越來越多。有人感嘆紙質書正在失去市場,也有人覺得不用過分焦慮,無非是獲取知識的方式變了。

  針對“淺閱讀”,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出版研究所所長徐升國表示,數字化閱讀方式中會有“碎片化”內容,但也有使用電子閱讀器等讀書的情況,“淺”與“深”的閱讀同時存在。

  如此說來,更值得關注的是閱讀本身。陶敏覺得,不同閱讀方式只是介質不同,重要的是讀到好書時的獲得感和滿足感,“肯多拿出時間看看書,就值得鼓勵。”(記者 上官雲  應受訪者要求,陶敏、涂菲為化名)

(責編:朱紅霞、徐前)

推薦閱讀

雲南省新增1例境外輸入確診病例 緬甸輸入  人民網昆明12月18日電 (朱紅霞)12月17日0時至24時,雲南省無新增本土確診病例和無症狀感染者﹔新增1例境外輸入確診病例,為中國籍,自緬甸輸入。 截至12月17日24時,雲南省現有境外輸入確診病例14例、無症狀感染者3例,均在定點…【詳細】

要聞

因疫情滯留阿根廷兩個月 昆明游客:中國護照帶我們回家  近日,張渝清和友人將一份凝聚著感激之情的萬字記錄及感謝信送到昆明市外辦,將一直放在心裡的“謝謝”當面傳達給外事工作人員,並講述了漫漫回國路背后的暖心故事。 2019年底,昆明人張渝清和5位朋友結伴而行,開啟了原計劃半年的南美之旅…【詳細】

要聞